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半的儿子总爱问我:“爸爸,电脑有那么好吗?你老是对它笑!”

    可能孩子的世界就是这样吧,笑就是高兴,哭就是痛苦。

    成年人的世界,总是笼罩着一层似是而非的迷雾,努力的拨开之后,却往往只发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们,曾经也是孩子,活了很久了,依然在寻找答案。或许,继续往前走,就会有希望吧。虽然终点都是一样,但风景,总会有些变化。

    罗嗦话有点多,继续讲故事好了。

    两个姑娘一个伴,看着稀奇又耐看。众神顺利归位之后,最心满意足的当然是尤墨。但集体活动肯定是不能再参加了,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的话,正常人都受不了,更别说本来就神经紧绷的两个姑娘了。

    江晓兰心里还是打了小算盘的,上次得知这两个家伙竟然在一起洗澡后,心的不安顿时就上了个档次。今天若不过来现场看看的话,心都要被猫爪爪挠坏。

    李娟心里肯定是有些不爽的,难得能有一天时间相聚却弄成了人行,被人笑话不说,很多私密话儿和小动作大计划都没法施展了。

    尤墨也不太清楚剧情走向,这娃情商虽高,奈何一对上这俩家伙就心软,今天竟然堂而皇之的一起出现,就更有些心有余力不足了。

    看不清楚状况,那只能按兵不动。

    只可惜,笑呵呵没事人一样的家伙,一出酒店大门就被人抛弃了。

    江晓兰心里一紧张就觉得四周都是奇异的目光打量过来,表示完态度就算完成任务了,哪能一直绷的住。

    李娟对别人目光的抵抗力较强,但别扭是肯定要表达一下的,尤其是看见这家伙竟然想一直左拥右抱下去后,心里的不满就超过临界值了。

    两个姑娘同时松开手,但表现可截然不同。江晓兰还在自顾自的快步往前走,仿佛要寻找个安全点的地方一般,急吼吼的。

    李娟则手一松原地站住了,怨怼的目光盯着这娃的大脑袋,嘴撅的老高。

    尤墨顿时脑袋大了一圈,赶紧叫住江晓兰,转身回来拉李娟。

    江晓兰也看出情况有异了,但敌情不明,轻举妄动的话可能招致意想不到的麻烦,于是就站住了,远远的观望。

    李娟也不会太不给他面子,毕竟昨天都说明情况了,此时再拿来说事的话有点牵强。被他拉住了手也没有用力甩开,身体向后仰,面无表情的往前挪着步子。

    尤墨的态度是肯定要表一下的,虽然很难一碗水端平,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想无为而治简直是痴人说梦了。“下周就要出远门了,娟姐给个面子呗!”

    李娟轻轻哼了一声,稍微加快了些步伐跟上。快走近了,懒洋洋的问:“怎么安排的呀,准备去哪?”

    这种事情尤墨一贯的不拿主意,原话复述给江晓兰。

    自觉有些理亏的江姑娘,依然把脸侧着,尽量不去看对手,“没安排呢,个人肯定要商量一下再决定嘛。”

    这方面同样不擅长拿主意的李娟,顿时有种被重视的感觉,语气和善了一些:“嗯,好久没去逛街了”

    江晓兰弱弱的举了下手,“我没意见。”

    两位小主同意,奴才就更不会有意见了,这货双手举起:“我也没!”

    两个姑娘终于找到共同语言了,轻哼一声后,齐声:“谁管你!”

    哄抢的对象顿时成了共同的敌人,两姑娘相视一笑。个子低不少的江姑娘很自然的上前挽起了李娟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两人还时不时的靠近了喁喁细语一番,顺便用余光打量后面家伙的神情反应。

    尤墨真没个心理准备的,楞了一下后快步赶上。心里已经乐开花了,脸上却还要绷住,一本正经的:“喂喂,等等我!”

    李娟转头,居然也是一本正经的回答:“马上就用不成了,今天好好为我们服务,听见没有?”

    江晓兰回头看着呆头呆脑一脸迷惑的家伙,捂嘴偷笑。

    尤墨嘴巴张大,作恍然大悟状:“小的明白,有事您吩咐!”

    傻姑娘更得意:“好了,退下吧,后面跟紧了,人丢了我可不管。”

    江姑娘真是有点佩服,一脸仰慕的问道:“娟姐好厉害,他平时在你面前就这样?”

    李娟简直要笑出声来了,努力忍住:“差不多吧,你呢?”

    江晓兰顿时有些脸红,凑近了呐呐的:“那我可得向你学学了,省得他不听话出去招惹别的姑娘。”

    女王范儿已成的家伙,眼神睥睨,“他敢,一把给他揪下来!”

    江姑娘有些摸不着头脑,细细追问:“什么东西揪下来?”

    自知失言的家伙忙顾左右:“咱们打个车去吧,春熙路离这还有点远呢。”

    一贯节约的江晓兰刚张开嘴,又觉得不妥,点点头,继续之前的问题:“是什么东西嘛?”

    李娟脸上也有些发烫,低头靠近了耳语:“命根子呗,笨!”

    思路瞬间跑到爪畦国去的江姑娘,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脸得意的笑容在清晨的阳光下,八月的暖风里,闪着光,散着热。

    就像这随风而来的荷叶香一般,随性,自然,却又沁人心脾。

    ————

    今天的聚会算是最后的机会了,大姐范十足的小姑娘郑睫毅然放弃了两人独处的时光,继续主持大局。

    女六男的组合今天的目的地是植物园,但这一路上,议论的焦点却是那一男两女的奇葩组合。

    郑睫作为最权威的知**,也是直摇头连叹息,大呼想不通。

    反而是小胖子张笑瑞做了个大胆的推测:“会不会是她们都喜欢尤哥,都不愿意放弃?”

    一贯实话实说的李京羽反问:“那这家伙就两个都要了?”

    想开口为心老大辩护一下的家伙们顿时卡住,嘴张着,声音却没出来。

    卢伟的声音在此时淡淡的传来:“或许,有些家伙和其它人身体结构不一样吧。”

    这个提议顿时转移了众人焦点,李贴抢先发言,绘声绘色的说了一番那晚的经历。

    几个姑娘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睁大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之前不了解详情的哥几个,也听的直吸冷气。

    还没听完,张笑瑞就一脸释然了。

    是的,有些时候,用自己的价值观,或者一般人的价值观,去衡量自己并不完全了解的人和事情,得出了结论又如何。差之毫离都能谬以千里,更别说和自己并不是同一次元的家伙了。

    “太看重别人的看法,大概永远也到不了他的高度吧。”

    颠簸的汽车上,这句话应该没有几个人听进去,但不少心思放在他身上的燕子却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朵里。

    在这浮躁的社会,轻浮的年龄,燥热的季节,或许这些专注的思考和行动,才是真正吸引她的地方吧。

    ————

    被人念叨的家伙此时真正的成为苦力一枚了。

    逛街这种东西,除非是真正兴趣十足的家伙才不会觉得累。其它的,甚至像尤墨这种每场万米的家伙都觉得招架不住,一上午下来腰酸腿痛不说,胳膊都被满满的负重累的不轻。

    江晓兰是有些心疼的,不过心思细腻的她也渐渐转过弯来了。

    都是满心的期待,都是满满的思念,但表现的太过明显的话,肯定会让对手起些防备心理,发展到最后肯定是你来我往争斗起来,结果虽不好说,但过程肯定闹心。

    与其破坏眼前的好气氛,还不如狠狠心把他丢在一边不理更好些。

    而且,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要为他排忧解难吗?

    那自己的这分心思,他应该也能了解吧!

    想通了的江晓兰,笑着劝同样有些不忍,频频回头的李娟:“娟姐可别心软,得让别的姑娘看清楚,他可是有主的。”

    傻姑娘没那么细腻的心思,今天的表现完全是随性而起,想给他个小惩罚而已。听了这话也没多想,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有道理,不过,他去了国外怎么办?听说岛国的小姑娘都挺会打扮,一个个像个小妖精似的,眼睛会勾人。”

    江姑娘在涉外方面更有发言权一些,仔细一想警觉顿起,眼珠子乱转:“是哦,我也看过不少报道,那边的风气还挺开放的,姑娘家的裙子竟然敢穿的这么短!”

    说罢,拿手在李娟的pp上比划了一下,凑近了耳语:“而且颜色又浅,料子又薄,里面穿的什么都看的可清楚。”

    李娟一个激楞,眼神极度不善的回头扫了一眼,心里却没个主意,靠近了小声问道:“那太危险了啊,这家伙多**的!”

    江晓兰目的可不单纯,随口问道:“还好吧,我觉得他还算老实。”

    傻姑娘果然上当,语气加重,恨不得扯着江姑娘耳朵向她灌输防备心理:“你都不知道这家伙精力有多旺盛,随便一碰就起反应,一硬起来半天都下不去,除非,除非那个,什么才老实。”

    这般没羞没臊的话可把江晓兰吓坏了,赶紧转头确认了一圈,觉得安全后,又忍不住好奇:“那个什么嘛,难道你们?那个什么了?”

    李娟浑然不觉,继续强调:“你想哪儿去了,反正不能大意,想办法看紧点才行!”

    江晓兰对这模糊的答案可不满意,仗着自己有研究过资料,麻着胆子问:“那你们有没有做过嘛?”

    傻姑娘这方面明显是野路子出身,道听途说的内容更多些,虽然有过实地研究,但对名称之类的确实无感,楞楞的反问:“做过什么?”

    江姑娘也是着急了,靠近了大声:“做*爱啦,笨蛋!”

    尤墨恍忽都听见了,把脑袋凑过来:“是不是在商量吃什么?”

    李娟还在回味这么个既陌生又新鲜的词汇,没理他。

    江晓兰却实在受不了这两个家伙了,表情恨恨的,声音却婉转:“你们这两个坏蛋!”

    软语娇嗔惹人醉,温柔乡里不思归。

    虽是正午骄阳,暑热夏日,尤墨的心里,却像清风拂过般,凉韵通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