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贴看着和自己一样,一脸茫然的张笑瑞,想开口,却发现没想好词,讷讷的,挥了挥手。

    张笑瑞知道他的心思,但一样的,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挥挥手,算是回应。

    只是心,那一直躁动不安的心,慢慢的,凉了下来,变冷了。

    额头上的汗水,终于有时间擦一擦了,朦胧了很久的远方,清晰起来,湛蓝,却看不清楚波动,死水一般,悬在那里。

    耳边响起的声音,慢慢的已经不在刺耳,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大腿,笑了笑。

    好像,真的是个小胖子呢。

    开球了,快跑吧。

    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留给自己了。

    熟悉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却不是对自己说话,“商一啊,去打后腰吧,贴子不行了。”

    商一虽然性格内向,但不至于听不出来这句话的玩笑意味,楞了一下,笑着回应:“万一贴子不干呢?”

    尤墨的声音,懒洋洋的催人犯困:“那就打两个腰,男人嘛,一个肾可不行!”

    本来打算问一问的李贴,也楞住了。

    这话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啊!

    不过,又是和教练对着干吗?

    李贴抬起头,看了眼教练席,从那张表情凝重的脸上却只收获了茫然。

    长出了一口气,声音不大,仿佛队长的威信还不够一般,声音淡淡的:“按他说的办吧商一,我是队长。”

    ————

    场面没能完全翻转过来,看台上依然骂声不断,但少年们的心,却渐渐有了底气。

    主动降低节奏,收缩阵形,防守反击打起来。

    前场只留高点尤墨和快马隋东谅,张笑瑞回撤组织后场传球,李贴和商一左右两边大范围覆盖,扫荡场,切断对手的致命传球路线,在后卫线前架起了一道防护网,缓冲带。

    虽然场面被动,却防的滴水不漏!

    李贴那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安稳落地了。如雨下的汗水也不能阻挡眼神散发的光芒,声音狠狠的:“真他么的爽!我还是头一次觉得防守竟然也这么有意思!”

    一旁的张笑瑞,满脸灿烂的笑容,也想这么恶狠狠的语气说话,结果失败了,像个假小子,“我也是啊,第一次觉得后场倒脚也这么来劲!”

    尤墨笑的就很夸张了,嘴巴半天合不拢,甚至抽空跑过来搂了一把商一的肩膀,“你瞧瞧那两个家伙,那点出息!”

    商一的心,也是前所未有的爽快,吼了一嗓子,声音粗旷:“没出息!赢了他们才值得高兴成这样!”

    李贴竟然直摇头,“你们不懂呐,我可是防了这么些年了,从来没有这么爽快过!”

    张笑瑞力挺队长:“我觉得赢不赢都不重要了,踢的开心就好!”

    这话说的尤墨直竖大拇指:“笑瑞,你再没心没肺一点,就能赶上大羽了!”

    李贴用破锣般的大嗓门轰人:“快滚蛋了,一会反击看你们的!”

    尤墨转头就跑,声音随风飘了过来:“这不是把你们放在后面找感觉的嘛,灵感上来了就往前冲!”

    奔跑的隋东谅,对这帮胆大妄为的家伙,也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拳头,却紧紧的握住了。

    ————

    从0分钟开始,到现在全场比赛第84分钟,球队的变化一点一滴的收入了朱广护眼里,和场休息时不同,对这次队员们的擅自行动他简直是惊喜交加!

    商一虽然一直当前锋不假,但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勤恳的奔跑能力一直是他的特点所在,而且在津门队这个实力比较平均的队伍里,他的团队意识和防守意识已经深入骨髓,属于典型的防守型前锋。

    后腰这个位置虽然没打过,但他的个人特点做为防守承担工兵责任的一环,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战术是为了实现战略目标所制定出来的,一成不变的场上位置并不是战术里的必要一环。所以聪明的主教练并不会限制队员们在符合战术要求的情况下进行位置变动。

    场上形势变化以后,战术运用的灵活性就会提高要求了,各人阅读比赛的能力也就高下立判。像这种主动调整位置适应战术需要的家伙,简直能让主教练兴奋的直握拳头!

    这么一个简单的位置变动,就带来了如此可喜的局面变化,朱广护真是睁大眼睛仔细看,皱着眉头仔细琢磨。

    一同皱眉的,是南韩队主教练。

    皮球,踢到了自己这里。选择题,充满了两难性。

    对方留了一高一快在前面,明显是随时准备反击,那后场最少要留到四个后卫。前场为了越过两个后腰的覆盖面积,必须尽可能的拉宽场地,进攻只能从边到,迂回过渡才能直达目的。

    对方也明显对这种进攻模式早有防范,就是防死可能的突破路线。起高球的话,两个抢点的家伙经常陷入人海里面,肋部斜插或者后插上远射也被间密集的人群挡的毫无可乘之机!

    这种局面下去,明显是对方可能的反击更有威胁。

    如此下去,不利!

    主动做出调整的话,自己这边要不就大举压上赌一把,要不就回收一些争取把对手引诱出来打对攻。

    稳,还是狠?

    ————

    时间已经到了85分钟,不甘心的南韩队主教练,想起了这些天所受的骚扰,以及那些听不懂却能从神情看出来的侮辱,手一挥,吼了一嗓子。

    虽然听不懂,但一直有意无意在观察他的张笑瑞,那颗敏*感的心,感受到了机会来临的美妙气味。

    不甘心,那就好。

    我们,也是呢!

    果然,后场又上来了一个,不对,还有一个也准备上来了!

    机会啊,机会!

    节奏,被自己控制的慢悠悠的进攻节奏,终于可以完全释放了!

    就是不知道那两个家伙跟自己有没有默契了。

    还没等张笑瑞打个招呼什么的,尤墨就先行动了,声音终于不再懒懒的了,一股明显的**藏在语气里面:“准备起飞了,隋东谅!”

    一贯话不多的隋东谅,声音依然冷冷的:“不用提醒我了吧?”

    尤墨很是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长的又不高又不帅,除了眉眼和身材还凑合外,那冰冷的语气和微翘的下巴,是真把自己当成流川枫了?

    嗯,樱木我可不当,谁爱当谁当去!

    连个妞都搞不定,这主角真他么的废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