八个人,刚好一张大圆桌。考虑到东北的家伙们不太能吃辣,午吃的是餐,点菜权几经推让最后交给了两位姑娘。

    小姑娘郑睫举手投足间已经有家长的霸气了,略略征询了下江姑娘的意见后刷刷几笔就把折腾了十分钟的点菜程序给结束了。菜单递给服务员,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镇定自若的主持会议:“给我们讲讲你们那儿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呗!”

    几个自诩东北爷们的半大小子,你推我让的最后把李贴挤了出来,根本不敢迎接姑娘们热切的眼神,呐呐的开口:“我可不会讲故事,就讲讲东北的特产吧”

    尤墨难得耐心的听他罗嗦完,凑过来小声的开始现场教学,“贴子啊,你看看,郑睫问这些话呢不是为了查资料长见识,只是看你们几个都有点不好意思,想活跃下气氛。”

    李贴着急:“我知道啊,这不是没心理准备嘛!”

    说完,看着尤墨嘴角含笑的表情,恍然:“原来是这样!”

    尤墨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说说看。”

    李贴很是有种找着法宝的感觉,语速很快:“这就和我们打比赛一样嘛,赛前准备工作做好了,遇到状况心就不慌了,充分了解对手才能做出有针对性的安排,对不对?”

    还没等说话,一旁的李京羽忍不住:“贴子你那讲的啥嘛,尽照着书上念了,我给大家讲个鬼故事吧!”

    除了好心的江姑娘,压根没人理他,大羽也算难得遇见知已,叭啦叭啦的好一阵说。

    大白天的讲鬼故事?

    尤墨扫了一眼奇葩的小子和略显尴尬的唯一听众,转头问李贴:“这娃平时就这样?”

    李贴叹了口气:“今天症状算是轻的。”

    这么专业的探讨尤墨喜欢:“平时很二么?”

    李贴一楞:“二楞子的二?嗯,是有点,而且话多的要死,没人理他自己都能说上半天!”

    天才果然都有非凡的毛病,尤墨在心赞叹了一把,语气沉重:“贴子,这么些年,你受苦了!”

    李贴很是配合:“和你一比较,我才发现这十几年算是白活了。”

    大羽支楞的耳朵听的一字不差,转头,气哼哼的:“贴子你学坏了,敢说我坏话,你们死定了!”

    江晓兰禁不住脸上一红,温言细语的:“你叫李京羽对吧,他们逗你玩呢,你还上当?”

    大羽虽然一脸的不信,但眼前温柔妹子的话可不敢不听,“嗯嗯,听你的,我不找他们麻烦,你们川妹子是不是皮肤都这么好?”

    江晓兰对这天马行空的思路实在是招架不住,脸上红晕一片,声音喃喃的:“也不是啦,啊,就是,我这就是一般嘛,郑睫她们经常在室外活动,晒的颜色就深一些。”

    小姑娘耳朵灵光的很,马上凑过来:“大脑袋家伙,长的不错嘛,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个女娃认识?”

    这下轮到大羽招架不住了,平时很快的语速就有点结巴:“啊,那个,不要吧,嗯,也行!”

    又觉得被两位美女环绕幸福的很,转头得意的朝李贴眨眨眼睛,结果惨遭无视。

    小姑娘敲敲不专心的家伙:“那下个周末好了,你们月底才出国打比赛吧?”

    另一个大脑袋探了过来:“郑睫你不是吧,真要给这家伙介绍女朋友?”

    小姑娘才不跟他客气,顺势也敲了敲伸过来的脑袋:“我队友不行吗?见个面交个朋友而已,以后怎样看他们自己的呗!”

    尤墨急着伸了两根手指在大羽头上比划,小姑娘完全不虚:“你们别瞎编派人,这家伙比你实在多了!”

    这话说的大羽幸福的直冒泡,转头白了尤墨一眼,鼻子轻哼一声算是表态。

    李贴都看不下去了,直叹气:“傻人有傻福!”

    ————

    漫长的下午自然要在电影院里消磨时光了,既能解相思之苦,困了还能小睡一会。

    吃完晚饭,送别依依不舍的两姑娘,两人先后脚的回到驻地。

    尤墨却回不了房间了。

    酒店大堂里,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手托着腮,静静的看着窗外。

    明明是好动的性子,火爆的脾气,但在入眼的那一刻,仿佛时间都跟着静止了一般,在心底升起一股柔柔的暖流,环绕在胸腔里,把激动的心跳慢慢的平缓下来。

    可能是等了很久的缘故吧,虽然一直是看着窗外,但尤墨已经出现在视野里好一会了,李娟才反应过来,冲出来抱住他,凑在耳边小声呢喃:“小傻子,干嘛呆呆的?”

    尤墨总算回过神来了,声音带些哽咽:“好久过来的?”

    李娟一楞,眉眼笑得弯弯的:“小傻蛋,我从家回来顺便过来找你的,刚过来没一会!”

    尤墨忍不住揉眼睛:“才不信,有一个小时了没?”

    李娟一抬手腕:“哎呀,点了,快快,只有一个小时了,领我去你们房间看看!”

    这话听的尤墨更是鼻子一酸,眼泪就忍不住了:“这么着急要走?明天早起不行吗?”

    看着如此不舍的泪水,李娟使劲挤了个笑脸出来,声音依然明快,却拉长了不少,像是怕沉默的空气会把自己弄哭一样,“哎呀,哭什么嘛,没出息的家伙,我也就等了两个小时不到。昨晚周指导,你干爹,特别批准我回家,顺便来看你的。还让我带话给你,说他挺好的,就是有点想你了,让你有空给王阿姨打打电话。”

    说罢伸手过来给他擦泪水,看着有点多,又伸手在兜里忙活好一会,结果还是没找见个纸巾出来。

    尤墨破涕为笑:“能不能行了,还是个姑娘家,连个擦眼泪的东西都找不见。叫人怎么跟你谈恋爱?”

    本来也是心头酸酸想哭的傻姑娘被成功逗乐了,“那说好了哈,不许哭了。不然我心里也挺难受的。”

    笑着说的,结果说完了也抹起了鼻子。

    尤墨赶紧一把抱住,“好了好了都不许哭了,不回房间了吧。亲热一会你就要走了。”

    这话李娟爱听,亲热什么的最来劲了,牵住他的胳膊就往外走。

    时已盛夏,点过了外面还隐隐有些光亮,小贩们悠闲的叫卖声应和着不肯休息的蝉鸣,随风轻舞的榕树把这热情的夏天点缀的心旷神怡。

    时间紧任务重的两个人,偷偷摸摸的躲在出门不远处的小广场角落里,忘情的拥吻着,用身体,把想念传达出来,彼此交换。

    李娟早就手痒难奈了,一把握住同样不老实的家伙,恨恨的:“你这个家伙,想死我了!”

    这么个环境下,尤墨可不敢有更激烈的举动了,也不知道她这句话是对自己还是对自己兄弟说的。

    或许都有吧,看着那双能媚出水来的眼波流转过来,尤墨心头也是一阵迷糊:“你也想死我了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