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伟与郑睫的登门拜访让家中很是热闹,颇有些喜事成双的味道。

    与阿森纳的苦逼处境不同,这家人总算了却一桩心事,可以扬眉吐气了。

    一直以来,有关于尤墨在为国效力中所持的态度都被很多人质疑,甚至在亚洲杯进行中的时候,“人在心不在”,“出工不出力”之类的言论依然在国内盛行。身为他的家人,对这种猜疑误解恶意扭曲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选择视而不见,充而不闻。

    心情可想而知。

    直到最终结果出炉,他用碾压对手的表现让国足实现零的突破之后,所有的非议顿时戛然而止,不用自己动手,那些支持者们已经跳将起来,让黑子们无所遁形了。

    这种大快人心的事情让老人们释怀,年轻人欢呼,小孩子们跟着凑热闹,把家中因他离去产生的冷清一扫而空,所有人都在尽情释放压抑已久的情绪。

    从他出国踢球的消息传出到现在,已经过去了4年零4个月,整整1782天之后,终于可以长呼一口气了!

    太不容易了!

    尤其是当初为了炫耀而提前透露消息的王*丹一家人,现在总算可以扔下包袱,振臂高呼了。

    与此同时,尤墨在国内影响力骤增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开始体现,他所代言的刺客二代迅速被抢购一空,国内很多城市在夺冠当天居然卖断货了!

    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狂热追捧,就连一向见惯大场面的耐克都有些心理准备不足,只能临时抽调亚洲其它地区的供货商发货应急。如此一来,当初签定的销售分成条款成了敛财的重要途径,仅仅一周时间,销量已经突破百万大关!

    好消息接二连三,阿森纳的处境自然被放在一边,没人掂记了。至于曼联的目前状况如何,就更没人放在心上了,以至于瞧见卢伟之后,需要询问一下才能知晓这支球队缘何表现起伏不定,11轮战罢才积22分!

    原因其实很简单。

    联赛两连冠且欧冠一冠一亚之后,球队难以避免地迎来了懈怠期,虽说三连冠才是王朝象征,但曼联这批人已经拿满了各种荣誉,缺乏前进的动力。

    至于国字号的荣誉.......

    卢伟从来都不是精神领袖,曼联也只有一个老大,如果弗格森的吹风机都没办法让报有球员打了鸡血一样奔跑,这支球队显然会进入低谷。

    好在联赛还很漫长,能及时调整过来就行。至于能不能追上一骑绝尘的切尔西,能不能实现欧冠连续三年进决赛,实在不是现在适合讨论的问题。

    卢伟此行没打算谈论曼联队,只是有人问起时难免需要解释一番,结果聊着聊着,成了两支球队之间的对比。

    结论有些奇妙。

    两队在上赛季都获得了空前成功,堪称英超的绝代双骄。这个赛季同样出现了骄娇二气,不过一个很快克服之后,陷入了高处不胜寒所带来的困扰,有心无力。另一个迁延日久,一直不温不火,进入了有力无心的状态。

    现在阿森纳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案,只是在实施过程中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弄巧成拙。曼联这种状况没什么好办法,看起来只有等待时机一条路了。

    “上市准备的怎么样了?”

    聊完了曼联,话题又回归到阿森纳。卢伟显然对国内状况并不感兴趣,随口问罢就转移了话题。

    时已十一点过,家中开始忙碌午饭,客厅里只有王*丹这种特权人士不用伸手,其它人悉数去帮忙了。

    尤墨虽然也有特权,但这货对厨艺的兴趣和茶道一样,时不时地会去凑凑热闹。

    这会就免了,毕竟分开太久,随意聊些天南海北也倍感亲切。

    “不清楚,不懂不掺和。”

    郑睫一听立马跳脚,眼睛瞪的老大,“那怎么行,我听说你在俱乐部高层处处竖敌,一堆人被你弄下课,就不怕有人暗中做手脚?”

    “是啊,好歹你也意思一下,否则别人当你啥也不懂,很容易糊弄!”王*丹也不甘居人后,主意出的嗖嗖快。

    尤墨摇了摇脑袋,眼睛眯起,似笑非笑,没说话。

    卢伟叹了口气,只好代劳,“越不懂装懂,越容易被内行看穿,按兵不动才能让有心搞破坏的家伙有所顾忌。”

    王*丹依然摇头,皱了皱眉道:“要是有心搞破坏,哪管你是真不懂还是唱空城计!”

    “不,没那么简单。”卢伟面对女同志比较有耐心,细细解释道:“上市已经是大势所趋,眼下只是在走程序,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不多,破坏性也不大。现在装模作样的关注一番没什么意义,真正的挑战是在上市之后。”

    说罢,又补充道:“上市的目的是为了融资,不过人性本贪,总希望钱越多越好,股价涨的越快越好。于是杠杆效应成了很多人的敛财工具,手里有一百万英镑就敢收购一千万英镑的东西。”

    “这种行为显然会造成股价呈爆发式增长,尤其是球队表现良好,一切看似井井有条的时候,投机者会抓住时机进行炒作,抬高股价后迅速抛出,大赚一笔。”

    “而众多小投资者则会盲目跟风,直至被套,割肉或者深度套牢。对于球队来说,股价波动越剧烈,心态越容易受影响,即使手中持有股份不多,外界压力也会大的出奇,很容易对那些心理素质并不强大的家伙造成心理阴影。”

    “与此同时,股价的正常下跌会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正在修建中的球场会成为股东们急于兑现的抵押,在建设过程以及冠名权的选择上指手画脚,造成短视。”

    “这本是股市中的正常风险,但若有俱乐部高层参与其中,破坏性可想而知。”

    一席话说的两女瞪大了眼睛。

    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股市中的风险居然会如此之多,如此之大!

    尤墨这种通过踩人上位的家伙,怎么可能不被人记恨,俱乐部高层又如何甘心让一个年仅20岁的家伙成为决策者?

    如果其中有没底线的家伙参与炒作,最终导致股价大起大落,尤墨这种大股东的身家肯定会随之动荡,剧烈波动。

    上涨了好说,下跌岂不肉痛?

    虽说球队战绩是股价的保障,可漫长的赛季中谁也没办法一直高开高走,总会有起伏不定的阶段。

    难道要在上涨时抛出变现来规避风险?

    尤墨可是球队的主心骨,一旦被人发现他在抛售股份,会引发怎样的地震?

    “曼联是如何预防的呢?”

    王*丹左思右想没个主意,结果抬头一瞧,两个货居然天南海北聊到别的话题了,于是强忍住咬人的冲动,努力用正常的语气说话。

    她忽然想起,曼联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应该也经历过股市带来的种种影响!

    为此她完全忽略了卢伟加入曼联的时间,以及这种俱乐部高层才能知晓的秘密,怎么可能被一个毫无根基的东方面孔了若指掌。

    结果自然悲催。

    “曼联刚上市那会没什么竞争对手,又不用盖球场,阵容也足够厚实,和现在的阿森纳是天壤之别。”

    卢伟随口说罢,没有马上转头,显然在等问题。

    王*丹岂是容易气馁的家伙,眼睛一转又问道:“上市也不意味着撒手不管吧,既然股价波动剧烈会反过来影响球队,那总该有措施预防才对!”

    “是的,放手不管只能深受其害。”卢伟微一点头,笑道:“对于股价的不正常波动,俱乐部要有应急方案来平稳投资者心态。比如在剧烈上涨时大量抛出股份放大成交量,让炒作者难以为继。股价重度下挫时大幅吃进,避免恐慌性抛售。”

    说完又补充道:“大起大落不会让投资者充满信心,一支走势平稳缓缓上行的股票才具有长期持有的品相。”

    “哦......”王*丹拉长声音应了一声,眉头稍解,“意思是说,就像两军交锋一样,通过买进卖出来博弈?”

    “没错。”卢伟脸色依然平静,目光转过,“确切说,是三方博弈。”

    “呀,怎么能忘了大脑袋家伙和他的球队!”郑睫听了半天课,总算反应过来了。

    尤墨抬头瞧了瞧时间,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散会,吃饭去!”

    郑睫眼疾手快,跳起来一把拽住,“说是不说,不说不给吃中饭!”

    “呃.......”尤墨双手举起作投降状,省的家中母老虎想入非非,“听你们纸上谈兵了半天,怕是到时候心理素质不过关。”

    “嗯?”两女顿时楞住。

    “是啊,纸上谈兵,打发时间而已。”卢伟随口说罢,起身,小碎步飘了过去。

    王*丹显然反应慢了,没来及拽住,只能恨恨说道:“逮住一个是一个,好样的郑睫!”

    “哼哼,早有所料!”郑睫一脸得意,手上使劲拽住了,“一瞧他摇尾巴,就知道想开溜!”

    尤墨只好乖乖坐下,缓缓开口。

    “股市带来的刺激会让人吃不下睡不香,其中滋味试过才知道。”

    “就像恋爱一样,纸上谈兵越多,到时候露馅的可能性越大。”

    “所以不要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经历过大风大浪才能保持平常心。”

    .......

    吃完午饭,家中支起了两桌麻将,老人一桌,女人一桌,剩下的两个男人刚好一人伺候一个小公主。

    热热闹闹一个下午之后,郑睫与卢伟驱车返回,家中开始打扫战场,准备晚饭。由于晚上有节目,早早洗漱完毕之后一男三女心照不宣,陆续进了王*丹房间。

    尤墨走之前的那个晚上算是王大记者的独角戏,其它两女只有羡慕的份。考虑到他连续恶战带来的体力影响,真刀真枪上阵时也没玩的过火。

    现在国内纷繁芜杂的局面总算理清,距离亚洲杯决赛也过去了整整一周,就连旅途劳顿也在昨晚得到了充分缓解。这种情况下若不玩点花样助兴,实在是暴殄天物。

    何况还有约定,老司机也忍不住好奇,想瞧瞧一个月的时间里家中女人会有怎样的变化。

    “哟,今天有点迫不及待嘛!”

    晚上八点半不到,瞧着最后推门进来的家伙那股含羞露怯的样儿,王*丹忍不住出声调*戏。

    江晓兰原本已经鼓起勇气想改变一贯作风了,奈何那货一走就是一个月,没机会实践一番。现在一回来就要用充满情*色意味的表演让他大开眼界,自然有些紧张,怕自己搞砸。

    于是听着调*戏也不敢反驳,弱弱地抗议道:“怕你们等的不耐烦嘛,就洗的快了点。”

    “口不对心呐,啧啧!”王*丹上下打量了一番,吩咐道:“妹妹去检查一下,看是不是一见她男人就忍不住了!”

    话音一落,李娟眼疾手快,一把抱住想要逃跑的江晓兰,手法娴熟地撩起后裙摆,从臀缝儿探了进去。

    一摸之下立即惊呼,“姐你太神了,真的呢,管家上面害羞,下面一点也不害羞!”

    私人领地被占,江晓兰哪能甘心,刚好这段时间天天练习舞蹈身上有了股劲,于是用力挣扎的同时,伸手握住对方胸前两座高峰,恨恨说道:“娟姐你就助纣为虐吧,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了!”

    王*丹一脸得意,转头问道:“瞧见没,身材有没进步?”

    尤墨哪能视而不见,早就瞧的咽口水了。

    这货整整一个多月未近女色,兄弟早就天天抗议了。这种状况下别说情*色表演,两女上演这一出就足以让他举旗示意,恨不能马上操戈上马,驰骋一番。

    奈何这种场合他说了不算,就连何时真刀真枪上阵都得听安排,于是只好强忍住口水,猛点头道:“看起来都瘦了,腰是腰,臀是臀,胸是胸,线条感十足。”

    “我呢?”王*丹眼尖,一把握住了,仿佛觉得不过瘾,又松开,探手进去握住,才满意地哼哼道:“想死我了,日思夜想,就等着它来止痒了!”

    尤墨哪能甘心束手就擒,双手探出,一手一个丰满的家当握在手里,细细把玩,口中感慨道:“我也想你们呐,不然打小日本哪来那么大劲头!”

    “哟,想起陈年往事了?”王*丹一听立马停止动作,一脸神往,“其实经历那么一遭也不错,要不哪能瞧的出来你是不是真心对我!”

    “是啊,谁说不是呢。”尤墨也停了动作,目光转过,瞧着房间里嬉笑玩闹的另外两个家伙,“也多亏了她们,我才能挺过那一关。”

    王*丹叹了口气,声音却有股说不出的轻松,“是啊,多亏了她们,不然我现在真没信心能栓住你!”

    “所以呢。”尤墨笑了起来,眼睛眯眯着,很喜庆的样子。

    “有危机感不是件坏事,老是停留在原地,再好的风景也会审美疲劳。”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