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要问什么,既然知道还有什么要解释的,那沟通,就不存问题了。

    李贴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首先,我承认我很自私,碰见了喜欢的就不想放手,即使知道你也喜欢她,而且是介绍给你的。”

    稍一停顿,看着大羽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为什么要抢,原因很简单,就两条。第一,这就像一场比赛,没有谁不想获胜,没有谁看着冠军不眼红。第二,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没有什么东西是理所当然属于自己的,甚至,你付出了很大心血,很多努力,结果却依然可能一无所所获!”

    看着表情发木,眼神却有光芒聚拢的大羽,李贴稍微清了清嗓子,加重语气:“他们宠着你,惯着你,不跟你抢,表面上看,是好兄弟,讲义气。但实际上,那是在害你!”

    忠言确实逆耳,已经听进去一半的大羽,又有些不服气的声音出来:“如果他们是我这样的情况,我也会和他们一样的做法!”

    李贴一脸奇怪的神情,看的大羽心里毛毛的,还没等问话,却听他冷冷的开口了:“你这一辈子,都只和几个兄弟打交道?都只和宠你惯你的教练和家人打交道?”

    大羽楞住,好一会,才缓缓的点点头,声音难得的艰涩:“嗯,以后,社会上,是有很多坏人,肯定不会”

    这份反应让李贴很满意,嘴角有了笑容:“又回到老话题上了,和那些陌生人,不怀好意的家伙们,甚至明偷暗抢的坏蛋们,就你这么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还不分分钟就被惹急眼,做些傻事出来让他们看笑话?”

    大羽坐在地上,眼睛直直望着窗外。

    夏夜的天空很是热闹,还没有被污染的夜空繁忙成一片,对着自己眨啊眨的,像是那些,偷着笑的眼睛。

    “那就,公平竞争,好了。”

    ————

    李娟也想公平竞争的,奈何情况不允许。傻姑娘刚结束接近一个月的外地封闭训练,此时正在电话里腻歪人。

    周末是回家还是过来检查工作,她有点犹豫不决。

    尤墨当然是力劝她回家了,声音温和带些力度:“你可是以进国家队为目标的厉害家伙,以后只会越来越忙。咱俩时间还长着呢,家里人,特别是爷爷奶奶这些,回去多亲热亲热的,多好!”

    李娟的声音惊喜带着些许不舍:“你怎么知道我爷爷奶奶都可疼我的?那我得明天,不对,是后天晚上才能去找你了,那你下午五点左右在酒店等我吧!”

    1岁的话,爷爷奶奶都健在才正常嘛,尤墨在心腹诽,语气肯定:“嗯,那我五点之前回来,楼下等你!”

    稍稍放下心来的傻姑娘又回到老问题上:“你们,有没有背着我,干坏事”

    尤墨很想说实话:“你的进度比她快多了!”,又怕同屋的群众八卦,于是只能压低声音:“没有啦,她能和你比吗?”

    李娟的声音居然很得意:“嘿嘿,胆子小是容易吃亏哈!”

    稍微迟疑下,放低声音:“你不许让她超过我!”

    考虑到最近几个周末都是和江姑娘一起玩耍,尤墨心里是有点愧疚的,于是声音温柔语气肯定:“嗯嗯,放心好了,你肯定比她快。”

    这种承诺傻姑娘果然高兴,嘿嘿傻笑一阵后继续腻歪:“现在就想你了,怎么办?”

    这种愁死人不偿命的问题,简直让不会瞬间移动的神仙也没办法,尤墨果断转移话题:“我也想你呢,忍着点呗!对了,你父母知道咱俩的事情不?”

    傻姑娘果然被成功点穴位,吱吱唔唔的:“想和他们说的来着”

    尤墨还真有点担心她冒冒失失的就直接和家里人说起,于是好言安慰:“不着急,咱们年龄在那呢,现在不说也没什么。实在是有关心的,就露点风出来。”

    这种程度的考虑李娟当然有过,声音恢复酸爽本色:“哎呀,晓得喽,你一天就会把别个当成小娃儿,也不想想自己才好大年龄嘛!”

    尤墨简直哭笑不得,这傻姑娘自我感觉不错嘛,难怪一直这么主动,还真是把自己当成娟姐了。

    仔细想想也没什么,毕竟差着快四岁呢,这么认为也很正常,“嗯嗯,是我太操心了。梅姐现在和你关系怎样?队上那些人呢?”

    李娟老老实实的回答:“比以前还要好些呢!”,话音一落,反应过来:“刚说自己太操心了,又问起来!”

    职业病啊,这是!

    尤墨在心底叹了口气。

    ————

    第二天上午是比赛后的恢复训练,主力们比较轻松愉快。

    往常一直在场地边上盯着的领队和政工干部也不在,训练氛围就更是嘻嘻哈哈的,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八一队几个家伙,都是有说有笑,时不时还相互打闹几下。

    队员之间的关系,其实和同事间的相处之道挺像,日常生活之间的交流最多算是熟人,不遇到点事情的话,很难迅速拉近彼此的距离。

    而比赛呢,就像是酒场或战场,只要在一起心齐的拼搏过,距离就会不由自主的拉近不少。

    昨天的比赛算是个比较好的催化剂,把八一队,尤其是老大隋东谅的心,给烤的热络起来了。

    特别是看到一脸笑容的张笑瑞后,这股热切就脱口而出了:“不好意思啊,浪费你那么漂亮的传球了!”

    张笑瑞真的楞了一下,实在是没想到,这么高冷的家伙竟然对自己说这些,忙摆手:“太客气了,点球嘛,谁也不敢保证的。更何况没有你的传球,我们也领先不了!”

    交流,就从这儿打开了一个缺口,慢慢的,汇聚成小溪水,变成小河,涌入大江,最后,流入心海。

    ————

    午,孙治黄勇房间里。

    李京羽一进来就嚷嚷:“不用你们帮忙了,我要和贴子公平竞争!”

    黄勇笑而不语,孙治楞了一下,想起李贴那明显肿胀的下巴,也笑:“昨天你俩打架了?”

    大羽才不会不好意思,大大咧咧的:“是啊,他被我揍了一顿,没敢还手。”

    孙治接上话:“然后你原谅了他,后来又觉得他挺可怜,就决定和他公平竞争?”

    大羽拍拍胸口:“我不喜欢别人可怜我,也不喜欢可怜别人。他自己说不会放弃的,刚好我也觉得有个对手更能体现我的价值出来!”

    黄勇小鼓掌:“不错嘛大羽,这话讲的有水平!”

    孙治却还在念叨:“不会放弃,什么意思,真把这个女娃看这么重?”

    大羽摇摇头:“不知道,反正我是想通了,这是一场比赛,你们都有资格的,不必让着我!”

    黄勇和孙治相视一笑,同时摇头,“人跟人不一样,我反正下不去手!”

    大羽继续摇头:“贴子说你们老是让着我并不是对我好,我觉得讲的有道理,以后你们有啥说啥,该干啥就干啥,别让着我了!”

    这话说的两哥们齐竖大拇指:“不错,大羽,这架打的,值了!”

    ————

    张笑瑞的好心情明显感染了一贯沉默寡言的商一,这家伙忍不住打趣:“笑瑞啊,隋东谅竟然主动找你说话了,你这算是第一人呐!”

    张笑瑞刚好有事情要和他说,于是也笑着回应:“我也没想到啊,这家伙看来人还不错,挺通情达理的。对了,明天我和尤哥他们几个出去玩,你来不来?”

    这称呼让商一满脸笑容的直摇头:“跟你在一块踢了年球,也没听你叫过谁一声‘哥’,他有那么厉害?”

    张笑瑞却没有如商一期待般的面红耳赤,坦然回答:“厉害的地方和你不太能说的清楚,但心里的感受是明明白白的。你明天也过来吧,我觉得和他们在一起待的越久,心里就越高兴。”

    商一一脸遗憾:“明天我有个叔叔刚好路过这里,要过来看我。下次聚会再叫上我吧,真想见识一下了!”

    张笑瑞明显谈兴浓厚,躺在床上却不肯闭上眼睛午睡:“我觉得在这个队上,你打后腰真不错,既能发挥特点,又能弥补面对强队时候的防守压力。而且上场时间稳定,比打个替补前锋有前途多了!”

    商一也来劲了,眼神光芒聚拢:“是啊,我也觉得打前锋的话,我的特点和他们比起来有点派不上用场,防守型后腰踢起来反而觉得如鱼得水的!”

    话一说完,脑海马上闪过昨天尤墨那番玩笑似的建议了,商一一拍大腿,坐了起来:“想起来了!这还是那个家伙建议的呢,真厉害!”

    张笑瑞笑的很得意:“知道厉害了吧,我现在才明白,真正厉害的人,不光是球踢的好,心理素质,分析能力,判断能力,这些东西真的太重要了!可能也是以前一直闷着头踢的缘故吧,我觉得我这些方面太需要加强了!”

    商一吸了口冷气,直感慨:“不光是这些,那家伙的胆子也是大的出奇,对位互换也就罢了,前锋换后腰,这种思路我是打破脑袋也不想不出来!想出来也没那个胆量,不和教练说一声就自己决定了!”

    看着一脸沉思却两眼放光的张笑瑞,商一长呼了口气:“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呐。能和这种家伙当队友,真不缺奋斗目标了!”

    奋斗目标吗?

    张笑瑞握紧了拳头,目光转向窗外。

    窗帘很厚,关的严严实实的,把外面的景色挡在了视野之外。

    自己以前就是这样吧,一直在狭小的空间里自我封闭。闷着脑袋,闭着眼睛,听着周围杂乱的声音指示,往前瞎摸索,连自己是不是在前进都不知道。更没有心思去试试看,能不能拉开那道看似厚重,其实轻巧的障碍。

    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不是自己主动,但障碍已经去除,窗帘已经拉开!

    就让那灿烂的阳光把自己的心和眼睛一起照亮吧。

    让脚下的路。

    自己做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