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加练定位球?

    答案很简单,对症下药。

    张笑瑞这种类型的球员,球感一流,脚下技术堪称华丽,定位球本来就是自己擅长的东西。

    但现在加练的,并不是直接任意球射门。

    能直接射门的任意球机会不但少,而且容易被对手严加防范,再加上他本来就不强大的自信,以及随时可能被教练员剥夺主罚权力的风险,综合在一起,目标就直指间接任意球和角球了。

    为什么短时间的加练就能见效?

    答案就更简单了,加练这种东西,一个人练不如两个人一起练,两个人练不如人一起练。场上配合这种需要高度默契的东西,对对友的了解是至关重要的,常年在一起踢球的人都知道,有时候队友对自己的了解,比自己对自己的了解都多!

    跑位习惯,起跳时机,滞空能力,甚至包括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都尽入有心的队友眼里。

    而尤墨和李贴,一个是攻击的高点核弹头,另一个身强体壮跑不死不说,头上功夫也不弱。两个人有时一攻一防,有时空接力,既制造了不小的难度,又给了张笑瑞充分发挥脚下技术和想象力的空间。

    而且这种帮助是真正建立在专业互助的基础上的,半个多小时练下来,张笑瑞满脸笑容不说,李贴都大呼过瘾。

    如果不是尤墨喊停的话,这两个家伙估计要一气练到天黑。

    是的,信心这种东西,是需要找到胜利之路,坚实的踩上去之后,才能一点一点的,沉淀在心里。

    ————

    信心可能没有装满,但神情变化可是满满当当的写在脸上了,本就爱笑的小胖子,现在更是见人就乐呵。

    和以前那种谦逊到有些自卑的笑容不同,现在是真正的,发自心底的真诚笑容。

    这种状况让那些不明就里的家伙们一楞一楞的,下来直琢磨自己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好人好事。

    张笑瑞还真是这么想的,在他心,无论是那些让他认识到竞技比赛的残酷性的家伙们,还是那些有意无意关心自己的人们,都值得自己用满心的感激来面对,用一点一滴的进步来回报。

    但自己的情绪,已经不会再被这些外界因素困扰的风雨飘摇了。

    可能偶尔还是会多想,偶尔还是会不开心。

    但在心底,那一块已经凝固的地方,地基一般,承载着满满当当的希望。

    牢不可破!

    人有时候就这么奇怪,想不通的时候觉得全世界都在与自己为敌,想通了就觉得自己没那么了不起,没资格让别人都把自己当颗大头蒜。

    这些变化商一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然奇怪,却一直没有问起来,加练也参与了一次,却找不到合适位置,再加上大运动量后隐隐作痛的踝关节困扰,就放弃了。

    直觉告诉他,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好兄弟的变化如此之大。

    现在没和自己说,可能还是内心不够强大吧。

    ————

    午睡事件虽然让少年们憋了一肚子火,但冷静下来之后,也都觉得对着干不太明智,大赛将至,心思放在主力位置上才是正经。

    这种状况最高兴的当然是新官上任的队长李贴了,张笑瑞的事情让他心里更是打定了主意,没事就往尤墨房间里钻。

    一脸殷勤,问东问西的状况让卢伟都有点心生疑虑了,考虑着要不要郑睫帮他也介绍个姑娘认识一下。

    转眼到了周末。

    小伙伴们大清早的齐聚尤墨和卢伟的房间,等待佳人莅临。

    不过今天明显就没有上次那么有轰动效应了,位姑娘来的也偏迟,早饭过了好一会才摸到房间。

    能让小姑娘拿的出手的,果然质量上陈。大大方方的气质,精致透着一股灵气的五官,得体的打扮配上接近一米的个头,火辣的身材,那热情充满好奇的眼神,生生让这帮少年们倒吸口凉气后你推我搡的互相拆台。

    最后还是郑睫出面维持秩序,略略皱眉,扫了一圈如狼似虎却又胆小如鼠的家伙们,“她叫燕子,你们自我介绍一下!”

    少年们在这方面真不如姑娘家早熟,一个个都有些不太好意思,语速很快却又结巴不断的自我介绍了一番。

    当然,虎头虎脑的大羽不算。

    可能是被李贴提前灌输了不能打无准备战役的理念,大羽最后一个出场,清清嗓子开始白话:“我叫李京羽,叫我大羽就行。东北辽省人,爱好踢球,没有恋爱经验”

    燕子听到这句,再看着他一本正经的神情,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大羽很得意的回头朝几个一脸羡慕的小伙伴们眨眨眼睛,继续朗诵:“很高兴能认识你,相识即是缘分,在这同一片天空下,我们,我们,我们”

    看着燕子略带些惊讶的炽热眼神,大羽果断把事先背得溜熟的词给忘了,卡了好几下没纠错成功,只得伸手到裤兜里,掏出张揉成一团的纸,有些尴尬的低头,不敢对视了。

    还没等他摊开找到接入点,周围一片已经笑场了,当事人还呛住了,咳嗽好几下没成功,一脸辛苦的捂住肚子蹲在地上。

    李京羽本来涨红的脸慢慢又得意起来了,这家伙就这样,啥事走脑不走心。看着姑娘们笑的花枝招展,也就忘了原因了,不过刚才的词可不太好意思接下去了,把纸揣回兜里,继续一本正经的对燕子说道:“该你了!”

    本来还能稍微控制着的姑娘们,彻底被这句话打败了,连一向害羞的江姑娘都使劲忍住笑,拽住燕子的胳膊怂恿:“该你了!”

    这个真心没想到啊,燕子狠狠的白了一眼一旁幸灾乐祸的郑睫,借着清清嗓子咳嗽的功夫,紧急想词。

    郑睫不帮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卢伟的缘故,在网球队她经常被人编到笑话里,眼前这家伙羡慕之余可没少酸溜溜的编派自己。

    现在遂了这家伙的愿,介绍了国少队的男娃给她认识,出了意外状况自己可要好好看看笑话。

    川妹子到不会怯场,燕子眼珠子一转,声音婉转:“哎呀,我哪有准备,就是认识你们很高兴嘛,你叫李京羽对吧,不许再这么搞笑了,差点让我把刚吃的早饭咳出来!”

    酸酸柔柔的川音,配上如画的眉目,说的什么已经听不清了,只是那婉如初恋般的惊艳,如同盛开的夏花一般,在少年们的心头,静静绽放。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