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的世界,那些所谓的“天敌”“一辈子的敌人”,往往只是媒体们无聊的炒作。而那些真正的竞技人们,那些视比赛如生命的家伙们,有且仅有的天敌,只是自己而已。唯有自己,才值得,才足够,抗争一辈子!祝各位书友热情犹在,青春不老!

    南韩队门将脸色铁青,嘴角抽搐了几下,咀嚼肌明显的鼓胀起来,看着瘦高个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后,一脸的嫌恶,转头把口水吐在地上,拍了拍巴掌。

    身旁最后一个家伙,一直安稳地站着的小个子,一脸的兴奋却掩饰不住,嘴角含笑地听着掌声过后一串简短有力的声音。

    翻译明显比刚开始的时候有底气多了,毕竟嘛,即使是拿钱帮人办事,也不想在自家门口被这些外来的家伙看扁。刻意加了些自以为是的抑扬顿挫后,声音听起来就有些违和,像是个蹩脚的演说家。

    “很好,出乎我意料的好!但大韩民族从来不知后退为何物,希望你们也是如此!”

    说罢,南韩门将朝旁边快按捺不住的小个子点了点头。

    小个子嘴角眉稍满是笑意,像是个刚得了心爱玩具的小孩。一跃而起后,接了两个小跳,脚下安了弹簧般,在快速移动活动着自己的每一处关节。

    尤墨有心吐槽几句的,实在是上升到民族矛盾高度也太夸张了点。但一转头,看见满脸放光,激动到就快不能自己的两个家伙后,也就释然了。

    军队待惯的家伙嘛,这种时候,这种话语,瞬间就把他们点燃的很是彻底。

    这货演技也是了得,马上抿住嘴,把脸绷紧,怒吼了一嗓子:“加油!”

    隋东谅已经几个大步跨入场地央了,听见声音也没回头,大吼一声算是回应后,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家伙。

    满脸微笑,一副人畜无害模样的小个子。

    慢慢的,仿佛从那上翘的嘴角,微微眯起的眼睛感受到一丝冰冷的杀气般,心一凛!

    果然,厉害的家伙往往不动声色!

    一股豪气从心底迸发,在喉头喷薄欲出,隋东谅双拳握紧,用力捶在自己胁下,怒吼不绝。

    直到此刻,直到遇见这么个深不可测的对手,他才真正的感受到:自己,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无悲无喜,不惊不怒!

    忽然就觉得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那看似坚强的外表下,掩藏的是一颗多么脆弱的心;那一脸的冷竣神情,不就是为了掩盖那敏*感的自尊吗?!

    竞技运动员,背着如此多的负重,还能有多少注意力留下,还能有多少精神放在比赛本身上?

    ————

    对决本身并无悬念。

    五分钟后,完全跟不上对方动作的隋东谅,被一记漂亮的上踢结结实实的蹬在下巴上。“轰”的一声巨响后,毫无保护动作的隋东谅结结实实的躺在了地上。

    李建看的很仔细,此时真是五味杂陈。

    心满满的期待,最终却只收获了这么个结果出来,按理说应该是失望之极的,但奇怪的是,自己却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甚至是平静之余还有些喜悦的情绪出来。

    这家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明显的长进了嘛!

    双方实力的确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虽然块头和力量上隋东谅占些优势。但小个子的灵活性,技术能力,动作协调性,都明显超出一大截出来。

    更为可贵的是,在如此明显的优势下,小个子一点也不冒进,稳扎稳打,一击得手决不贪功。把自己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不说,还把对手压制的毫无脾气。

    在被动防守逐渐耗尽体力的隋东谅,不但没有急躁,反而十分冷静的积极应对。看出局面发展对自己不利后,迅速求变尝试了几次高难度动作,甚至在战术上也主动作出改变,试图引*诱对手。

    无奈对方毫不动心,一心等待双方体力差距逐渐加大,直至节奏上完全脱节后,才全力出击,一举破开防守,奠定胜局。

    如此平滑的局面和结果让当事人都很平静,与周围的一片叫好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隋东谅双手撑地,挣扎着坐了起来,直喘粗气,浮肿的嘴角和脸颊上却是满满的苦笑。

    小个子原地鞠躬致谢,胸口起伏不断,看样子也是体力消耗甚巨。

    李建看的真切,没有急着去扶隋东谅起来,转头看了眼目不转睛盯着场上的尤墨,心头一阵窃喜。

    以南韩队这些家伙的脾气,以多打少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因为体力下降换人的,那下场对决之前,自己这边就已经有了体力上的优势。

    果然,脸色稍缓的南韩门将很有些迫不及待的朝尤墨勾了勾手。

    “我们人多,不用休息了,你直接上!”

    在李建那殷切的目光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家伙果然没让他看错,懒洋洋的声音在这种时候听起来让人莫名的一阵蛋疼。

    “这么打,肯定累坏了吧。打得还是不错,我等你分钟。”

    嗡嗡的议论声马上响起,南韩队门将很有些愕然的看了眼缓慢活动着筋骨的家伙,微笑着摇了摇头。转头,朝同样一脸疑惑的小个子点了点头。

    不用说青筋直冒,额头上隐现汗珠的李建,就连一贯痛恨乘人之危的隋东谅都有些想不通了。

    他现在真是一丝傲娇情绪都没有,只是把这当成一场比赛,只是想取得最终胜利而已。那眼前利用对手逞强的劲儿,把体力优势发挥到极限,岂不是一种合理的战术?

    但想不通归想不通,真要开口问一下那可真做不到了。

    不过,问不问也无妨。这个自己一点也看不透的家伙,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更何况,心都已经静下来了,与其急着问出缘由,真不如自己慢慢思考得来的结果更深刻!

    ————

    分钟后,场上静立的两人开始行动了!

    双方的对峙很有特点,小个子明显体力恢复的不错,脚步轻盈,移动迅捷之余,步法变幻莫测。尤墨则完全是一步一个脚印的移动着步子,甚至在对方迅速接近到自己侧面的时候,依然不为所动,节奏不变,沉重且缓慢的凝聚着气势。

    双方都没有轻举妄动,但一分钟还不到,汗珠却迅速的在头顶聚集,顺着下巴滴落下来。

    就在围观众人都看不出来对峙将在何时结束时,一声长啸却骤然而至,扰人心神的同时,打乱了小个子的节奏!

    尤墨的攻击,是在啸声发出前做出的,但间才开始吼出的声音,明显的干扰了对方的判断!

    这次攻击,和隋东谅之前与瘦高个交手时成功欺骗了对手的那个动作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在虚实结合的时候,吼了这么一嗓子!

    于是,明知对方很可能是虚招扰敌的家伙,在被啸声干扰了那么一瞬间之后,就更无从判断对手的下一招是虚是实了。而且,眼看着对手虚招完成近身后,闪避也嫌过于仓促,硬扛之余伺机反击,先找回自己的节奏明显才是最佳选择了。

    小个子的神情,从那一瞬间的慌乱迅速走了出来,面沉似水,目光如矩。

    对方的下一步选择依然出乎意料!

    近身短打!

    竟然舍弃了自己身高臂长的优势,贴近了和对方比速度,拼技巧!

    心头大定的小个子,动作更加迅速灵活,力量虽然处于下风,但对抗毕竟开始不久,而且狭小的空间也阻止了对手尽一步发力的可能。

    见招拆招,拳脚接触了几次之后,反击的想法开始在心蠢蠢欲动。

    以短击长,大意轻敌的家伙,去死吧!

    打定主意的小个子,猛然提高了脚下频率,穿花蝴蝶般迅速移动着,双手更是快的带起一阵残影。

    结果,还是没想到!

    成功的命对方一拳一脚,心得意之极的小个子,忽然就听见空气凌厉的风声了!

    依然是平常的拳脚,依然是毫不花哨简单直接的攻击方式,但风声,虽然不大,却呼啸而来,直入心里!

    随之而来的,先是沉闷的吼声:再来,就是略带些痛苦的嘶吼:最后,只有惨痛的哀号了!

    两分钟,开打仅仅两分钟,成功耗尽隋东谅体力的,灵活无比的南韩小个子,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用嚎叫,诉说着,刚才遭受到的惨无人道的攻击!

    ————

    都是内行,都是高手。

    拳脚带风意味着什么,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这可不是拍电影,对方更不是配合着演戏,那拳脚到肉的沉闷声响,那痛苦打滚的惨状,正是这拳脚威力的最好明明!

    南韩的几个家伙,乱作一团,犹豫了一下,没敢围上来找麻烦,低头一阵快速简短的交流。包括他们的头头南韩门将,都是一脸的震惊,神情略有些不安的看了几眼地上逐渐安静下来的小个子。

    直到看着他终于努力挣扎着坐了起来,费力的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之后,总算长呼了一口气出来。

    脸上的笑容并不吝啬,点了点头,声音依然简短有力。

    “你是个值得敬重的对手,击败你,是我最好的尊重方式!”

    李建和隋东谅,已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面面相觑着,久久的说不出话来,加油呐喊都忘了!

    这个家伙,到底要让我们惊讶到何种地步?!

    雄厚无比的力量,浑然天成的技巧,稳健扎实的心理素质,处处占据先机的战术设计

    原来,只是想让值得一战的对手输得心服口服而已!

    原来,战术的设计和运用,永远都要比地方多考虑那么几步!

    原来,实力和战术,竟然能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