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的原因诸多,笔者自家一言难免以偏概全,书友们见谅,有兴趣的话书评区留言讨论。2015了,恍忽就是一年,莫回首,回首易白头。嗯,向前看,前方有美女!

    队上气氛虽然不太理想,但比赛临近所带来的兴奋感到是实实在在。毕竟这么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对手包含了如此多的话题,而自己这新近成军的队伍究竟战斗力几何,也将有个最直接的衡量标准。

    周四晚上,之前一直比较乐观的少年们,结结实实的被洗礼了一把。

    内行看门道,那些高速运动或者激烈对抗完成的动作,那些匪夷所思的身体协调性,那些花哨到让人眼花缭乱的创意,都让这些少年们嘴巴张大,直吸冷气。

    仿佛是怕药效不够猛,朱广护语气淡淡的:“这些都是我从比赛挑选出来的精华内容,既不是热身赛,也不是友谊赛。而且,不要觉得这些都是即兴发挥。他们真正训练的那些创造力才叫即兴。比赛除了一些花哨的动作我们不提倡外,高速的完成动作和对抗保持动作的完整性是我们非常欠缺的!”

    领队薛明脸色不太好看,皱着眉头看了一圈,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声音出来。

    朱广护视若无睹,继续评价:“对手在进攻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创造性和攻击力都不是现在的我们能比的了的,但有得必有失。技术好,脚下灵活的往往身体条件不佳,喜欢花哨动作,追求灵感创意的经常不够脚踏实地。我们也有自己的特点,只要心态放平稳,发挥出集体力量,就能弥补个人实力上的差距!”

    转头看了一圈,看着少年们的神情还是很镇定,也就放下心来了,接着分析:“那我们了解一下明天比赛的对手状况”

    ————

    回到房间,一脸意犹未尽的尤墨还在感慨:“不过瘾呐,老朱竟然藏了这么多私货!”

    卢伟脸上的笑容却略显无奈,声音淡淡的:“老朱还是不够狠,药力不到的话心志难免容易动摇。”

    尤墨一脸坦然自若:“所以他是老朱。”

    卢伟点头,轻叹口气,不过脸上已经有了微笑:“阵形的事情看来不能急着和他说了,真正交手体现出来的东西,才能找出问题来。”

    看着尤墨一脸沉思的表情,又补充:“事情也是相对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可能最后被咬怕,但开头还是能吓对手一跳。”

    尤墨摇头,语气不屑:“吓一跳有啥用,最后黔驴技穷吗?”

    卢伟有些奇怪:“难得啊,你还着急了?”

    尤墨嘿嘿笑起来,好一会才忍住:“开会的时候,你看领队和那个高指导的表情,简直觉得老朱在夸大其词了。”

    卢伟也觉好笑,不过却没心情笑出声来,“队上气氛不太对嘛,你这个老大怎么当的?”

    尤墨语气沉痛,低头认罪状:“老大,原来也不是万能的。”

    卢伟才没心思跟他详细探讨这些,听这货语气也知道另有隐情,伸了个懒腰:“快一个月没打正式比赛,零件都要上锈了。”

    尤墨亦有同感:“是啊,队内比赛,再激烈也缺了点火药味,这个对手不错,相互都拉仇恨值。”

    卢伟来了兴趣:“听说昨晚有人半夜跑他们楼下敲锣打鼓去了?”

    尤墨也伸了个懒腰:“球迷嘛,谁能管的了他们,可能也是憋屈太久了吧!”

    卢伟难得撇了撇嘴:“南韩的家伙们身体素质还是不错,技术和我们只是伯仲之间,这下火气一点燃,战斗力可就要提一个档次了!”

    “是啊,要不怎么让人兴奋呢?”

    ————

    周五下午,两点钟,球员更衣室里。

    足协大佬果然够大,专职主席袁伟名虽然没有亲自出马过来督战,但副主席王竣生和体育总局办公室主任阎事铎这两个名头也能压死一票人了。

    不过这一老一两个大佬却没什么架子,居然热情的在球员更衣室里找少年们拉家常,再加上满脸的笑容和温和的语气,很快让本来略显严肃的气氛缓和下来。

    少年们实在是对官位大小没个具体概念的,反正有啥说啥,问啥答啥的。

    一旁的领队薛明和政工干部苏瑞敏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实在是谈话内容一不小心就绕到每天那漫长的一小时思想政治教育了,连带着队上严苛的纪律要求也被屡屡提及,或多或少都有些埋怨之意。

    两位大佬仿佛心知肚明一般,也不深入讨论,满脸笑容的鼓励一番后走人了。

    朱广护对这种状况还是有点惊讶的,实在是怀疑上面是不是政策有变了。但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处处谨言慎行的习惯可是很好的保持着的。于是脸色不变,慢条斯里的做着赛前准备工作。

    脸色不好看的两位,也实在不可能在这种状况下发飙,相互对望了一眼,还得一脸郁闷的陪领导看球去。

    估计挨训是跑不了了。

    这些家伙!

    ————

    久违的场面果然没有让少年们失望,金牌球市隐隐已成规模,球迷们很明显比以前有组织多了,旗帜标语什么的一看就知道是事先精心准备好的。

    加油鼓劲的东西当然一样不能少,小喇叭是新增的噪音利器,虽然个头小声音单薄,但架不住人多,放眼望去,接近万人最少一半人手持着这玩意。

    南韩队很明显没怎么经历过这种阵仗,虽然被这几天时不时的骚扰折腾的火气十足,但眼前人头攒动,万号齐鸣的架式还是挺唬人的。

    赛前半小时的热身,南韩队主教练模样的家伙一脸愤怒,声嘶力竭的,在那吼些鸟语。

    很明显是对队员的适应能力有些不太满意。

    朱广护看的清楚明白,心就有些小得意,不由得对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有些心生感激起来。

    天府之国,真是个好地方呐!

    手下的这帮家伙们,精神头都不错,之前的选拔赛让他们很好的适应了这种大场面,一个个神态自若的。

    要不要上半场先搞个强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还是先稳一稳,摸清楚特点再进行有针对性的布置?

    犹豫不决可不是好事情,既然天时地利人和的,那就冒险一把!

    心思打定的朱广护,把李贴叫过来耳语了一番。

    却没有注意,那几双冷冷看过来的眼神。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