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般的2015刚开了个头,波折不断的比赛却要马上收尾。希望这些一点一滴的成长历程带给大家满满的正能量,去收获一个,美满的年尾!

    定位球的攻防,在战术体系,但又游离在比赛节奏之外。

    变数,是其最大的特点。

    变数,守门员最惧怕的,是第二落点。

    相比于第一落点的可判性,第二落点的未知性是最让人头疼的。

    近距离,快速变向,人群乱战。

    哪一条,都要命!

    有一定比赛经验的南韩队替补守门员,忽然就想起上半场那个窘迫的时刻了。

    或许只是直觉吧。

    一股危机感不由自主的升了起来,让他大声的嚷嚷着,布置着人墙,喊队员们提高注意力。

    而且,一再强调:注意第二落点!

    是的,对比于主力门将,他对自己的身高不太有信心。第一落点如果不是太靠近自己的话,直接拿下或双拳击出的可能性并不大。

    更何况,那个一脸沉静,一丝表情都没有的家伙,就那么冷冷的看着自己,对脚下的皮球视若无睹,更没有着急着转头看看裁判是不是吹响了口的哨子。

    任意球对决,首先是主罚的家伙,和守门员之间的直接较量。

    和点球有点像,但明显的,变数更多。

    就像主罚点球的时候很多人不敢盯着守门员看一般,这种目光的对决,其实是一种心理较量!

    虽然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但对张笑瑞来说,却比踢球十年来的经历都要漫长。

    被动,软弱,易碎,像个襁褓的孩子一样的家伙。

    现在,微微的抬起下巴,眼睛眯起来一些,冷冷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盯着猎物一般,一动不动。

    寒意,从猎物的尾椎骨升起来,在这八月初的午后阳光直晒下,在这九十分钟激烈的比赛行将结束的时候,一路上行,到了后脑勺。

    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目光马上转移开,嚷嚷的声音更大了。

    仿佛,一旦让自己静下来,就会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一般。

    ————

    真正的杀手,正在人堆里,满脸笑意的,钻来钻去。

    摆脱防守,也是件很有学问的事情。类似于心理较量,但更多的,是耐心。

    这个杀手,最大的特点,就是耐心。

    老实说,这场比赛,他的表现并不出彩,那种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进攻配合,对现在的他来说,难度有点高。除了闭着眼睛都知道要干嘛的卢伟,他和其它人的默契度还不够,战术体系的位置感还不强,跑位的准确性也还有待提高,个人脚下技术更是提升空间巨大。

    但这些,在这一刻,无关紧要!

    是的,负责把球发往右侧远门柱的张笑瑞,负责第一落点的李贴,他们的任务更重,准确性要求更高。

    而自己,只需要在一两个可能的第二落点出现就行。

    所以,开始的摆脱防守,完全是不惜体力的。

    瞎跑!

    裁判也没有着急,比赛到了这个时间点,有可能决定胜负的时刻,任何场外因素的干扰都是不太合情理的。只要不过份,那就慢慢来,反正,现在是10打10,比分,是1:1。

    于是,终于有人跟累了,和队友招呼一声,算是提个醒。

    ————

    李贴本来以为和他们的第一场比赛已经是一波折经年难忘了,结果没想到,和他们的第二场比赛,故事更多!

    反而是到了这种时候,心情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了。

    练了两个星期的东西,拿出来检验一下就行。

    其它的,不想了!

    他们个人,就像是角形的个点一样,一个个,钉的稳稳的,准备把这次被他们戏称为“角进攻”的任意球配合,完美演绎!

    在全场由躁动不安转为安静的那一瞬间,张笑瑞起动了,步助跑,左脚,皮球的正下方稍微偏左一些的位置。

    闭着眼睛,都能精确到5毫米以内的触球点。

    太熟悉的套路了,压根不用任何思考。

    刚才的对视,只是看看自己,内心有多强大!

    皮球起飞的时候,李贴没去看,不用想也知道落点的皮球,抓紧时间助跑就行,起跳前看一眼就来的及了。

    果然,准备充分的感觉,就是这样!

    人到,球到!

    全力助跑的起跳,再加上本就值得一书的12的身高,良好的弹跳能力,让他在第一落点的争夺,稳压对手!

    唯一可惜的,就是直接攻门的话,角度太偏。

    不过也不要紧,本来也没打算这么干!

    被轻点下来的皮球,在哄抢第一落点的人群,孤独的等待,杀手的出现。

    杀手当然不会让它失望了!

    闪电般从人堆里钻出来的家伙,根本没有等球落地,双膝微曲,稍一蹬地,从大腿绷紧开始,往上到腰腹,沿着竖脊肌,直到脖子,像是发现猎物的眼镜王蛇一般,极短的时间,寸劲的技巧,狠狠的头槌命!

    近在咫尺的守门员,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让人心胆俱寒的这一幕,甚至还听见了开大脚一般“嘭”的一声闷响。

    怎么可以,这么快?

    怎么能这样,给人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就这么倒霉,队友犯错让自己来承担责任!

    ————

    惊雷一般的进球,带来的,果然是全场的安静。

    除了,那个排练已久的演员。

    李贴本来是准备过来抱一抱的,奈何那个家伙跑太快了,一转眼就不见了人影,无可奈何之下,看见了一脸微笑的张笑瑞向自己挥手示意。

    算了,胖子可能抱起来感觉更好一些呢,那个大脑袋家伙,让他和他的球迷们疯狂去吧!

    是的,疯狂!

    有什么能比,属于自己的城市英雄再次发威,一举击溃下滥手段尽出,让人恶心之极的,十五年不胜的对手呢?

    有什么能比,如此波澜起伏的一场比赛,那最高*潮的庆祝时刻,更让人浑然不知身在何方呢?

    有什么能比,那熟悉之极的,狼王领着群狼,望月一般的啸声再度响起,更让人心醉神迷呢?

    那就不要比了,尽情的,享受这一刻!

    ————

    看台上的两个大佬,虽然从电视里看过结束没多久的选拔赛决赛,但真没在现场体验过这么疯狂的庆祝场面。

    万人,不要命的一般,把心的喜悦用各种方式表达出来,怒吼,狂啸,呐喊,人浪

    无休,无止!

    远远的,还响起了很快骤然增大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的,过年一般。

    一个接近60,一个接近50的两个老家伙,激动的像两个孩子一样,手都在抖,嘴角哆嗦的话都有点说不清楚。

    “事铎啊,你瞧瞧,你瞧瞧,这地儿,真没话说!”

    “是啊,让人喜怒哀乐都无法掩饰,这才是竞技体育的魅力呐!”

    “我说的是地儿,这地儿的人!”

    “搞的好才有这人气,这热情,还真是让人激动呐!”

    ————

    泪水,不断的从李建的眼睛里涌了出来,怎么都止不住。

    他不是个脆弱的家伙,甚至,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哭过了。

    是的,不需要安慰。

    甚至,非常厌恶被安慰的感觉。

    竞技体育,职业运动员,安慰?

    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人?

    自己的心理素质一向很好,虽然一直被称为目前年龄段国内最好的守门员,但自己真没有太当回事情,反而对去掉“年龄段”个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场休息时候那些话,虽然是不假思索说出来的,但下来仔细想一想的话,即使还是同一个结果,自己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来。

    这种信任,是必须要表达出来的,即使犯错,也值得!

    唯一不可原谅的,是自己竟然被意料之外的打击弄的六神无主,直至犯下大错!

    守门员呐,自己可是!

    犯错了,哪什么来弥补?

    进球吗?

    自己没有奇拉维特的任意球脚法。

    不丢球吗?

    已经是必输的局面了,即使保平,加时赛也是凶多吉少!

    以后都不犯错?

    有这么保证的吗?有人会相信你吗?!

    ————

    尤墨果然又沿着跑道一路庆祝去了。

    这一次,黄牌也无所谓了。

    于是,湿透了绷的有点难受的上衣被脱了下来,于是,一高兴就扔上了看台。于是,光着膀子就上场了,于是,光着膀子就被换下场了,于是,看台上的江姑娘不干了。

    万人面前,十几万的电视观众眼皮子底下,你给姐姐玩露*点?!

    一向安静羞涩的江晓兰,小拳头握的紧紧的,鼻孔嘴巴一起往外冒热气。

    下来不修理你是不行了!

    裁判简直哭笑不得,这帮家伙,就准备了一件球衣?还是这家伙偷懒,只带了一件?

    朱广护刚从狂喜走出来就被这事弄的一阵无语,球衣是要求一人带两件的,奈何这家伙搞忘了!

    算了,换下就换下吧,下一次他在这些观众面前亮相,还不知道何年何月呢,那就以这么个喜庆的场面,做为离别的礼物吧!

    尤墨可没想那么多,更没注意到看台上江姑娘那恶意满满的眼神,光着个膀子还觉得蛮舒服的,一路小跑,在第四官员笑得直摇头的目光注视下,跑到离球门不远的地方。

    大声嚷嚷:“李建呐,想好请我们吃啥没有?!”

    一脸严肃,却在心里笑开了花的家伙,没回头,高声回应:“想吃啥随便选,管够!”

    “那可说好了哈,我可是很能吃很会吃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