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之为恋,是有情可依,死亦无悔,是心无所属。痴人梦话,见谅。祝各位书友冬日见暖阳!

    动物园里。

    小姑娘郑睫都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了,找身旁的卢伟交流:“好像不太对劲啊!”

    卢伟看着前面排着队一个个和燕子合影的家伙们,深有同感:“是啊,回头打起来的话,你家跌打损伤药刚好派上用场。”

    郑睫不由得一阵心慌:“不是吧,这些家伙不至于吧!”

    卢伟一脸苦笑:“应该不至于吧,但愿吧!”

    小姑娘白眼扫过:“学我干嘛!”

    卢伟一把搂住小姑娘肩膀:“你还怕人家不识货,把人扳成那样给他们看,能不乖乖上套吗?”

    说起这个郑睫果然和江姑娘反应一样,凑近了小声:“男娃是不是都喜欢胸部大的?”

    卢伟实在不能违心,默默无语的点了点头,在严刑逼供下坦然承认:“嗯,你的是小了点。”

    一脸挫败的小姑娘简直像斗败的小公鸡,闷着个脑袋,使劲一甩胳膊挣脱了束缚,自己往前走。

    卢伟赶紧追上,补充:“胸大不如心大,人好不如心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这话郑睫爱听,回头使劲挽住这娃胳膊,嘴角翘起:“哼哼,有道理!”

    转头往回瞧了瞧,“他俩人呢?”

    卢伟也觉奇怪:“钻小树林摸摸索索去了吧。”

    小姑娘没他脸皮厚,声音呢喃:“你有没有想我?”

    卢伟实话实说:“一个人睡觉简直不习惯。”

    小姑娘脸色微红,竟然凑近了大胆提议:“要不?”

    卢伟真心觉得两个人一起睡才痛苦,不过这种时候当然不能露馅,犯愁的表情:“前面两个家伙,孙治和黄勇,午没午睡都被领队好一顿批评。”

    小姑娘撅嘴:“知道啦,我就是说说而已。”

    卢伟哪能不懂小姑娘心事,凑近了耐心解释:“你看吧,咱俩晚上一起过夜的话,后面摸摸索索的两个家伙肯定也得在一起过夜了。江晓兰刚好又放假了没啥事情,这一旦开了个头,我们能收住,他们可就不一定了。”

    郑睫恍然,摸摸这娃脑袋,轻叹了口气:“你一天操心这么多,头会不会疼哦?”

    这种画风卢伟喜欢,反手摸摸小姑娘脑袋:“不会啊,一想到你,脑袋里就凉凉的,伏天都不用扇扇子!”

    小姑娘不怕热,把他搂紧:“我有没有这么好哦?”

    声音轻轻的,仿佛不愿打破这一刻的宁静般低沉:“好的像开在春风里的花儿一般。”

    ————

    李贴开头真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就无所谓了。

    实在是落后就要挨打,好姑娘下手太晚的话,就只能祝人百年好合了。

    如果只有和他大羽的话,真还有点下不去手。结果那两个货恬不知耻的钻进来搅局,自己也就索性放开一把。

    燕子和李娟的状况差不多,也是从小就进了专业队,离家多年且与世隔绝的,虽然性子活泼外向,但对眼前局面真没什么经验,自然而然的,先把他们当成朋友来相处了。

    其实这么做也挺正常,毕竟了解不深。第一印象除了那个傻乎乎的大羽觉得蛮可爱以外,其它几个也都不错,豪爽热情的北方少年其实蛮讨姑娘家喜欢的。

    尤其是运动队待惯的姑娘,本身就对力量型的家伙们有着天生的好感。

    当然,如果能再帅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

    午吃饭的时候,郑睫乘着洗手的功夫,碰碰旁边的燕子:“觉得哪个不错?”

    燕子真没觉得不好意思,实在是都不错,但也没有一见就心动的家伙,坦然回答:“都还不错吧。”

    这答案却让小姑娘有点犯愁,追女娃这事情,人越多,时间越久,问题和麻烦也就越多。但眼下看她的神态,也不像隐瞒着什么的样子,那就更不能强迫人家做排除法了。毕竟,才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此时自己进来掺合反而不合适了。

    似笑非笑的语气:“嗯,那你小心哦,别为了你打起来!”

    燕子一楞,把这句话在心里琢磨了几遍,语气不太自然:“那你说怎么办嘛!”

    小姑娘这会完全是过来人的调调:“该拒绝的就别不好意思,现在直接点,将来才会少很多麻烦。”

    燕子点点头,“明白啦,他们几个当朋友都不错,不过现在真没啥感觉的。”

    感觉这东西一出手,那就真知有没有了,郑睫心下了然,声音轻松明快:“嗯,就是给你提个醒,他们几个人都不错,对你的意思也算直接明了,你要有话不好说就和我说,我传话给他们!”

    这份关心算是挠在了痒处,燕子一脸羡慕的神情:“你和你们家那位,还有江晓兰和她们家那位,感情好好哦!”

    郑睫对这不专心的家伙很是无语,敲敲她的脑袋:“那你还不搞快,看我们好有啥用嘛!”

    燕子撅嘴:“这东西怎么搞快嘛!”

    小姑娘一楞,只能苦笑着摇摇头,“算了,慢慢来吧,挑错了还不如不挑呢!”

    身后江姑娘的声音传来:“你们俩个,准备把这一群家伙的脖子给弄落枕吗?”

    ————

    下午游乐园玩的就比较嗨了,几个家伙也算有了默契,轮流陪着燕子尝试那些看起来疯狂刺激的项目。

    除了大羽偶尔的嘟囔几句外,一下午也算相安无事了。

    回来的路上。

    郑睫还是有些内疚的,拍拍大羽后背:“大脑袋家伙,不好意思啊,姐姐对不住你,要不,下次我再带来一个?”

    几次相处下来,兄弟几个和她们也算混熟了,都不怯场,听了这话马上议论起来。

    黄勇很明显觉得自己胜算不大,举手赞同:“好主意!”

    这话小姑娘爱听,不专心的家伙嘛,当然第一个排除了。得意的朝燕子眨眨眼睛,换回一个挤眉弄眼的鬼脸。

    大羽果然有找见知心姐姐的感觉:“什么嘛,这些家伙算怎么回事情?!”

    郑睫一脸歉意:“对不起啦,我哪知道燕子会这么受欢迎嘛!”说罢转头瞧瞧另外两位的反应。

    孙治一脸的狡黠笑容,李铁却皱紧了眉头。

    排除法看来只能去掉一个半了,小姑娘在心底叹了口气,声音懒懒的:“想追我家燕子的,趁早打定主意哟,不然后面万一有更好的,就没法下手了!”

    大羽够实称,点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对视脸微微有些发红的燕子:“反正是介绍给我的,缘分的大头在我这,你们就是沾点光”

    燕子仿佛在心底听见了自己的叹气声,这家伙,这可爱劲儿,好像真的只适合做个弟弟嘛。

    干嘛这么一脸认真,让人不忍心拒绝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