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在白天的时候出汗很少,但是一到晚上就会出很多汗,那么冬天晚上睡觉出汗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睡觉出汗应该怎么办呢?下面大家就跟着我一起来看看冬天睡觉出汗的具体原因吧!

    对某些人来说无比漫长,对某些人来说极其短暂的一夜过去,太阳照常升起,忙碌的一天拉开了序幕。

    由于是周一,大部分单位或者公司都有开例会的传统。足协也不例外,不过相比于一个月一次的工作汇报,一周一次的例会往往没什么干货,带着耳朵去听就行,心在不在问题不大。

    当然,那是以前。

    现在是非常时期,得竖起耳朵听,得仔细观察,还得用心琢磨,才能敏锐把握住风向,以及双方的实力变化。否则一步踏错,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这种心理支撑下,大部分人都持观望态度,没有明确信号绝不往前多迈一步。即使他们心中有了情感偏向,也敌不过“利益”二字带来的压力,无法支撑他们站出来表明态度。

    毕竟不是初涉江湖的菜鸟,在他们心中,“冲动”二字带来的破坏远远超出了建设。

    从这一点来说,理想主义者是无法在官场中生存的,那些以“改革家”自称的家伙们,开场时越风光无限,悲剧收场的可能性就越大。

    眼前这位大佬显然是其中一员,因此他们更关注的是风光背后的暗流涌动,那些外界热议的话题在他们心中没什么分量。

    于是在会议开始前,早早就座的人们面色如常,眼睛却不停地四下观望。

    结果让他们有些失望,大佬们个个都是熟悉的样儿,有些还在笑着打招呼,来几句日常问候,压根瞧不出山雨欲来的压迫感。包括阎事铎在内,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仿佛昨天发生的一切早已成为过去。

    由于昨天是周末,他们又没有接到通知,新闻发布会的细节他们只能通过脑补去获得。这让他们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看起来只是大佬们之间的博弈,于他们而言是神仙打架。

    对此他们持怀疑态度,不过没人会主动问起,瞧着时针一步步接近九点,他们的心跳开始加速,额头冒汗。

    这是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表现,对于顶尖运动员来说是家常便饭,对他们这些官场中的老江湖来说有些难得。

    对未知的恐惧让他们本能地排斥变革,心中潜藏的渴望又让他们蠢蠢欲动,如此矛盾的心理让时间变得难熬,短短几分钟仿佛半个世纪那么漫长。

    终于,时针指向了九,这个在汉字中最吉利的数字!

    “诸位都很准时,看来心情非常迫切。”

    一片安静中,阎事铎开了腔,声音低沉有力,听起来有种直入人心的冲击感。对于他们这些渴望获得信号的家伙而言,如同天籁般动听。

    结果没想到,一上来气氛就被破坏了。

    “呀,看来我又迟到了?”

    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让所有人齐齐转头望了过去,有些心情紧张过度的家伙忍不住笑出声来,仿佛一场严肃无比的审判大会上居然有人堂而皇之地放了个屁。

    如此破坏气氛的行为吸引了他们全部的注意力,以至于本该值得留意的东西反而被忽略了。

    对于他的到来,那些同样被排除在新闻发布会之外的大佬们会作何想?

    恼羞成怒?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比起上次而言,这次不算什么。”

    阎事铎脸上的讶色一晃而过,没人注意到,不过接下来示意秘书加把椅子在身边的举动,暴露了真实状况。

    原来不是准备好的双箦!

    这让他们的心情愈发紧张,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由于从门口到会议主持人所在的位置有一段距离,他们总算有时间观察一下大佬们的反应了。

    结果不出所料,除了阎事铎与王俊笙之外,所有人脸上都有厌恶之色,仿佛瞧见了一只苍蝇在面前晃悠,赶也赶不走。

    “我来凑凑热闹,等会还得去参加个活动。”

    尤墨的声音听起来稀松平堂,但在这样的背景下给他们的感觉却一点也不平常。

    明知自己不受欢迎,甚至被人仇视,敌对,还要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这人不是良善之辈!

    黑历史果然不是瞎编,是个狠角!

    “哦,小尤既然时间紧,那我们快速进入正题好了。”

    王俊笙的声音缓解了紧张气氛,尤墨双手抱拳谢过的举动,又进一步降低了剑拔弩张的氛围,于是经历了一番波动之后,他们的心情又回到了原点。不过相比于刚开始那种对未知的恐惧,他们的心里踏实了不少,像是完成了热身一样。

    阎事铎再度吹响了哨声。

    “既然需要快速进入正题,那我长话短说。”

    “职业联赛发展至今,球市依然火爆,俱乐部却个个叫苦不堪,究其原因,我认为是干预太过,市场化远远落后于职业化进程造成的。”

    “为什么干预太过,是俱乐部不懂经营,需要我们帮忙指点迷津?”

    “我相信在座的诸位都很清楚,在市场经济这一块,商人比我们更懂如何操作,如何把握机遇。而我们所制定的条条框框,说白了就是为国家队出成绩服务。”

    “其实两者并不矛盾,俱乐部经营得当,球队人才辈出,国家队自然实力雄厚。”

    “可惜事与愿违,在制定条条框框的过程中,巨大的利益让原本可以双赢的局面变成了剃头挑子一头热。”

    话音一落,偌大的会议室里安静的能听见时针滴达作响。

    “巨大的利益”五个字眼,仿佛一把利刃直插心底,恐惧与绝望一起涌来,让他们眼前发黑,需要用手支撑着点什么才能坐的住。

    很明显,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无论主动与否,好处是实实在在装在口袋里的。而台上这位大佬刚上任就被孤立,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双方俨然站在了对立面,他们成了被审判的对象!

    这种情况下唯一的救命稻草是“法不责众”,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其它大佬奋起反击,救他们于水火这中。

    果然,有人出头了!

    “发表下不同看法。”

    孙宝容咳嗽了两声开了腔,神色还算平静,不过眼睛里的警惕之色瞒不过有心人。

    “我认为这六年来,足协的工作是著有成效的,咱们的男足进了世界杯,女足拿了世界杯冠军,在各自领域都往前迈进了一大步。至于俱乐部发展受到影响,我觉得其中肯定有水分,优胜劣汰嘛,竞争不过别人不从自身找原因,想扶也扶不起来!”

    这话让他们松了口气。

    在他们心中,舆论的口水淹不死人,领导的一句话就能定生死。既然有如此突出的政绩,有几家维持不下去的俱乐部没什么大不了,完全可以归咎于自身管理不善。

    甚至他们拿到手中的好处也可以被人为抹平!

    果然!

    “至于巨大的利益拿来干嘛用,在座的诸位都很清楚,帐面上也写的明明白白。”

    “咱们的基础设施落后太多,到处都是窟窿,没钱寸步难行呀!”

    这番话算是彻底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以至于个个神色轻松,打了胜仗一般得意洋洋。

    于是望着台上两位的眼神就有些不屑,一副安心看笑话的模样。

    可惜事与愿违,阎事铎面无表情,尤墨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两人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阎事铎的声音缓缓响起,不卑不亢。

    “我这有一份资料,是有关于这六年来各家俱乐部经营状况的,一一读来可能耗时比较长,那我简短摘录一下。”

    “全兴俱乐部在94年的投入是100万RMB,去年的投入是4000万,五年时间,翻了四十倍。其中还不包括蒲江基地建设投入的3000万。”

    “而他们的营收总额去年是1200万,即使加上广告效应带来的销售增长,也不过2000万出头,还有接近一半的窟窿堵不上。”

    “这并不是个案,14家甲A俱乐部里面,有12家营收总额不到投入的一半!”

    “那么我想问一下,所谓的优胜劣汰,就是不断往里砸钱,看谁家底厚吗?“

    “至于基础设施,这儿还有一份更详细的资料。”

    “六年来,我们在基础设施上面的投入高达1亿8千万,但从去年收集到的数字来看,这六年来我们的足球青少年数量,仅仅从5万上升到了12万!”

    “这个数字对于2亿这个基数而言意味着什么?”

    “千分之一还不到!”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的76万,日本的148万。”

    一连串数字砸下来,一张张脸变了色,其中一张更是面色铁青,衬托出眼睛里的血丝愈发可怖。

    “数据来源有问题,不可能这么低!”

    身为目光焦点,卫少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目而视。

    话一出口立即引来一片侧目,不过侧目归侧目,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往回落了不少。

    数据统计这种东西太容易作假了,尤其是涉及广泛的大数据,辨别真伪需要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需要很长周期才能得出结论。如果双方在这上面扯皮,那可以做的文章一抓一大把,结果也有很大斡旋余地。

    从这一点来说,大佬之间的较量在关键证据没有出炉前,会陷入无尽的扯皮当中,只靠嘴皮子获得不了压倒性优势。

    “数据来源有没有问题我不太清楚,也没兴趣辨别真假。”

    谁也没想到的家伙站了起来,从裤兜里掏了张折叠整齐的报纸,扔在了桌面上。

    起身,往出口走去。

    “出门的时候看到张报纸,上面的内容挺有意思,就买了一份。”

    “看完之后难辨真假,觉得应该送过来让大家帮忙瞧瞧。”

    “结果出来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

    最后一个字说完,人已到了门外。

    那份报纸顿时成了目光焦点,阎事铎一头雾水地拿起来扫了一眼,顿时色变!

    “百场金哨现身天上人间夜总会,一夜挥霍十万!”

    “足协大佬全程陪同,疑为一周后的比赛进行公关!”

    “涉黑,涉黄,涉假,中国足球难有出路!”

    除了横七竖八的大标题,还有不少醒目的照片,上面的人物虽然没有正面全脸,但他们这些圈内人只需瞧一眼,就能对号入座。

    陆峻,张建强,卫少辉!

    .......

    风暴是在中午刮起的,《新京快报》成了一匹黑马,引领了这一波足坛反黑风暴。

    虽然所用手段是最为人所不耻的偷拍,但这一次舆论站在了他们这边,把矛头指向了那些戴着各种面具高高在上的家伙们。

    与此同时,足协内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阎事铎搞政治斗争的手段或许并不高明,但如此明朗的局面如果把握不住,实在有辱掌门人名号。

    在他的主持下,内部风暴愈演愈烈,那些有心上岸的家伙们个个争先恐后,让他手中的材料越积越多,真相愈发触目惊心!

    陆峻是王俊笙与年维四向亚足联大力推荐的,98年成为国内第一名国际级裁判员,目前执法国内联赛的场次已经超过百场,除了孙保洁之外无人能比。在这次的汇报演出筹备工作中,足协钦点此人为当值主裁判,并没有引起任何异议。

    现在则牵一发而动全身,拽出来一整条利益链!

    足协官员通过收买裁判来控制比赛!

    由于身份敏*感,裁判员与俱乐部之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出入各种场合都会注意避嫌。足协官员则没有这份顾虑,俱乐部如果想获得有利判罚,直接进贡给他们,由他们与裁判员沟通联络就行。

    如此一来,进贡就成了常态,价码也开始水涨船高,一场关键的保级或者争冠比赛中,金额可达50万以上!

    这几乎等于一场关键比赛的奖金了,最后却悉数落入足协官员与裁判的腰包!

    风气已成,俱乐部每年的开支中,用来公关的费用大多已逾千万!

    这同样属于行贿,严格说来是要坐牢的,但供出这些内幕的家伙们很清楚,牵涉到的范围越广,人越多,法不责众的可能性就越大。而那些风口浪尖上被人抓了现行的家伙,即使拉了人垫背,也挡不住众口铄金!

    三天后,更大的内幕消息让所有关注者目瞪口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