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个官场结构,但官场与官场之间区别是很大的。目前这支国少队,属于典型的非成熟官场结构。原因无它,在于现代足球这种看似熟悉,实则陌生的项目特点。

    就像后来国家队主教练的选人策略一样,土洋之间,各种风格之间,各种流派之间,翻过来掉过去的折腾。

    是的,折腾。

    想搞好出成绩,但不知道怎么搞好它。

    于是,就在别人那看着成熟的体系学点东西回来,在内部懂行的家伙们那挑几个看着不错的,最后再配上自身特色的管理制度。

    就这样,组成了这么个四不像。

    这支国少队,承担着2000年奥运会的艰巨任务,有着巴西留学的美好机遇,承载着国人对足球的热爱和希望。在这种状况下,各方面的重视都是无与伦比的,与之相应的,取得成绩的份量也是满满的。

    其它项目,本项目未能挤进来的教练与队员,眼红也是满满的。

    这支国少队,上到主教练领队,下到每一个队员,他们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各方实力博弈的结果造成了复杂无比的局面,但责任,是要找人来承担的。

    问责制,仿佛就成了这种状况下的最佳选择。

    就像老朱要为排兵布阵,临场指挥负责一般,薛明需要负责球队的衣食住行,本来也属于工作范畴的队伍风气纪律现在属于政工干部苏瑞敏负责。

    出问题找责任人,既节约了间环节,也省得扯皮不休。看上去,这种制度是挺不错的。

    但制度下发挥个人钻研精神是国人特长,如何把成绩往自己负责的一亩分地扯,如何把问题往别人的自留地里推,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国人一向不擅长在会议上决定关键内容,于是,私下交流的目的和内容就成了风向标。与南韩队私斗这件事情,属于大可通天,小可挥一挥手啥也没留下的这种类型。

    首先动作的当然不是抱定心思随它去的老朱,也不是小算盘紧张计算的领队和政工干部,更不会是不太能扯上关系的其它教练员。

    阎事铎!

    人如其名的家伙本来就对球队异类般存在的尤墨兴趣十足,现在又听说了更加胆大妄为的行为出现,胃口瞬间就被吊了起来。

    早饭吃完没一会,就微服私访般的敲起了尤墨卢伟的房间。

    李贴也在,刚感慨完了听见声音过来开门,就见到这么个大佬,于是,瞬间想到可能后果的家伙当时就有点蒙。

    阎事铎见状居然有些得意的吓唬人,把笑着的嘴角抿起,一脸严肃的:“哦,队长李贴也在啊,刚好,一起进来谈谈看法。”

    李贴的脑门上当时就有汗珠冒出来了,应了一声,想使个眼色给身后两个家伙的,想想又放弃了。

    对付这些家伙,自己这角猫的水平,还是当观众吧。

    “阎主任早!”

    恭恭敬敬打完招呼的尤墨,一脸安静的笑容等待对手出招。

    阎事铎对他这种态度也不以为意,转头问一边安心看戏的家伙:“李贴,别人都叫你贴子对吧。你对这件事情,是个什么看法?”

    李贴心头一紧,神情有些慌乱,声音很不自然:“我,我吧,是个东北人,从小也没少打过架。就觉得,南韩那帮家伙,不对,那些队员,是他们心里不服,才上门挑事的。按理说我们应该先和他们好好说说,实在不行再,再,再”

    关键地方卡的李贴脸红脖子粗的,好一会也没跳过去。

    实在是有心想说:“实在不行,再手底下见个高低。”的

    但理智上吧,又觉得应该说:“实在不行,再汇报给教练,寻找更合理的解决方式。”

    阎大佬也是个好玩的性子,对这帮十多岁少年的心理活动更是兴趣十足,也不打断,就这么一脸值得玩味的表情,在那听着看着。

    尤墨却看不下去了,实在是贴哥们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怪可怜的,出声打断:“阎主任你就别难为他了,有啥问题直接问我呗。”

    阎事铎居然竖了个大拇指过来,声音依然一本正经的:“不错,一人做事一人当!”

    尤墨对这半老不老的家伙也是倍感头疼:“那我当您同意了哈,说说自己的看法。”

    李贴有些懊恼,实在是觉得自己有些没用,不但没帮上忙,反而让好兄弟主动出头给自己解围。听他这么一说,忙使了个眼色过来,表情很是严肃。

    尤墨却对这报警信号接收失灵,不慌不忙的解释道:“事情发生的有点突然,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以为是隋东谅主动去找南韩家伙的麻烦,后来得知真相的时候,双方已经在路上了。不过,这么说并不是为了撇清我自己的责任”

    阎大佬果然接腔:“我听着有点像!”

    尤墨懒的理他,自顾自的继续说:“但看着吧,这些家伙并不是简单的想报复而已。你想想,如果只是想报复的话,把人骗出来打一顿不就得了?”

    这段话阎事铎可没兴趣接腔,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结果果然,对方虽然来了六个,从开始直到最后输了走人,一点手段也没耍,完全是堂堂正正的一对一。”

    阎事铎对这一块的内容和李贴挺像,兴趣十足的迅速打断,问道:“意思说你们个,和对方决斗了六场,最后赢多输少?”

    又补充:“比试的不是踢球吧?”

    尤墨早料到这家伙会对这段内容感兴趣了,抓过水杯灌了一口,指挥一旁真正看戏的家伙:“卢总,别装大头蒜了,给人倒水!”

    卢伟应声起来,却见门被推开了一个小缝,两个脑袋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瞅着,于是对他们说道:“进来听故事呗!”

    黄勇和孙治,看清楚里面坐的是谁后,吓的一个哆嗦把门关上之后,嘴里还在念叨:“不用,不用!”

    尤墨没注意这些小插曲,继续组织语言交差:“打架吧,不对,应该叫格斗。为什么这样说呢,还是要从对方接受过的跆拳道训练说起”

    阎大佬对这货讲故事的能力很是怀疑,打断他:“我知道,我在武术队待过,这些懂的比你多。你讲讲关键地方,怎么打六赢了他们?”

    一贯低调的家伙不得不实话实说:“打架这东西吧,和踢球一样,也讲战术,讲策略。南韩的家伙们,自以为常年接受正规跆拳道训练,收拾我们不在话下。结果没想到我们处处出乎他们意料,无论是经验还是技巧,战术,都远超了他们的认识范围。此消彼长之下,胜负的天平就倾斜了。”

    这种没有干货,缺乏激情的说书人手艺很是让在场观众失望,阎大佬作为兴趣最浓厚的观众之一,一脸不爽的问道:“能不能行了!让你说点关键的,你光在那给我打马虎眼。那这样吧,你说说对六是个什么过程!”

    实在不想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家伙被迫屈服了:“嗯,李建干掉一个,隋东谅两个,我个。”

    人齐暴粗口:“我靠!”

    对视一眼后,哈哈大笑起来。

    好一会,阎大佬仿佛对这气氛很满意般的直点头,声音里有股抑制不住的兴奋:“有点意思,李建我知道,那么大块头还练过武术,又是部队出身。在队上单纯论实力的话,应该排在前。居然只干掉一个,是不是最厉害的那个被他干掉了?”

    不会在这种状况下说谎的家伙直挠头:“不是。”

    “我靠!”人又齐声。

    李贴实在忍不住,插嘴:“你这家伙,还不肯和我们说,是要藏到什么时候?”

    阎事铎对李贴的反应很满意,脸上皱纹都笑开了:“对的嘛,你这个当队长的家伙,不能见了领导就太拘谨了!”

    转头,继续问脸都要红了的尤墨:“意思是隋东谅厉害?”

    尤墨继续挠头:“他发挥的不错,但据李建说,两人交手一直胜少负多。”

    这下大家集体不满了,阎大佬带头表示反感,很是威胁的语气:“你这个家伙,过度的谦虚比骄傲还要可怕,知道不!”

    被逼无奈的家伙,这才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场决斗的关键地方描述了出来,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干瘪生硬,但其的惊心动魄却已经跃然眼前了。

    阎大佬啧啧感慨完了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干嘛来了,喝水的功夫都不给这货留点,继续追问:“嗯,不错,简直可以拿去给评书人编成小说讲了。不过我突然想起我是干嘛来的了,动机还需要你解释一下!”

    尤墨自认为长这么大没有连着说过这么久的话,此时口干舌燥,心力憔悴,声音都有些嘶哑了:“阎主任,阎头儿,阎老大,您就暂时先放过我,让我喝口水润润嗓子,成不?”

    李贴很有些惊讶的眼神望了过来,实在是对这货的口无遮拦有些佩服。

    没想到的是,当事人居然很受用,补充:“是不是还少了两个?‘阎王爷’和这个姓阎的,事情真多‘阎事多’?”

    这话说的个少年都有些讶然,相互对望了一眼,心很是有些感慨。

    这个不是主管足球却跑来横插一杠子的家伙,确实有过人之处!

    其它不说,光是这份肚量,就足够很多人望尘莫及了。

    尤墨的声音,终于在一大杯水下肚后正常了点,“您老雅量,那我就想啥说啥好了。动机呢,一开始是想看看事情走向再说的。但越往后越觉得,既然是挑战,既然还算公平的条件,既然觉得自己能行,那就没有必要退让!”

    八月清晨的阳光,是盛夏的序曲,温柔带着些戾气。

    那些掷地有声的话儿,如同《命运》的开篇一般,紧锁人心,无处不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