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狗血连续剧一样,隋东谅和南韩队的恩怨,几经转折,终至高*潮。

    面色一直铁青的隋东谅,在看清楚那抹刺眼的红色之后,终于开始转成苍白。

    冲过来的李贴,也呆住了。

    本来打算申辩几句的嘴,张着,却没有声音出来。

    裁判毕竟是自家人,摇了摇头:“年轻呐,记住教训吧!”

    手往场下一指,脸色冷了下来,“没什么好说的了,快点。”

    低着头往下走的家伙仿佛还不敢确认一般,转头看了一眼,渐渐的加速,消失在球员通道里。

    只是看着奔跑起来的身影,有些摇晃。

    李贴把注意力转回,看了看教练席。朱广护和自己一样,嘴巴是张开的,声音是没有的,表情是呆滞的。

    目光再转过来,两个大脑袋家伙还在围观事发地点和当事人。

    大羽的声音依然那么的没心没肺:“我靠,谅子打架不行啊,这家伙下巴都没肿!”

    尤墨很是欣赏:“要不你来?”

    大羽做了个肘击的动作:“我才不上当呢,这帮狗日的!”

    说完,嘿嘿嘿又笑了起来,边跑边念叨:“骂他们,他们也听不懂,真爽!”

    尤墨才没心思安慰快要吐血的李贴呢,摇头晃脑的在后面追着喊:“大羽你撤一点,后面没人了容易脱节!”

    反而是张笑瑞,心里慢慢的有点底气了,这两个没事人一样的家伙,看来没太受影响,“贴子,沉住气别着急,他们今天状态也不好,还有的打!”

    孙治也在后面嚷嚷起来:“贴子不慌,后面有我们呢!”

    说罢,转头看了眼一脸茫然的李建。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心情最复杂的,应该就是他了。

    李建的思维,在那个仿佛能听见脆响的动作发生的时候,瞬间停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脖子都僵住了一般,好一会动弹不得。

    没有人责怪被红牌罚下去的家伙,自己应该感到庆幸才是。

    可为什么,两腿软软的,一点劲都提不起来呢?

    场休息的时候,自己那些话不应该说吗?为他担保这么一下,真的多余吗?

    现在,怎么去面对这些家伙们?

    还好意思,大声吼着他们,喊他们提高注意力吗?

    ————

    局面马上翻转了。

    多打一人的优势,其实很多时候不光是人数上的,心理上的优势也很明显。

    平常不太敢冒的风险,不太愿意做出的选择,现在都可以大胆尝试了,随之而来的,是慢慢膨胀的信心。

    更何况,他们是本来实力差距不大,且更擅长打下半场的南韩队。

    朱广护的应对还算及时,比赛第25分钟,缺乏支援,防守作用不大的李京羽,一脸不爽的被商一换下。

    这次破天荒的,朱指导出言安慰了他一下。

    实在是踢的不错却被换下场,搁谁心里都不痛快。

    商一的上场,不用知会队员,也都知道各自要做什么了。于是,国少队阵形很快往后压缩,双后腰撑起,单箭头顶住,前腰回撤,组织后场传球。

    只是看着场下队员,朱广护就有点心生不妙的感觉,卢伟,李京羽,休息室的隋东谅,缺了这个,而且是10打11,进球是基本没戏了。

    指望的,只是能是防守!

    ————

    在朱广护心,可能对曾经防的对手0分钟不作为的表现还算记忆犹新吧。

    所以,眼下局面虽然难看,但他的表情还是很镇定,偶尔的时候才会起身,吆喝几句。

    队员们的表情也算自然,有些人甚至觉得虽然少打一人,但不用面对对手那恶心之极的犯规战术了,反而打的更痛快一些。

    更何况,目前1:0的比分依然是胜利的保证。

    一切,仿佛都在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除了,那个忽然沉默下来的人。

    守门员这么个场上的奇葩职业,很难用一个准确的形容词来形容他们的特点,但若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最后防线,毫无疑问,注意力,是排在最前面的。

    很不幸,思想包袱过重的李建走神了,他的注意力,在那一瞬间,也像是被出示了红牌一般,溜下了场。

    下半场比赛第5分钟,南韩队25米开外一脚力量不大的射门,却因为稍微带些向外的旋转,让李建扑球脱手。

    更不幸的是,蹦跳而出的皮球,刚好落在了小禁区线上的南韩队员脚下。

    一蹴而就!

    场上比分1:1。

    10打11,比赛还有10多分钟,或者40多分钟。

    ————

    这种意料之外的打击让朱广护的脸色难看起来。紧接着,就想起了场休息时候发生的事情。

    不满,是肯定的。

    部队出身的家伙,强项就是心理素质。可眼下,一个接一个的犯错,原因全在心理这一块!

    但是,眼下状况还能说什么呢?还能做什么呢?

    恐怕,只有继续相信他们了。

    李贴的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就意识到李建是因为隋东谅红牌下场而背上了心理包袱。

    在这种时候,队友的安慰应该是毫不犹豫且越快越好的,李贴的声音略显急促,实在是体力下降的有点快,“不要紧的李建,集注意力,我们还有机会!”

    李建压根没听见他在说什么,甚至连场上南韩队员那看上去声嘶力竭的吼叫声都没听见,原本有些发木脖子,梗住了一般,把思维都卡住了。

    没有懊悔,没有难过,没有惊慌,因为,没有思维了。

    尤墨远远的看着,没有说什么。

    越是心理素质好的家伙,真正受到打击的时候,越难翻身!

    因为,没经历,或者,极少经历。

    所以,没准备,或者,准备严重不足。

    那就等等看吧!

    总不至于,一丢球就换守门员吧?

    ————

    看着毫无反应的安慰对象,李贴先慌了神,少年老成的他,完全能理解李建这会的感受。

    不过,着急着想做点什么的家伙,脑袋里却空无一物。

    场下,是一动不动,脸色难看的主教练。对面,是痴呆一样的守门员。

    这比赛,还怎么打?!

    时间不等人,对手,也一样。

    一个进球,哪能满足胃口!

    很快吹响的的哨音和对手席卷过来的人潮一般,让人猝不及防。

    不过还好,没回过神来的只有守门员一个而已,队友们,虽然心生遗憾,但注意力都在,体力只是下降而已,动作还很规范。

    忙碌的李贴,总算有点正常思路了,对着前方的大脑袋家伙嚷嚷:“想想办法啊,这么下去不是个事!”

    尤墨的声音,难得的勤快,“这不看你正想着办法呢嘛,不敢打扰你啊!”

    一旁的张笑瑞都听不下去了:“尤哥,饶了他吧!”

    李贴捂住剧烈咳嗽的胸口,艰难的抬起了头,看着那个大脑袋家伙一脸得意的笑容,听着那不着调的声音,“我能有啥办法嘛,平时练的试着拿来用用呗。”

    心,却突然一楞。

    小胖子的声音及时响起,急促带着一股惊喜:“贴子别急哈,我来找机会,你们先把防守做好!”

    是的,再不拿来用用,枉费那么多心思和力气了!

    ————

    下半场比赛开始15分钟后,被尤墨点醒的张笑瑞,就开始了不停歇的思考。高速运转的大脑配上高球商的知识储备,在这关键时刻,终于开花结果了。

    小胖子狠狠的拍了自己一把,一脸的哭笑不得。

    竟然,忘了一个多年来一直打前锋的家伙!

    而且是,和自己朝夕相处,一起踢了快五年球的家伙!

    商一!

    竟然能把他给搞忘,真不知道是不是该佩服自己了!

    被对手料定的战术变化,起了一丝涟漪,慢慢的扩散出去,形成一股暗流,悄无声息的向前涌动,最后,到达了终点!

    比赛第41分钟,难得的反击机会,两脚顺畅的传递后,等待已久的张笑瑞突然提速,后场拿球后一个漂亮的拉球转身过人甩开了防守,高速带球向前的他吸引了对手大部分的注意力,除了紧贴尤墨的一个卫外,后场只留了一个负责保护的家伙。

    让对手意想不到的卒子,过河了。

    变成了,一杆大狙!

    是的,虽然只是个替补前锋的水准,虽然速度不够快身体不够强壮。

    但在这种时候,要的是充沛的体能,以及高速插上的突然性,还有,就是和拿球队员的默契了。

    竟然,样条件一个不缺!

    只是可惜,对手用惯的无赖招数再一次派上了用场。

    被狠狠铲翻在地的商一,赢得了禁区外二十六米远的一个直接任意球,和赏给对手的一张毫不犹豫的红牌!

    以及,终于回过神来,终于看到希望的李建,那期待的眼神!

    剩下的,简单了。虽然,并没有多大把握。

    不过,就和对手对这次反击的准备不足一样,对这个任意球,他们的重视,仍然只是牌面上的。

    但在罚任意球之前,霉运,再一次降临了。

    被铲翻在地的商一,那闭眼咬牙直吸冷气的痛苦神情,诉说着惨重的代价。

    已经不再那么脆弱的张笑瑞,声音很平静,表情也是,护送着担架到场地边,看了一眼正和队医交流的商一后,小跑着回到了皮球面前。

    不远处,是准备好的两个家伙,以及另外两个被临时叫上来,担任佯攻的两个大个子。

    既然一切准备就绪,那就,开始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