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广护其实和南韩队一样,毫无心理准备。

    他可没把观众的骂声当回事情。

    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的主教练,那最多只能当个副手,带带训练什么的。

    所以,他真没有让他们疯狂一把恐吓对手的打算,甚至想都没那样想过。

    但事情真正发生了,却又不好喊停的。

    没办法,骨子里对这项运动的热爱,超越了一切的狂热喜好,让他的胃口实在大开,停不下来。

    就像是饥饿许久的难民一般,面对满桌子的山珍海味时,那种疯狂一把的想法,牢牢的盘桓在脑子里,驱逐着越来越动摇的理智。

    更何况,他们明显是考虑了自己感受,在比赛已经过了20分钟后再开始,而且竟然尝试个人一起疯的疯狂做法,这就实在是让人开不了口了。

    那就,当观众吧!

    运动员,竞技体育,以追求极限为乐趣的职业,有什么能比超越自我,更让人心醉神迷呢?

    只能当观众的李贴,不甘心当观众的隋东谅,尝试着当主角的李京羽,心情,其实一样。

    尝试着,成为球场上的主宰者,把对手变成自己的陪练,把观众瞬间变成自己的狂热球迷。

    这种把白日梦变成现实的想法,怎能不让人怦然心动!

    那就,看看能做到何种地步吧!

    ————

    在这块熟悉的草坪上,在这群似曾相识的观众注视下,在前队友和现在队友惊讶的目光,以对手手忙脚乱的防守表现为背景,他们,从一个人拿球为开始,两个人提速为发展,个人疯狂为高*潮。结束了第一段为时约两分钟的表演时刻。

    鸦雀无声的万人体育馆里,只有南韩队的主教练,发了狂一般,用明显全球通用的语言,制造着躁音,呼唤着队员们的注意力。

    真的被吓着了!

    那种疯狂的脚下频率,不停变化位置的皮球,眼花缭乱的跑位配合,看似毫无目的实则直指终点的破坏力,就一趟,还没到终点,还没有得分,就已经把场上队员的自信,碾压了一遍。

    骤然提升的节奏,连绝大部分的队友都跟不上,更别说只交手过一次的对手了。

    南韩队的门将,上一场被红牌罚下的那个家伙,和他们的教练员一起,在场边声嘶力竭的怒吼着。

    但仔细听去,却从声音里听出一股颤抖,一种惊恐,一份失落。

    实力,让人绝望的实力碾压,拿什么来面对?

    南韩队场上门将犹豫着,把皮球重新摆放了一遍,在裁判明显不善的目光注视下,依然转头看了一眼教练席。最后,无可争议的,吃了一张黄牌。

    往回跑的个肇事者。

    大羽一脸的遗憾:“妈蛋的,你们能不能稍微慢点,我最后只迟疑了那么一下啊,跟上打门就没吃准部位!”

    尤墨高声安慰过来:“要不,下趟你别来了,省得和对面的家伙一样,只能拖延时间寻找信心了。”

    以前很少骂人,认识这货以后经常想骂人的大羽,忍不住用还没定型的口头禅回应:“奶奶个熊的,你能不能说句好话了?!”

    卢伟没空理这俩活宝,这种疯狂演出他的负担最重,导演,编剧,主演,一个人干个人的活,无论是体力,还是注意力,思维能力,都是一种巨大的负担,这种难得宝贵的喘息时间,用来斗嘴或者指点迷津的话,实在是有点奢侈。

    ————

    南韩队主教练,在全场观众回过神来之后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呐喊声,眉头紧锁,脸色凝重的能滴出来水来。

    本来焦灼的局面,原来计划好的下半场提升节奏开始反击,原本满满的信心,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大声责骂了一句那个没出息的替补门将后,军人出身的他,从嗓子眼里吼出了一长串字眼,暂时,稳定住了队员们的情绪。

    虽然除了南韩的家伙们没人听的懂,但很快,全场响起的嘲笑声,说明了那一段话的内容。

    是的,竟然是,收缩防守!

    朱广护从陶醉起身,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转头,看了看一脸不甘躲回教练席的对手,朝远处,瞧了瞧议论的如痴如醉的看台。

    难得的,握紧拳头,一声怒吼:“好!”

    真他么的,扬眉吐气!

    ————

    身为主教练的另一个重要特质,在此时,浮出了水面。

    南韩队的这个家伙,迎来了全场观众的奚落声,却赢得了宝贵的喘息调整机会,和对手真正的尊敬。

    忍字头上一把刀,忍字头下滋味苦!

    但该忍的时候忍不住,该沉住气的时候意气用事,苦果,只能自己背负了。

    身为统领全局的家伙,沉不住气的后果,可想而知!

    不作为,是无能,忍不住,是鲁莽,平衡木上走稳了,所有人心的支柱,才牢不可破!

    当然,忍过头了,像现在的教授常出的昏招一般,也只能让人兴叹,心生无力了。

    现在,回到场上,比赛第2分钟。

    李贴满脸的遗憾,声音里的激动还有些意犹未尽:“可惜啊,尽然收缩的那么深!”

    一旁的卢伟,没有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穴寻的努力,有些感慨的语气:“是有点没想到,能屈能伸的家伙值得尊重。”

    大羽很不甘心,在一边高声怂恿:“怕他们做甚,人多一样搞!”

    尤墨都有点听不下去了,满脸怀疑:“大羽,是不是我把你带坏了?”

    李贴简直无语,但不发话真有点担心大羽乱来,高声叫唤:“大羽,别瞎胡搞,听指挥!”

    卢伟也算得了机会,解释:“现在进去就是肉搏战了,受伤的话不划算。”

    大羽仍不死心:“一起压上呗,现在我们士气多盛的!”

    尤墨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招式用老,不如不出。”

    声音浑厚明亮,像这下午点半的太阳一般,高悬天上,晃人心神。

    ————

    场边的张笑瑞,安静的坐着,听着。

    同位置,特点差不多的家伙,最是自己学习的目标。

    战术,的确是教练负责制定,分工明确。但执行起来,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天差地别呢?

    战术意识良好的家伙,真正的把自己代入了场上,把自己想像成那个智慧的存在,仔细的琢磨他们对话的深意所在。

    卢伟这种层次的发挥虽然惊艳,但以前毕竟见识过,而且小胖子心,也有着往这个方向努力的想法,所以惊叹完了,很快就冷静下来,分析起来。

    受伤的可能确实存在,而且风险增大也是不争的事实,南韩队上一场那漂亮的反击进球依然历历在目呢。

    但这一句:“招式用老,不如不出。”到底是何用意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小胖子,脑海翻来覆去的念叨:“招式,用老,出招,不出”

    像是一道闪电打乱了秩序一般,心一句话浮出了水面,还是从难得看过的一本武侠书上得来的:“没出的招式,才是最可怕的!”

    是这样吗?!

    拥有随时能威慑敌人的武器,却若无其事的和龟缩防守的对手打太极?

    本来就应对自如的场面,现在变得更加轻松愉快?

    可能带到下半场的体能和注意力问题,被上半场极低的消耗降低了很大风险?

    张笑瑞长出了一口气,学着那个家伙的样子,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心一股痒痒的渴望,慢慢的升起,遍布全身。

    战术这种东西,真是一辈子都学不完!

    ————

    比赛,在0分钟以后,开始变味了。

    国少队依然没有大兵压境,但仅仅凭借几个前场队员的配合,就开始不断的威胁到对方的大门!

    原本态度坚决的南韩队员们,脸上的神情开始有些惶恐了,原来坚定的信心,随着之前被打开缺口的慢慢增大,开始变得四分五裂。

    南韩队的主教练,渐渐的,又坐不住了。

    问题,像个烫手的山芋一样,抛了过来,不接,也得接!

    原本倚仗的优势在逐渐的被蚕食,对手越来越有想象力的进攻,在放松的心态下变得创造力十足,明明只有四五个人组织起来的攻势,却每每能制造混乱,引起惊慌,创造机会。

    压出去,有所忌惮,继续收缩,对方用最小的代价,造成了最大的收益。

    如此下去,大大的不利!

    怎么办?

    眉头紧锁的家伙,死死的盯着场上那个略显瘦弱的身影,握紧的拳头都在微微颤抖,像是一个很难做的决定一般,从嗓子眼里艰难的挤出略短的几个字眼。

    听着声音的南韩队员们,也是震惊之余相互打量,仿佛,这么个决定超出了自己的认知一般,不敢相信。

    但一支球队里面,总会有一个或几个,敢在这种时候跳出来承担责任的,即使没有这份能力,但这种表现的欲*望,却是深得教练赞赏的。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是也!

    但勇夫还没来的及表现,本方军心尚未稳下来,比分,却改写了。

    比赛第6分钟,在观众一浪高过一浪的助威声,极富想象力的进攻,终于开花结果了。

    进球的家伙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一直和队友今天的配合有些脱节的隋东谅,略显杂乱的跑位却迎来了致命一击的机会。

    值得一书的是射门之前的配合。

    卢伟接场运转顺畅的传球,转身变向,和李贴做了一个二过一配合后,高速带球向前,在对方毫不犹豫的放铲前,晃开角度一脚直塞。从肋部插上的李京羽面对出击的门将杂耍般的脚后跟一磕,后跟上被防守队员重点照顾的尤墨用余光扫见了隋东谅,不停球,就势横向一脚传递,完成了此次表演任务。

    就向暗流涌动,强劲无比的潮水一样,明明只有四个人,却用无比强大的冲击力,把对方的防守压缩到了小禁区,最后让隋东谅在面前两米内空无一人的大禁区线上接球,一脚低射破门得分。

    让人如痴如醉的表演,以团队配合的方式,震撼力十足的沸腾了全场!

    原来足球,竟然可以这么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