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上午逛街还是很明智的,人不多温度也不高,一上午下来,人都算满意。

    上次路上被围事件给江晓兰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今天这种状况更要小心为上了,于是,没逛多久的尤墨,就被一架太阳镜给遮的严严实实的。

    两个姑娘购物习惯区别明显,江晓兰虽然年龄小些,但过日子方面超了李娟一大截,心思也细腻的多,甚至给郑睫都精心挑选了个发卡。李娟则属于爱漂亮却不太会收拾打扮的类型,很多时候还要参考江姑娘的主意才能定下来买什么,而且花钱方面也显大手大脚,典型的败家小妖精型。

    尤墨有心全程买单的,不过被坚决拒绝了。两个姑娘人不大,这方面的独立意识都挺强,吃饭什么的不跟他抢也就罢了,自己穿的用的可不肯依赖他。

    这货当然不会勉强了,自己不在身边的日子还多着,她们如果没有喜欢的事业支撑着,难免会缺了些动力。挣钱这东西,过了生活需求阶段后,过程的满足感就大于结果了。无论是小心计算着过日子,还是大手大脚只买喜欢的,只要是通过自己努力得来的,都值得真心赞一个。

    开始还有些不太习惯的两个姑娘,后面也就慢慢进入状态了,一路上虽然吸引眼球无数,但很明显,没人会想到两人和后面那个家伙的奇怪关系。

    尤墨还是一贯的低调,话都偏少。

    刚刚过去的比赛,余温还是很足,报纸上连篇累牍的对球队深入报道不说,连带着关键人物的私生活都被一一曝光。如果不是这货提前震慑过这些家伙的话,估计江晓兰的照片都在劫难逃。

    眼前看来情况还好,两女越来越熟络,语言神情之间也没了小心翼翼的距离感,“娟姐”“兰妹儿”叫的很是顺口。

    东西实在是买的有点多,于是人吃完午饭就直奔运动技术学院。本来准备东西一放就集合的,尤墨却睹物思人,动了进去转一圈的心思。

    两女也知他性子,约好集合时间后就开始分头行动。

    ————

    其实离开并不久,仅仅月余。但恍忽间,却像经历了半个世纪般漫长。

    尤墨摘了实在不太习惯的墨镜,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把心情藏好,慢慢遛达进去。

    周末的这个时间,学院里安静的只剩下阳光和微风了。

    熟悉的场地,跑道,浴室,食堂

    处处安静的氛围很容易让人随之沉默,直到宿舍近在眼前了,尤墨才长吸了口气,钻了进去。

    昏暗的走道的尽头是自己以前住过的房间。

    曾经,家一般的存在。

    现在,却虚掩着,像在招手一般,吸引着他的目光。

    尤墨信手推门进去,熟悉的声音随之传来:“汪嵩嵩吗?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姚厦头也不回的坐在桌子前,手里还在写写划划,声音依然随意:“这报道简直把老大写神了,真可惜啊,没机会看现场。”

    尤墨轻轻叹了口气,没接话,四下打量着。

    房间被打扫的很整齐,处处干净整洁,自己以前住过的床上却空空如也。

    “听说过来试训的人不是很多吗,怎么还把这张床空出来了?”尤墨的声音也很随意,像在自己家一样,懒懒的。

    姚厦一下就楞住了,没回头,手里的笔却直直的掉了下来,“啪嗒”一声落在桌子上,骨碌碌的滚到了桌子边。

    直到钢笔落地的一声脆响传来,姚厦才算回过神来,依然没有回头,声音却哽咽了,“干嘛,不提前说一声”

    眼睛望着窗外,伸手在兜里掏了张纸巾出来,用力擤了擤鼻子。

    仿佛,要把这哽咽声抹去一般。

    “路过,就是顺便看看”尤墨的声音也有些颤抖,目光转向墙角,那熟悉的,黑白相间的东西。

    姚厦的声音稍微正常了些,不过鼻音还是很重:“床给你留着,算是,有个念想。”

    “哦”

    很长的沉默。

    “要走了。”

    已经泪流满面的小胖子,始终没有回头。

    “嗯,保重。”

    ————

    心情,依然没有调整过来。

    再见面的时候,两女都从他那双略显红肿的眼睛里觉察到了什么,气氛也随之冷却。

    先表达不满的,当然是李娟了。傻姑娘大大咧咧的伸胳膊把两个表情发木的家伙搂住,声音大的夸张:“哎呀,干嘛啊你们,又不是去巴西,一个月不就回来了嘛!”

    江晓兰的声音也不自然:“嗯,还没到真走的时候就哭,没出息。”

    尤墨的声音有些空洞,在姑娘的怀里仿佛才觉着一丝温暖,脸上有了些表情:“不是的,不一样。”

    两女同时楞住,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有些没底。

    又是沉默。

    这次却不久,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女汉子般的傻姑娘,“即使以后不会在一起踢球了,也还是好朋友呢,别太伤感了。”

    尤墨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了下来,静静的往外淌。

    止不住。

    江晓兰也红了眼睛,伸手在随身的包包里摸索,结果一着急,拿出来的东西就贻笑大方了。

    虽然效果不好,但傻姑娘依然在用夸张的表情来缓解落寞的气氛,嘴巴张的老大:“兰妹儿,你准备用这个给他擦脸吗?”

    江姑娘迅速红了脸,趁着他没注意,揣回包里换了正确的东西上来,边擦边埋怨:“叫你别去的嘛,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不明白?”

    尤墨在心底叹了口气,没说话,泪水渐渐止住了。

    能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又如何?

    还不是。

    会忍不住。

    ————

    原本被冷落的家伙,在下午场的电影院里终于苦尽甘来了。两个姑娘把满满的依恋,用无声的行动表达出来。虽然没有商量,两人却很有默契般的分了若干时间段出来,让心里满是惆怅的家伙忙碌个不停。

    个人,猫在安全的角落里。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的东张西望,后面就完全放开了,动作热烈奔放起来。

    一心钻研业务的傻姑娘突然对个人的组合产生了兴趣,怂恿其它两个家伙开*房未果后,果断不守规矩,在他们亲热的时候肆无忌惮的骚扰进来了。

    如果目标单一也就罢了,尤墨早都习惯被她全方位的骚扰了,可这可恶的家伙竟然男女通吃,而且仗着自己也是姑娘家,一只手直接伸到了江晓兰衣服底下摸索起来。

    江姑娘哪受得了这种刺激,恨恨的停下了动作,把做恶的坏手揪住拿出来,声音压低了埋怨:“能不能管管了!”

    尤墨当然要帮腔了,声音也是恨恨的:“我都没摸过,先被你下手了!”

    艺高人胆大的家伙满不在乎:“哎呀,摸一下又不少块肉,让姐看看你发育的怎样了,能生娃不能?”

    江晓兰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两个大坏蛋,你们去生娃吧,生一大堆回来!”

    傻姑娘完全不虚,声音里都能听出窃喜来:“那我们去了哈,你自己在这看电影吧!”

    江姑娘心头一惊,睁大眼睛仔细看这两个家伙的动作,真有点担心他们就这么甩下自己跑去亲热了。

    尤墨还是要主持下公道的,“都去吧,一起研究研究。”

    李娟的声音里充满惊喜:“真的?”

    又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做*爱吗?”

    尤墨果断被这大胆的提议吓的一哆嗦,转头安慰可怜的江宝宝,“开玩笑的,都还小呢,闹着玩还行,没到动真格的时候。”

    傻姑娘继续起哄:“还是她告诉我的呢,这名字好不好听?是不是比那个啥什么的好听?”

    欲哭无泪的江晓兰,算是结结实实的被这家伙闪着腰了,麻着胆子伸手戮戮她身上一直让自己羡慕的地方,“什么也不能跟你说了,胸大无脑的家伙!”

    李娟最不怕动手动脚的家伙了,下手之前居然忠告尤墨:“你可看清楚了,她先动手的哈,别跟我抱怨你还没摸过了!”

    暂时被冷落的家伙当然直点头,“娟姐威武,小的在一旁为您呐喊助威!”

    江晓兰可不愿束手就擒,嚷嚷:“两个欺负一个,耍赖皮!”

    傻姑娘嘿嘿一笑,转头:“两个欺负一个?好主意,我按住了你来摸,怎么样?”

    尤墨真有点猜不到她想干嘛了,直挠头。

    李娟一脸没劲:“还是男娃呢,居然不如我胆子大!”

    如此激将下,再不上前真枉为男人了,这货一脸痛苦夹杂着甜蜜的偷笑:“娟姐厉害,小的唯您马首是瞻!”

    江晓兰真没想到这对什么男女居然明目张胆的结了盟,准备朝自己下手了,顿时吓的不行,“我会叫的啦,别过来!”

    这么好的玩具居然不配合,这种状况让兴致勃勃的两人有些泄气。不过很快,这方面天赋奇高的傻姑娘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凑到好拍档耳边:“我能在一分钟之内说服她,你信不信,不信的话咱俩打个赌?”

    安心代入小弟角色的家伙当然配合了:“不信,输赢划个道道来吧!”

    早有主意的李娟果断回答:“我赢了的话,你的第一次要留给我!”

    这货听的直挠头,只能配合了:“那我赢了的话怎样?”

    志在必得的家伙才懒的听他罗嗦呢:“随你怎样!”说罢,直奔目标。

    一分钟不到,仔细观察的尤墨当真发现江晓兰的神情不一样了,从犹豫,惶恐瞬间就变得坚决起来。

    有些想不通的家伙却没有仔细的想,拱手认输。

    答案,就近在眼前吧。

    或许只有满满的爱恋,疯闹不休的的各种游戏,才能把离别的愁苦,消散一些吧。

    或者,暂时忘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