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尚方宝剑的尤墨还是有些担心夜长梦多的,回屋把世外高人卢伟惊动,东西备好,返回。

    屋里的人被朱广护撵走了,只留下同屋的两人和邓立强。

    不过,在把配方给他看之前,尤墨还是犹豫了一下。

    都是同行,都能秒懂,邓立强心也猜测了个八八出来,先问:“你这医术是家传吗?”

    尤墨还是把配方递了过去,点点头:“嗯,算是入了门,您给瞧瞧这方子。”

    这话说的邓立强更不敢小视了,一脸认真:“祖传方子的话我可不方便看了,回头我把涉及兴奋剂成分的药名称拿过来,你比对一下,没问题就用上吧。”

    尤墨也不勉强,点点头,“那先谢谢您了。”

    邓立强摆摆手,转身往外走。

    “我还没谢谢你呢。”商一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尤墨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眼睛不大,炽热的光却不断的从里面散发出来,声音也随之有些起伏了:“没有你帮我找到场上位置的话,我可能就放弃这次机会了。”

    尤墨笑了笑,很随意的语气:“没你在,打强队不靠谱啊,我才没那么好心!”

    商一一楞,张笑瑞却大笑起来,边笑边指着这货对他说道:“商,商一,你就,你就别指望他能正经的跟你说句好话!”

    小胖子这么开朗的状态让商一都觉得好奇,直摇头:“笑瑞,我看你要跟着他学坏了!昨天和人姑娘打了多久的电话?”

    小胖子迅速红了脸,不过反应到是挺快:“干嘛把矛头指向我,现在问题的心可是你!”

    但这答案尤墨可不太满意,声音提高了八度:“什么个情况,那两个家伙费了老劲去追都没追着,你这往后退的家伙居然后来先到了?!”

    商一也是啧啧称奇:“确实看不出来,人姑娘家看他哪点了呢?”

    张笑瑞真没那么厚的脸皮去坦然面对的,满脸通红,声音呐呐的:“八字还没一撇呢,别胡说”

    ————

    临睡前,张笑瑞满是担心的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商一的心思却明显没在这儿,叹了口气,呆呆的望着窗外。

    小胖子有点紧张,“那我去问问他,是不是哪儿感觉不太对劲?”

    “没,脚上感觉凉嗖嗖的,舒服着呢。”商一仍然没有把头转过来,声音也是淡淡的。

    张笑瑞放下心来,“吓人一跳,我还以为尤哥的药不好使呢。”

    又忽然想起刚才他那异样的情绪了,追问:“怎么了你?心里不高兴?”

    商一转过头来,满脸苦笑着摇了摇头,没说话。

    打破脑袋没想出问题在哪的小胖子有点纳闷,要是以前的话也就罢了,现在就主动多了,很有些不问个明白不罢休的劲头,“是不是觉得欠他人情有点多,怕还不了?”

    商一的脸上,苦笑依然满满的,声音很是费劲的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干涩粗糙:“你不懂,这个人情的分量太重了。”

    小胖子真有些没搞懂,满脸疑惑的说道:“他自己也说了啊,你不在,我们遇上强队可没什么底气。他帮你也是为了帮自己嘛,你别想太多了,以后还人情的机会多的是!”

    谈到以后,商一仿佛攒起了些精神,点点头,声音流畅了些:“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给你说说原因吧。”

    张笑瑞满心的疑惑,眼神更是专注的很。

    “以前的就不说了,说说眼前这事。你们都是看热闹的,不清楚利害关系。他这么帮我,是要担很大责任的,懂不?”

    说罢,又是一声长叹,把目光转向远方。

    张笑瑞,像是被突然点定身穴一般,楞住了。

    都在体制待着,或多或少也都明白,责任,是多么沉重的两个字。

    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家伙,有必要吗?

    本来大好的前程,为了别人而蒙上阴影,值得吗?

    换成是自己,也会这么做吗?

    万般念头一起涌了上来,张笑瑞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得很用力,才能费劲的把字眼挤出来:“或许,真正的老大,就是这样吧。”

    商一直直的看过来,眼睛里却空无一物,声音有些空洞。

    “是吧,或许。”

    ————

    少年心性还是看稀奇的精神更多些,利害关系这种东西,不是自己的话确实很难想到。帮人打架和帮人治伤,在他们看来都算是侠义之举,即使不得领导高兴,但在自己人眼,佩服可都是满满的。

    于是,经历了这两件事情后,尤墨的形象开始神奇化了。

    不过和以前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毕竟,这帮家伙可都是地方上的骄子,现在即使心服了,嘴上也不会露风。

    当然,张笑瑞算是个例外。

    这家伙现在人前人后都是“尤哥”的叫,丝毫不管其它人或惊讶或不屑的神情。

    一样米养百样人,一支球队,有人出风头当老大,必然会拉些仇恨过来。尤其是主力位置堪忧的队员们,以及,觉得自己威信受到威胁的家伙们。

    不过对他们来说,眼前可不是给出风头家伙制造麻烦的时候。

    阎大佬算是大树,朱广护算是雨伞,再加上天津,八一,辽省

    不算不知道,一算真正吓一跳,半支球队,绝大部分的主力,竟然有这么多家伙在挺他!

    薛明和苏瑞敏,计算完毕后也是额头直冒冷汗。

    这家伙,想动他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经意间,竟然让他如此坐大了,以后的事情,看来还是得从长计议!

    ————

    被人分析的头头是道的家伙此时正在头疼之。

    明天就是周末,白天一帮人出去玩不说,晚上八一队几个家伙还要请吃饭,忙碌,是可想而知的。

    都要过来,是没想到的。

    其实想想也正常,李娟最近一个多月只和他见了两次面,而且每次都是紧忙慢赶的,上周在他的力劝下选择了回家,这周可要好好的补偿一下了。

    江晓兰虽然情况好点,可一想到他马上就要出国打比赛,再回来可能都得一个月后了,心里也就把大嫂的谦让给抛到一边去了。

    眼见两个家伙态度都挺坚决,这货也只能舍命陪女子了,说明情况后,两边都应了下来。

    至于愤怒的围观群众会有何反应,只能先不去想了。

    于是,第二天早饭过后,早早聚拢的小伙伴们,就在目瞪口呆目睹了这么一出人间惨剧。

    先到的李娟可不是江晓兰的作风,略略四下打望了一眼,就在众人好奇的目光直奔目标,步并作两步,快速走拢之后,挽住这货胳膊,满脸笑容的挥手,向下巴快掉到地上的少年们打招呼。

    之前把燕子奉若女神的家伙们,彻底迷茫了。

    五官,气质,身材,一点也不输给前女神的家伙这是怎么了,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吗?!

    之前对江晓兰颇有好感的张笑瑞居然先打破僵局,揉了揉眼睛,确认了下状况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尤,尤哥,那个江,江晓兰呢?”

    还没等尤墨开口,小姑娘郑睫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了,“晓兰姐,有人问你呢,速度点!”

    仿佛反应过来的众人,相互对望了几眼,按捺住喜悦的心情,静待好戏开锣。

    就连男主角尤墨,都和他们一样,不知道编剧的水平如何。

    先进来的郑睫,看清楚情况后,明显是楞了一下的,迟疑着举手打了个招呼:“早啊!”

    两人之前也算打过交道,李娟对她还心存感激着呢。虽然知道她现在是对手的闺密,但在此刻也不会不给她面子,微笑着回应了一句。

    这份坦然顿时让观众们狐疑了起来,嗡嗡的议论声马上响起。

    不过很快就止住了,原因嘛,当然是女一号登场了!

    江晓兰,一如既往的清爽邻家女孩打扮,蓝色已经不再是主打,白色的小t恤配上及膝的浅蓝色百褶裙,清秀带些明媚的气息,扑面而来。

    少年们马上转头比较了一下。

    女二号嘛,最引人关注的当然是立体感很强却又比例搭配完美的五官了,即使缺乏审美水平的家伙,也能从找出美感来,更别说胜过前女神的身材和同样大方可人的气质了。

    不过眼下状况看戏才是正经的,比较什么的实在不是重点。少年们迅速来回打量了几眼后,安心期待大戏开锣。

    江晓兰虽然有心理准备,不过明显还是有些台上紧张的,弱弱的举手向紧盯着自己的家伙们打了个招呼后,嘴抿的紧紧的,低着头,红着脸,把脑袋微微侧向一边,走近了牵住男一号的另一只胳膊。

    万众期待的大戏竟然连个泡也没冒就收场了,所有观众顿时捶胸顿足,大呼编剧无良,广告害人。

    大羽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呼:“我想起来了,对,我见过!”

    对这跳出来抢戏的家伙,大伙都有些兴趣缺缺,孙治叹了口气,安抚:“好了好了,大家都很失望,别闹了。”

    李娟却对这虎头虎脑的大家伙感兴趣,脸也不红的问道:“你认识我?”

    大羽难得有知音,一把挣脱了想捂住自己嘴的黄勇,声音急切:“对,就是之前决赛之后,你俩就是现在这个造型!”

    这么一说李贴也想起来了,但这造型实在是让人无语,憋了好一会,才在摇头叹息的众人冒了一句。

    “人比人,活不成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