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丹那巧笑倩兮的模样,上下打量的神情,尤墨有点欲哭无泪。

    巧你个大爷啊,你是故意的好不好?

    难怪说要约出来吃饭最后却没了消息,原来早就有计划了!

    “我以为你跑的出我的手掌心呢,唉!”王丹很随意的把扎头发的橡筋拽了下来,过肩的长发一甩,发丝扫了沉思的家伙一脸。

    尤墨的另一边,靠边坐着还没来及打招呼的李贴,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不出声,静静地观察事态发展。

    这货瞬间就进入角色了,拱手致敬:“如来佛祖在上,饶俺老孙一命!”

    王丹也是久经沙场,面色不改声音不变:“最近挺红嘛,小女朋友可好?”

    “承蒙照顾,笔下留情。此次东渡,有何计划?”尤墨张口就来,毫不停顿。

    王丹脸色稍变,迟疑了一下,接道:“知道就好,出名了感觉如何呀?”

    又觉得自己处于被动了,补充:“有何计划是你需要关心的吗?”

    尤墨一声长叹后,声音低落:“人怕出名猪怕壮,出门都得戴墨镜。王大记者,哦不对,丹姐此次算是随军记者?”

    王丹得意的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杏眼,明显有摄人魂魄的东西跑了出来。那浑然天成的媚态,让久经考验的尤墨瞬间都是一哆嗦,更别说盯着看的李贴了。“哎呀,你这么会猜,人家还有什么秘密嘛!”

    川妹子婉转走高起伏不定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把周围家伙们的脑袋都勾了起来,探头探脑的看热闹。

    李京羽的声音,即使压低了听着还是很清楚,“怪不得这么漂亮的姐姐非要和我换座位呢,原来是这样!”

    旁边不明状况的群众纷纷问道:“什么情况,原来是哪样?”

    大羽才不惧这种程度的围观,张口就答:“笨蛋们看不出来吗?这两个家伙明显认识!”

    如此诚实的回答顿时让群众们捧腹欲吐,“你大爷的,猪都能看出来好不好!”

    在这种状况下吃亏无数的知性姐姐马上警觉起来,眼睛瞪起四下扫了一圈,确认没有脑袋敢冒出来之后,化为人形,声音保持甜美:“听说你在队上人缘不错,一提起你好些人都竖大拇指?”

    有这家伙在,旅途确实不寂寞。自觉防线稳固的尤墨坦然接招:“凑和吧,朋友们这么捧场,我只能竭尽全力嘛!”

    屡败屡战的知性姐姐明显这次有备而来,职业笑容端起:“那这支球队和以前在省队的感觉有何不同呢?”

    尤墨点点头,做深思沉吟状,余光却在不停的四下打量。这货对兄弟们的助攻很是有点担心,以前的教训可都历历在目呢。

    在这一点上知性姐姐其实和他是一样的,只不过,虽然知道有些话还是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说起更好些,但她一见到这货就有些忍不住,嘴里的话和脑袋里的想法都像不受控制般,直往外蹦。

    原本以为谈论到职业范围的话题会让周围讨厌的家伙们不再兴趣浓厚,结果却让她失望了。

    这些家伙们明显是看美女兼好戏来了,谈论内容什么的完全可以忽略。一个个的脑袋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

    大羽果断开始评论:“哦,原来是以前采访过他的记者啊,难怪两人这么熟。”

    旁边的家伙实在忍不住:“大羽,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好不好,你没注意看那个记者姐姐都要冒火了?”

    大羽闻言赶紧一缩脑袋,生怕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一般,小声:“怎么样?好点没有?”

    效果达到后才没人理他呢,大家伙看戏才是正道。

    尤墨看着环境貌似安全了,迅速从沉思状切换姿态,声音流利思路清晰:“这支球队嘛,竞争当然激烈的多了,氛围也不一样。以前在省队,个人能力在比赛占的分量要重的多,几场比赛下来水平高低就一目了然了。现在可就不行了,大家起点都高,特点各有不同,好比下棋一样,给你四只马,不给炮,能赢对手吗?”

    王丹进入职业状态很彻底,点点头,脸上笑容收敛不少,语气也显郑重:“你说的有道理,水平越往上走越是这样。那现在球队的主力阵容肯定都基本定下来了,主力和替补之间怎样建立良好的竞争关系呢?”

    这种有点深度的对话明显让围观家伙的注意力拉回正轨了,很多人第一次认真的看了眼这个长相甜美,打扮成熟的职业女性,把轻浮的心思收起,仔细思考起来。

    尤墨其实挺喜欢这样子的交流,先前认定的知已想法更是坚定不少,声音也稍微加重了一些:“这个问题对任何一支球队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良性竞争带来的是长期持续发展,恶性竞争则像**一般慢慢腐蚀队伍。”

    知性姐姐也对自己的问题表示满意,浑然忘却了周围的眼睛耳朵,“嗯,是的。我接触过很多这方面的资料,许多取得过辉煌成就的球队,却因为竞争不力或者恶性竞争很快的开始走下坡路。甚至有时候,人还是那些人,但战斗力却明显的不一样了!”

    “戚继光你知道吗?”尤墨抛下话题,思维跳转。

    王丹心惊讶更甚:“知道啊,和这些有什么关系呢?”

    大羽忍不住,高声嚷嚷:“我知道我知道,他是抗击小鬼子的民族英雄,刚好咱们这次去岛国,可要小心提防!”

    正陷入沉思的围观群众纷纷扶额,个别体力不支的直求饶:“大羽哥,放过我们吧,正听故事呢,你一插嘴,全变味了!”

    对军事历史明显有研究的隋东谅竟然也忍不住了,声音不大,咬字却很清楚:“是不是戚家军和鸳鸯阵?”

    王丹听罢,满脸惊讶,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声音发出来的地方,刚好对上隋东谅直直看过来的眼睛,嫣然一笑。

    隋东谅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言竟然会有这种奖励,心一动的同时顿觉脸上发热,迅速把头低下了。

    尤墨看的真切,忍不住感慨:“许久不见,丹姐依然电力十足!”

    知性姐姐心的得意劲儿简直掩饰不住,努力忍住不笑出声来,催促:“哪个知道的,说说看嘛,戚家军我知道,鸳鸯阵是什么意思呢?”

    李建却没太注意隋东谅的神情,朗声接招:“鸳鸯阵是戚继光独创的一种作战阵形,适合短兵相接的巷战。以十二人为一组,长短兵器相互结合,还可随需要随时变换阵形”

    王丹没好意思故伎重施,微笑点头:“受教了,请问贵姓?还有,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呢?”

    隋东谅抬起头,却没敢直视过来,和李建一一介绍了下自己。

    知性姐姐脸上的笑容能甜死个人,声音柔美:“难怪了,原来是八一队选手。这些属于军事课程的一部分吧?”

    尤墨完全进入了看戏状态,满脸笑容的看着两兄弟在知性姐姐电力十足的目光扫射下,迅速的溃不成军。

    大羽又忍不住冒出头来:“你们这两个家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说说看,戚家军和鸳鸯阵,跟良性竞争有什么关系?”

    这次到没人按着他的脑袋了,实在是说的有点道理。这几个家伙再不提醒一下的话,飞机晚点估计都说不完。

    哦,忘了交待一下。此行目的地是岛国广岛,转机是肯定的了。这会飞机还在去魔都虹桥机场的路上。

    王丹很明显对这个大脑袋有印象,声音加手势引导:“你叫李京羽对吧,看你踢球真是种享受。那你说说看,会有什么关系呢?”

    老实人李贴忍不住拽了下尤墨的衣服:“大哥,说说呗!”

    这称呼尤墨爱听,但答案可不着急透露,“急啥嘛,先听听大羽说啥。”

    大羽哪有心理准备,而且仔细看了两眼巧笑倩兮的小妖精后,心的女神标准都要重建了,哪还有心思想这些本来就不擅长的东西。

    在围观群众一片叹息声,支支唔唔的好一会没说句完整的话来,不过这货脸皮明显较厚,一拍脑袋:“我这脑袋不好使,你问问别人先!”

    王丹明显有些失望的转过头来,正要咬牙切齿的殴打安心看戏的家伙的时候,张笑瑞的声音却在此时幽幽响起,很是有些深思熟虑后的从容不迫感。

    “戚家军,仅有千人,但战斗力却远远超过之前的一两万正规军。原因就在于戚继光选人标准严格,治军更为严格,但奖励也是远超其它军队的待遇。尤哥的意思应该是:球队好比军队,只有纪律严格,赏罚分明,才能心齐,才能充分发挥出战斗力。”

    仿佛要给大家一个思考的间歇一般,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鸳鸯阵其实好比球场上的阵形一般,有变化,有包容,有针对性,才能真正的让所有有特点的家伙们看到希望。良性竞争的源头就在于希望的大小了,而希望的大小,又在于对自己的认识和对特点的追求上。”

    稍长的停顿后,一堆人还在回味的时候,张笑瑞满脸笑容,继续:“每个人都有天赋,在球场上表现出来各有不同,但追求提高的心都是一样的。特点,其实后面都隐藏着很大的缺点,比如脚下技术好的往往身体差,速度快的往往对抗比较弱,身体好的球感经常一般被人非议是再所难免的,如果不能坚定信念,随波逐流的话,在我们这个还有很高可塑性的年龄段,就很容易变得平庸了!”

    掌声,毫不犹豫的响起,经久不绝。

    这些掷地有声的话儿,在这万英尺的高空,和那梦一般的青春岁月一起。

    尽情飞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