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比赛马上开始前,球员们聚拢在一起喊“加油”的时候,李贴说出来的话就被有些人记在心里了。

    诸多因素计算进去的老朱,还是忘了一件。

    自己球队现在可称不上“人和”!

    远的如隋东谅之类的老问题不说,近期东北帮可是明显的矛盾重重着呢。

    李贴自己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但实在没有想到,这些家伙真敢把矛盾带到球场上来。

    青春期的少年,东北的小伙子,爱憎分明的家伙们,正在用自己的行动表示着对抗。

    明明是要求开场保持高节奏,进攻大举压上的,但他们就偏偏慢悠悠的传,停,带,倒脚,死活不肯把节奏提上去。

    虽然对着干的家伙只有孙治和李京羽两人是主力,但加上本来就对李贴不感冒的隋东亮的话,整支球队的节奏,就乱了。

    就像一台老爷车一般,总有些零件运转的不太灵光,喘着粗气,费了老劲,就是提不起速度来。

    黄勇和李京羽是故意在拉慢节奏,隋东谅是“独”,如果朱广护事先战术布置就是开场打快的话,这几个家伙可能还会收敛一些,但临时起意的战术变化,再通过李贴传达下去,效果就风凌乱了。

    开场的前十五分钟,球场上就保持在这样一种诡异的状态里了,一边提不起速,一边还没有回过神。

    但在外行看起来,真没觉出多大问题。反而觉得少年们是在稳扎稳打,步步推进,不急于冒进是因为相互了解不够而已。

    虽然看起来攻防有序,但着实有些复杂,有点慢。

    只有热情的观众,依然在不遗余力的呐喊嘶吼。

    ————

    比赛第十六分钟。

    被眼前雄壮的主场气氛吓的有点回不过神来的南韩队少年们,渐渐的找到比赛感觉了!

    赛前怒吼个不停的南韩队主教练,安静了下来。双手环抱,坐回教练席前看了眼旁边一脸铁青的朱广护,轻哼了一声,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头几分钟还几次站起来发号施令的朱指导,也看出问题来了,但球队内部矛盾这种东西,不是万不得已,真不会选择现在当场处罚。

    而且矛盾的具体原因自己还不知情,责任也很难马上界定。

    更何况这只是一场热身赛,他们只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只是在义气用事而已。

    目前看来是无解了,朱广护也坐回了教练席,看着替补席上的家伙们,仔细琢磨了起来。

    李贴心里的不踏实已经到了临界点了。

    球场上就是这样,只有注意力全部投入比赛,才能正常发挥出水平来。他现在东想西想的,难免就影响到了场上的技术动作,以及本就一般的阅读比赛能力。

    实在是越踢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后果不堪设想,他甚至都开始想:是不是应该主动低头让那些家伙以大局为重了。

    仿佛是看出来他可能会有这种想法了,尤墨的声音,懒洋洋的传了过来:“贴子啊,南韩队好像精神了点呢。咱们让了他们这么久,应该不算仗势欺人了吧!”

    李贴真的想哭给他看。

    大哥,都啥时候了,你看没看见朱指导一脸铁青的样子,看没看见那几个乱来的家伙得意洋洋的劲儿?

    看没看见对面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家伙们?

    居然以为我们是在有意让他们?

    搞错没有啊!

    李贴没理他,转头看了看一边若有所思的卢伟,却依然没有收获想要的答案。

    卢伟开始的时候是有些不解的,也曾试着努力把全队的节奏带起来,但却没有成功。

    原因很简单,心不齐,一个人,天大的本事也派不上多大用场。

    而且说老实话,临场发挥这种东西是要有氛围做支撑的。就像我们经常会在跳水比赛看到的这种状况:一次完美的动作会把后面很多人的动作拉高一个档次。

    眼前自己球队很明显是零件磨合上出了问题,自己单打独斗的话虽然可能在场面上会好看一些,但对比赛进程的帮助确实不大。

    不找到见问题的原因,不着手解决问题,仅仅依靠个人发挥的球队?

    怎么可能走远!

    ————

    看着李贴一脸着急,甚至有点六神无主的样子,大羽的一颗心真是比吃了蜜还要甜。

    王红礼自己都敢对着干,别说朱红礼了,哦,错了,叫什么来着,好像叫朱广护?

    对,现在是国少队,但自己可不会怕这些家伙们。

    大不了回辽省队找王指导去!

    孙治看来也和自己是一样的心思嘛,真是个好兄弟!

    隋东谅可惜不太熟,不然下来真想请他吃饭。这球带的,不到人堆不放手,简直霸气!

    玩的正嗨的李京羽,忽然耳边就听见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了:“大羽,你说咱们还让不让他们了?”

    老实说,抢女朋友这件事情上李京羽还是把责任划分的很清楚,尤墨和卢伟虽然没有表态,但人家毕竟是外人,东北人自己的矛盾不可能让外人来解决吧?

    所以,对尤墨和卢伟他并没有什么看法改变。于是,这么一句充满调*戏意味的话儿,立马让他燃了起来。

    仿佛是觉得料还不够猛,尤墨继续用那种刚睡醒的调调,讲故事一般的语气:“我看着吧,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们也来劲了,是不是该给他们好好上上课了?”

    熊熊燃烧的大羽,也不回话,扯着嗓子对孙治喊:“大治,鬼子们已经要进村了,咱们不能再慢慢提裤子了!”

    卢伟都忍不住咳嗽起来了,实在是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有幽默感的嘛。

    尤墨更是佩服,竖了个大拇指过来,眼睛都笑得睁不开了:“你俩之前脱了裤子在搞啥呢?”

    大羽一楞,解释道:“尿*尿呗!”

    又一转头:“球来了,不跟你扯,看电影都不认真!”

    孙治也是一阵笑意上来,好一会才忍住,此时只觉心头一股恶气出了大半。他可没有大羽那么没心没肺,虽然冲动,但还分的清主次。陪着他疯闹了十几分钟,出了气,也就差不多了,有啥矛盾还是下来解决更好些,自己可不会傻到一直和教练对着干。

    “好啊,提了裤子干翻他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