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支气管肺炎是一种常见的慢性呼吸系统疾病,这类疾病会导致患儿一直咳嗽,同时会导致患儿的身体较差,我们在治疗的同时一般都会搭配饮食来治疗。那么小儿支气管肺炎的食疗方法有哪些呢?

    来人正是刘明亮,此人带过尤墨一堂守门员课,后来与摘桃子的孙永康一起支援少年队,直至比赛打完。

    两人之间虽然交集不多,但也算故交,彼此印象一直不错。此时乍见颇为惊喜,拉住手好一通感慨。

    尤墨本就是个念旧的家伙,何况是这种刚上路时认识的圈中人。于是两人聊的忘了时间,也没管身边的三女,直到训练已经开始好一会了,才挥手作别。

    聊的内容以这货的留洋经历居多,对于全兴目前的状况都避而不谈,颇有默契地叙完了旧。

    尤墨依然保持着足够的耐心,更不会轻易透露自己的真实目的。即使时间紧迫,任务严峻,也不会让他改变行事风格。

    不过除了刘明亮之外,也没其它人过来凑热闹,所有人都在按步就班地进行着训练。

    其实全兴俱乐部上下没人不认识这货,只是彼此所处的世界差距太大,才被很多人刻意描黑,即使瞧见了也当没看见,省的让人留下抱粗腿的印象。国人的面子观一向很重,同行是冤家尤其严重,眼前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

    毕竟有缘无份,他取得的成就与全兴实在没什么关系,他们连梯子都算不上,顶多就一台阶!

    何况还有当年被围攻那件事情横在彼此之间,成为一道越不过去的槛。

    从这一点来说,这里的确不欢迎他过来。

    全兴一队有卫群在,尚能压制住那些明里暗里黑他的言论,这里天高皇帝远,什么样的鸟儿都有,因为眼红妒忌背后说闲话的不在少数。现在别人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只好视而不见了。

    好在全兴高层同样不欢迎他的到来,没有下达诸如热情招待之类的命令,才让彼此之间少了些尴尬。

    今年的甲A联赛已经过半,赛季前投入巨资补充兵力,并请来外教塔瓦雷斯,刮起“黄金旋风”的全兴队,正处于争冠的关键阶段。俱乐部上上下下都把目标集中在一线队中,原本就马马虎虎的青训梯队更是爷爷不疼,姥姥不爱,据说训练补贴都比往年少了。

    现在忽然瞧见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外来客,难免会让他们心中腹诽不断。

    这是来寒碜人的吧?

    “很不受欢迎啊,你的人气呢?”

    各个场地转了一圈之后,王*丹把手中的摄像机关了,一脸戏谑地凑了过来。

    尤墨正在和李娟交流,内容是业务方面的。

    两人是名副其实的同行,虽然实力没法比,但若论国内状况的熟悉程度,这货还真不如对方。尤其是涉及到青训内容这一块,李娟往往能说的头头是道,专业程度还在他之上。

    毕竟12岁就进了专业队,且一待就是12年,亲身经历的东西说出来更贴合实际。而且国内女足的训练方式一贯是参照男足进行的,先进算不上,比起老外那种业余级的训练方式要专业的多。

    尤墨虽然也在专业队待了几年,但国内经历少的可怜,除了选拔赛与世少赛,压根没有在国内经历过完整的青训调教。于是眼前这种训练方式对他来说颇为陌生,需要多看多听才能明白其中原理。

    他当然不是来学习国内先进理念来了,只是亚洲人的身体素质连中游都算不上,他这种球场野兽压根没有代表性。为了打造一套既有欧洲青训风范,又贴合实际状况的青训体系,需要了解的东西有很多,当然也包括老一套训练方式。

    从这一点来说,李娟也算找准了定位,开始逐渐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是啊,原以为高层不欢迎我,现在才发现,基层同样不欢迎。”

    尤墨摊手说罢,一脸无奈。

    这货其实早有心理准备,尤其是刘明亮居然不问他来干嘛之后,心下已经了然。

    这块土地处处有他存在,却又处处排斥他的存在。甚至包括全兴一队在内,都有他的阴影留在很多人心中。

    “呃,我在之前曾经打听过.......”

    小李现在升级成了李秘书,不过话语权仍然少的可怜,说话之前甚至还想先举手。

    好在除了王*丹之外,其它两人都不会拿架子,也不会故意把气氛弄的过于严肃。于是瞧见两人一脸专注的表情之后,鼓起勇气道:“国内的风气就这样,尤其是足球这种曝光度很高的运动,球员教练都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不喜欢被人拿来比较,也不愿意承认差距。特别是这种不用比较就一目了然的状况.......”

    “形象?”王*丹果然适时跳出来抢戏,声音偏冷,“他们的形象很高大嘛!”

    说罢,又斩钉截铁地补充道:“讳疾忌医,早晚要被日韩甩下!”

    一听这话,尤墨在心中竖了个大拇指,面上只是淡淡地说道:“好面子嘛,小事一桩。”

    “小事一桩?”王*丹顿时炸毛,若不是有外人在,当场就要揪住了问个究竟。

    “怎么能是小事呢?”李娟都没法站在他这一边了,声音里透着一股不理解,“因为面子放不下身段,明明有先进的理念在那摆着却仍然坚持老一套,宁愿用外行管理内行也要维持所谓的平衡,怎能说是小事一桩?”

    “日韩?”

    小李却没有其它两女那么激动,反倒一脸好奇。

    她毕竟不是内行,临时补课也不会岔到邻国去,此时乍闻之下很想听个究竟。

    中日韩在足球方面是最合适的比较对象,眼下国足在留洋这一块明显占据了上风,一时间国内媒体都很高调,喊出的口号也没把邻邦放在眼里。

    虽然今年的亚洲杯与两年后的世界杯上,看好国足的人不在少数,但在长期发展这一块,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她很想听听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家伙有什么看法。

    不过她也瞧的出来,尤墨虽然随和,但绝不是心中没主意的家伙,否则她心中的霸道总裁也不会乖乖跟在他身后了。

    这让她的期待落空的可能性很大,只有回去多查查资料再找机会问了。

    结果没想到!

    “日韩的确比我们低调,步子迈的也更沉稳踏实。如果继续这么搞下去,被人甩下是迟早的事情。”

    尤墨没有理会齐齐跳脚的两女,反而转头向她解释起来。

    “其实任何运动项目都有共通性,都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搞好的。尤其是发展历史超过百年,职业化历史超过三十年的现代足球,已经成为一种体育文化,渗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拥有良好的群众基础,相对完善的梯队建设与基础设施,以及人们高度的认可与参与。”

    “而我们只是把它当成一项运动,甚至一件工具在操作,根本没有把它融入到社会文化当中,也没有用心去推广建设,只是凑热闹而已,很快就会原形毕露。”

    “由于巨大利益的存在,这种急功近利的方式会造成腐败滋生,最终导致国家机器干预,洗牌重组。”

    话到这里,尤墨停顿了一下。

    果然,原本不忿的两女齐齐瞪大了眼睛。

    她们猜的到,也曾经听说过不少有关于国足内部的腐败传闻,但国家机器意味着什么,她们实在没办法联想到一起。

    有那么严重?

    从上到下来一次大清洗?

    那些为人熟知的名字,难道会锒铛入狱?

    不是说面子问题是只是小事一桩吗,怎么会有如此严重后果?

    “呃,真想不到,您对国内状况居然这么了解!”

    一片安静之下,小李小心翼翼地打破了沉默。

    尤墨没有让她唱独角戏,欣然说道:“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即使人没回来,心中有块地方始终留给这里。”

    说罢,目光转过,朝着绿草蓝天。

    良久。

    “面子问题对别人来说可大可小,对我来说只是件小事。”

    ......

    考虑到总裁与秘书的身体状况,以及炎热天气带来的不便,下午训练还没结束的时候,四人已经驱车返回了。

    整个过程波澜不惊,除了王*丹获得了一条捷径之外,其它收获平平。不过亲身经历了一遭,并留下影像资料之后,他们这趟也算完成任务,剩下的只是打入内部,深入了解情况。

    与官方姿态展开各种调查的苗丽不同,尤墨更关心这种体制下人们的心理状况,因此花些时间,费些心思也再所不惜。

    于是在驱车返回之后,他就吩咐小李,在县城档次最高的饭店定了个包厢。

    如他所言,边交朋友边走江湖。

    其实一直以来,这货在结交朋友上都只走心不看外表,因此三教九流都能入他法眼,受他恩惠的同时,也确实给他提供过不少帮助。

    从这一点来看,他的大佬风范尽显,教父之风初露峥嵘。若不是心系国内,阿森纳高层将因他彻底清洗,甚至包括主席希尔伍德在内,都会在权利斗争中被他左右。

    “姚厦打了个电话,要过来,被我拒绝了。”

    晚上六点不到,四人已然就座。五位客人还没过来,想必是需要请假才能成行。

    尤墨刚坐下电话就响,不过没几句就说完了。

    “为啥不让他过来?”李娟皱了皱眉,有点没想通。

    “是啊,姚厦比我受欢迎多了。”小李同样想不通,笑着说道:“若不是王,王*丹沉着冷静,咱们说不定还找不到敲门砖呢!”

    “小事一桩,不值得挂在嘴边。”王*丹难得低调,随口问道:“他也算荣归故里了,假期有什么计划?”

    “你才是他的经纪人吧?”尤墨一脸蛋疼,不过还是老实交待了。

    “没打算出去旅游度假,忙完之后就会回到曼彻斯特,大概能提前半个月吧。”

    “他从小就怕我,没办法!”王*丹一脸得意,杏眼眨啊眨地卖萌道:“我哪能一个个管的过来,他身边有卢伟,自然不需要我操心!”

    “哟,学会偷懒了!”尤墨一脸惊喜,仿佛偷懒是件很光荣的事情。

    李娟听不下去了,果断插入道:“为何不让他过来?”

    “他要过来的话,这里所有人都会对咱们笑脸相迎。”

    王*丹随口说罢,一脸淡淡的笑容,像极某个家伙。

    “不过,那是你们想看到的笑容吗?”

    话音一落,气氛有些莫名。李娟与小李对望一眼,很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王*丹与尤墨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着有天南海北的聊天。

    聊没一会,尤墨忽然想起件事,于是吩咐道:“归队之前可能有场比赛等着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

    “哦,好。”王*丹稍稍皱了下眉,说完就陷入了沉思。

    尤墨刚好起身上厕所,顺便掏出了电话,打算给卢伟拨一个。

    两人基情复燃之后没有同行,现在一个国内,一个美国。其实国内的烂摊子太大,这货即使手眼通天也要费尽周折才能收效,如果有军师在侧无疑会事半功倍。不过这货显然认为陪伴家人对那货来说更重要,郑睫比他们还要满天飞,正是需要抓紧时间播种的那种类型。

    这会打电话也不是汇报情况,只是日常问候,省的管家问起来时又挠头。

    结果打通之后迟迟没人接,也不知道是时差问题还是没带电话。尤墨于是收了手机,直奔楼下卫生间。

    下到楼梯口时遇见了个长发青年,原本可以侧身而过,可对方明显楞了一下,于是两人肩膀轻碰,算是提前打了个招呼。

    尤墨真没打算在尿急的时候与人聊天,奈何对方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叫住了他。

    声音很是客气,与油头粉面的打扮很不相称。

    “那个,对不起,可以问您个问题吗?”

    “说吧,我的输尿管很长,还可以坚持五分钟。”尤墨一贯地实话实说,不怕丢人的那种。

    孙小轩果然没有心理准备,使劲咳嗽了两声才能正常开口,“您以前在少年队,得罪过人吧?”

    “是啊。”尤墨也稍稍有些惊讶,点了点头道:“恩怨没有结清,这趟回来也算给彼此个机会。”

    一听这话,孙小轩居然笑了。

    “我就知道,那么优秀的姐姐能甘心情愿地跟着您,您一定有过人之处!”

    说完又补充道:“除了球踢的好!”

    这话夸的尤墨都不想去尿尿了,于是欣然开口道:“看来你对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嘛。”

    孙小轩点了点头,一脸严肃。

    “他们想来却没来,我想来就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