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书友们一直的支持与鼓励,默默的,冒泡的,一起聊天吹牛的有你们很开心!

    好好踢球,和好好做人一样,简单,却值得学一辈子。希望这些少年们成长的心路历程,会让你们的心,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温暖一把。

    李贴在听到“收拾行礼滚蛋”之后,终于站不住了,转身就往回跑。心有些懊悔,这些本来应该自己做的工作,怎么能让他代劳呢,更何况他今天表现这么好,一对比岂不更让人心理难受了。

    果然,还没冲到面前,已经打起来了。

    等等,好像只是挨打?

    确实是,尤墨摆出了拳击运动员准备格斗的架式,绷紧了身体,却没有还手,任凭雨点般的拳头,胳膊,甚至脑袋,落在自己的身体上。

    张笑瑞可能真是没打过架的乖宝宝,拳头死命的握紧,却不懂得怎么快速发力击打目标。

    仿佛是觉得这种攻击太弱了些,尤墨不但没退,反而步步紧逼,“真没用啊,连打架的力气都没有!”

    或许是连续快速的挥拳真的让他力有不逮,或许是对手的提示起了作用,张笑瑞一头撞在了迎面而来的可恶家伙的肚子上,左脚在地上用力一蹬,用尽全身力气右脚踹在了尤墨大腿上。

    这下可是实打实的爆击了,张笑瑞完全没有保护动作的摔倒在地上,尤墨连续后退了五六步,摔了个四仰巴叉。

    等李贴赶到现场的时候,两个人都累坏了,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张笑瑞虽然四肢无力浑身发软,但眼神依然像个小豹子一样,死死的盯着对手,嘴唇真的被咬破了,渗出了血,却依然用牙齿紧紧咬着。

    还是尤墨先缓过劲来,毕竟身体素质不能比,打架经验更不是一个档次的。

    看着傻乎乎赶过来却不知道该说啥干啥的李贴,尤墨哈哈大笑,指着张笑瑞对他说道:“看到没有,会打架了!”

    李贴呐呐的:“你这是搞啥呢?”

    尤墨一脸奇怪的看着他:“教他打架,你看不出来?”

    李贴只觉一口老血上涌,差点喷出来,“看出来了,为啥呢?”

    张笑瑞都有些好奇神情挂在脸上了,实在也是想不清楚,一贯和气的家伙今天是怎么了,步步紧逼欺人太甚的。

    尤墨的脸上,又挂上了若有若无的笑容,“连架都不会打,还踢什么球?生气都不会的家伙,能有什么出息?”

    这么高明的理论让李贴不敢苟同,喃喃的对着张笑瑞说道:“你别听他胡扯”

    还没说完,就被张笑瑞打断了:“你别说话,听他说!”

    尤墨竖了个大拇指给他:“不错,敢用这个语气和队长说话,我有点小看你了!”

    张笑瑞习惯咬住嘴唇的牙齿松开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下尤墨的脸上,就挂满了开心的笑容,声音缓慢:“知道吗?你一直活在别人的议论里,用别人的反应来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慢慢的,自己真正的想法已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时间久了,就像现在这样,自己累,关心你的人也累。”

    张笑瑞一字一顿的:“那我应该怎么做?”

    李贴也被吊足了胃口,渴望的眼神望了过来。

    “踢球,就是为了追求自我,超越自我!掺杂其它的东西越多,你就越难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也越难达到理想的境界。等老了,再看过来,就只有后悔了。”

    尤墨起身,指了指球门:“我是踢野球出身,心里没有那些教练们强调的条条框框,也不太懂他们那些数据分析,战术理论什么的。我只和自己比较,拿今天的自己和昨天的比,拿这一周的和上一周的比,只要有进步,我就很开心。开心了,我就能把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进来,即使发挥不好,运气不佳,也不会有任何遗憾了。”

    张笑瑞呆呆的,眼的光芒却越集越盛,口喃喃自语:“只和自己比较,只要有进步”

    这下激动的是李贴了,坐过来搂住张笑瑞肩膀,嘴都有些哆嗦:“笑瑞,是的,就是这样,既使现在你不符合教练的战术要求,但你有的是时间和对手啊,你才15岁,身体还在长,现在只要保持每天进步一点,到时候还怕踢不好?还怕以后没球踢?”

    尤墨却不同意,摇摇头,声音浑厚有力:“以后?不用!”

    起身,伸手过来:“打我一顿还把你累坏了?起来!”

    张笑瑞伸手握住,一跃而起,两眼放光,“怎么做?”

    李贴一脸得意:“我知道了,加练呗!”

    尤墨伸手在他的鸡窝脑袋揉了几下:“加练要有目的才行,知道练什么不?”

    李贴不假思索:“体能?还是对抗?不对,应该加强力量练习!”

    尤墨毫不客气的打击他:“猪脑袋,那些东西不练个几个月都见不到效果,现在等的了吗?”

    李贴一脸痛苦:“大哥,别吊人胃口了行不?”

    尤墨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定位球,练吧!”

    张笑瑞恍惚间仿佛真的听见了一扇门打开的声音,还很奇怪的揉了揉眼睛确认了一下,确认是幻觉后,双拳握紧,不停的拍打着胸口,发出一连串奇怪的怒吼声。

    像是从小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已经忘了自由的滋味之后,对着眼前打开的大门,从心底发出的痛苦夹杂着兴奋的咆哮。

    李贴也握紧了拳头,从嗓子眼里把气流挤上来,通过鼻腔发出来,应和着他那起伏不断的吼声。

    不过,真正的狮王开始怒吼的时候,他们的声音就只能退让了。

    尤墨那气十足,雄浑有力,仿佛从丹田以爆炸的速度涌上来的气流,配上还未完全变声所带来的清亮高音,绵远悠长的回荡在空旷的体育馆,久久不散。

    是的,就在不久之前,就在这里,万多人一起怒吼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现在,有了新的队友,有了更强的对手,有了更高的目标,随之而来的,是心澎湃不绝的激*情,是丹田涌动不歇的气,是血管里奔腾不息的暖流。

    既然时不我待,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上路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