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的话,谁都想花小钱卖大事,或者直接空手套白狼。可惜世事总难两全,不付出代价就想得到满意的结果,只能寄希望于虚无飘渺的运气。

    对于强者来说,运气只是个干扰因素而已,被运气牵着鼻子走纯属偷懒。于是在面临困境的时候,他们即使选择等待时机也是充分思考后的结果,而不是等着天上掉馅饼。

    同样,在需要付出代价才能达到目的时,强者往往信奉“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即使代价巨大,他们也不会皱下眉头。

    这种果断狠辣造就了“一将功成万古枯”,也留下了无尽遗憾给那些壮志未酬的家伙们。

    于是智者挺身而出,用“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证明自己的价值,开辟了另一条辉煌之路。

    尤墨算是其中之一,因此他的言行往往出人意料,效果也经常让人目瞪口呆。

    这次也不例外,在如何劝说温格采取轮换这件事上,他另辟蹊径,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发表声名或者告诉媒体:联赛不败若是拿不了冠军没有任何意义!

    这话听起来平平常常,仔细一分析,背后有文章!

    赛季至今,阿森纳在联赛中取得了6胜4平的战绩,加上上赛季的38轮不败,俨然已经48场未尝败绩了!

    如此骄人战绩,再加上新科欧洲冠军的头衔,怎能不成为众矢之的?

    即使实力有差距,也不能阻挡雄心勃勃的家伙们像打了鸡血般兴奋!

    想想看,如果能一举打破48场不败金身,会有何等的荣耀?

    这种情况下一味勉力支撑显然会有撑不下去的时候,放开手脚,把不败战绩扔在一边,才能让球队甩掉心理负担,不至于在对阵弱旅时背上想赢怕输的包袱。顺便还会让对手大喜过望,认为他们自己都不看重的话,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

    如此一来,等于是把破纪录的包袱扔给了对手,球队可以轻装上路!

    一旦不败纪录终结,球员们的心态也不会受到太大干扰,不至于像是丢了魂一般。

    “真奇怪,他好像一直都不把媒体放在眼里,但却时常通过媒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怎么理解这种行为呢?”

    皮特*希尔伍德在认真听完王*丹的翻译后,仔细思量了好一会,才出声感慨。

    身为俱乐部主席,对尤墨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经常先斩后奏的家伙,很难保持心平气和的态度。不过在商言商,阿森纳能在新球场还在建设中的时候迎来硕果累累,这货居功至伟,如果能在年底一举拿下金球奖,那他将会成为俱乐部百年历史上分量最重的一颗星!

    当然,他的个人荣誉再耀眼,球队面临的艰难处境也不会降低分毫,现在可不是追捧或者算旧帐的时候。

    “是啊,这或许正是他的成功之道吧!”大卫*邓恩同样不无感慨,说罢又解释道:“通常情况下,球员们的状态会被外界影响,尤其是赛程处于关键阶段时,外界氛围带来的压力会让很多人吃不消,导致发挥失常。顶尖球员往往都有一颗大心脏,不会被外界左右,甚至有时还会因为外界的巨大压力产生额外的动力。”

    停顿了一下,笑容满面地继续说道:“而像他这种,可以反过来利用媒体来影响对手的球员,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

    “是啊,真不敢相信。”希尔伍德也笑,只是笑容并不轻松,转过头,又瞧了一眼正在交流中的两个家伙。

    尤墨压根没把球员口中和他齐名的两位俱乐部大佬当回事,在他眼里,身后的这个家伙更值得花心思培养。

    眼前这种机会比较难得,自然不能错过。

    “意思是说,在球队处于状态不佳,人员不整的阶段,应该放低姿态,甚至在对阵弱旅时也能收缩打防反?”李娟想了想,继续深入探讨。

    “是的,这支阿森纳队阵容齐整的情况下对阵所有对手都不会输了场面,这在某种程度上让他们产生了错觉,仿佛失去对局面的控制力就会遭遇不测。”尤墨点了点头,一脸的事不关已。

    这货当起观众来不含糊,坐在看台上的时候从不会有“如果我在会如何如何”之类的想法。

    “或者也是主教练的要求?”李娟又问,一脸好奇。

    “是的,BOSS在赛前准备时一贯以我为主,属于那种最大限度开发个人与团队潜能的类型,很少有针对对手做出的专门布置。”尤墨笑了笑,双手一摊,“这属于完美主者的追求,手中无牌可打的时候或许会做出让步,有机会展现出完美状态时,很难改变思路。”

    “看来除了对手,还有自己人需要你花心思?”李娟叹了口气,直摇头。

    状况确实不乐观。

    眼下球队虽然人员齐整,可大多已是强弩之末,状态堪忧。如果无视这一点,依然用所谓的“最强阵容”迎敌,很可能造成持续不断的伤病或者低谷。只有主动调整轮换,并根据对手的不同改变一贯的战术思路,才能用最小的代价去获取胜利。

    否则即使能赢下来,也是自损八百式的胜利,漫长的赛季中很容易造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尤其是阿森纳这种讲究团队配合的球队,关键位置上一旦出现主力缺阵,需要整个团队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维持原有战术。

    “所以说呢,目前的状态下胜不足喜,败却会让心中紧绷的绳子一下松开,造成非常恶劣的后果,属于典型的吃亏买卖。”

    尤墨总结完毕,又笑着问:“这场比赛走势如何?”

    “不太好,可能会被扳平。”李娟摇了摇头,目光转过,一脸凝重。

    对于一个常年泡在场上的家伙而言,看球的角度与深度和普通观众有很大区别。用心看完大半场比赛之后,她不但瞧出球队的疲态,还能从疲态中找到原因,再进一步地分析,最终得出结论。虽然可能会被运气或者突然爆发的个人能力干扰,但这种能力是主教练所必备的,不然人人都能坐在教练席上指手划脚了。

    在她看来,这支阿森纳队在连续的恶战之后仅凭胸中一口气吊着,现在想发力也使不出来劲。当局面失去控制时,球队会陷入彻底的被动,而不是主动收缩后早有准备的防守反击。

    与此同时,利兹联的青年近卫军们则会越战越勇,爆冷欲*望空前!

    所谓的“趁你病,要你命!”

    “有没有解决办法?”

    尤墨抛出了最后的问题,目光转过,瞧着那些和自己奋斗了两年多,正在向联赛冠军发起冲击的家伙们。

    瞧着他们的沉重脚步,疲惫身体,瞧着他们的顽强不屈,宁折不弯,瞧着他们的冷峻神情,仇恨目光........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

    “换上六后卫吧。”

    ......

    温格的固执没能保住3分,反而让球队多了一名伤员。

    科洛*图雷在比赛第85分钟大腿肌肉拉伤,一瘸一拐地下了场。对位换上马丁*基翁后,由于久疏战阵,防守时没能站住位置,被对手起跳后牢牢压住,完成了一记头槌攻门。

    1:1!

    于是球迷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即使听说了尤墨已经回归的消息也高兴不起来。

    状况明摆着。

    利兹联只是传统劲旅,连争冠对手都算不上,如果球队继续这种半场好球半场挨揍的比赛模式,拿什么来抗衡十一月剩下的三个对手?

    布莱克本,纽卡斯尔,切尔西!

    除此之外还有一场欧冠,对手是意甲七姐妹之一的罗马!

    这些球队中,除了下一场客战布莱克本算是虐菜之外,场场都是硬仗,

    尤其是十一月的最后一战,客场对阵切尔西的德比大战的结果,对于争冠形势的影响很大。一旦被对手从自己身上拿走三分,那目前已经被拉大到5分的分差,将会变成遥不可及的目标!

    对于心气的影响同样致命。

    德比战,又是争冠对手,金元足球的代言人,输的不止是比分,人心同样会躁动不安。

    现在十一月的开门战就没能收获好结果,场面也与想象中相去甚远,对于以豪门自居的家伙们来说有些难以启齿,期望值也不再像赛季初那么水涨船高。

    这个赛季到目前为止,看起来唯一能拿出手的只有联赛49场不败了。就连曾经被耻笑的迈克尔*欧文都已经迎头赶上,用八粒进球反超尤墨两粒,占据了射手榜第二的位置。

    排名第一的是亨利的老对手伊布,上轮对阵埃弗顿上演帽子戏法后以十粒进球高居榜首。尤墨的老对手范尼则表现平平,与球队一起排在第三。

    曼联最近的战绩也有些受潮,平局偏多,虐菜时经常只开花不结果,可算愁坏了弗格森。

    “哟,这不是那个谁吗?”

    第二天上午是例行假期,约莫十点过的时候,家中院门缓缓拉开,一辆高大威猛的悍马H1闯了进来,一路耀武扬威。

    尤墨正和李娟在院子里的草坪地上逗孩子玩,听见声音后瞧了过来。

    “就是那个谁来着?”

    “对,卢伟,我想起来了!”

    “还有个叫郑睫吧,你瞧瞧这开车的架式,肯定是她!”

    两个货你一言我一语,编派的不亦乐乎。

    确实很久没上门了。

    自从欧冠决赛结束,卢伟与郑睫就忙的团团转,没能像以前一样隔个月把就过来一趟。眼下尤墨刚刚结束亚洲杯之旅,国内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了,于是两个家伙忙里偷闲,过来慰问一番。

    “都这么大了.......”

    两人停车开门,快步走过来的时候,两位小公主已经一人找个目标扑了过来。郑睫瞧着与记忆中相去甚远的的家伙,不由得出声感慨。

    她与卢伟之间的感情虽好,始终缺了眼前这种绕膝之乐,虽说年龄还小,可人比人气死人,她真有些痛恨自己不争气的肚子了。

    还有不争气的脑袋。

    已经结束的美网公开赛给她带来的痛苦刻骨铭心,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仍然还有阴影在心中盘旋,以至于她现在的生活像苦行僧一样,情绪也时常陷入莫名的低谷。

    “几岁了?小朋友。”

    卢伟伸手抱起尤馨雅,想用胡子渣表示问候,结果被一双小手推开了。

    “我三岁,她两岁!”

    接着还有。

    “真奇怪,怎么没有礼物呢?”

    一听这话,郑睫一拍脑袋,抱着尤悠佳就往停车场跑。

    “她干嘛去?”

    李娟与尤墨慢悠悠地遛达过来,抬了下手算是打招呼。

    “可能忘了重要东西。”

    “比如呢?”

    “给你买的礼物?”

    “呀,居然还给我带礼物?”

    听到这,卢伟忍不住了。

    “尊敬的亚洲足球先生,你女儿上幼儿园了没有?”

    “你好,前亚洲足球先生,我女儿还没上幼儿园,打算明年再上。”

    “3岁可以上了吧,金球奖候选人!”

    “家里在教她琴棋书画,老外那一套晚点接触更好些,曼联上赛季MVP!”

    “讲真,这样聊天你不觉得累吗?”

    “你开的头好不好!”

    李娟听不下去了,扭头问道:“亚洲足球先生?好像没见你们去领过?”

    “是啊。”两个家伙一起点头,顺便转移了话题。

    “你干嘛不去领,放人鸽子很好玩吗?”

    “我那几天肚子疼,不想动弹!”

    “肚子疼?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说自己肚子疼?”

    “靠,要不是因为阑尾炎手术耽误了,你们能有希望三连冠?”

    正你一言我一语聊的热闹,郑睫大喘气跑了过来。怀中的尤悠佳坐了一段人力跑车,高兴的眉开眼笑,隔好远都能听见笑声。

    于是两人话题又换。

    “她最近在忙啥,就一破美网公开赛,伤心的不想出来见人了?”

    “没脸见你啊,您老决赛从不失手,她觉得惭愧。”

    “多亏了你,卢永仁!”

    “七年又七年,何时还我身份?”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郑睫把礼物分给两位小公主,又和李娟打了个招呼,聊了几句,总算有空过来骚扰两人了。

    “大脑袋家伙,混的不错嘛!”

    尤墨很是谦虚,猛点头道:“仗着人多,欺负新来的。”

    郑睫果断捋起了袖子,声音提高八度,“新来的可不是吃素的!”

    尤墨听的一楞,扭头忠告,“她吃肉,你小心点!”

    卢伟只能叹气,摇头,无语。

    李娟瞧的不忍,上前安慰道:“没关系的,斗嘴输了又不少块肉。”

    郑睫要吐血了。

    “才几天没来,想不到这里已经乌烟障气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