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运动员,到达一定高度之后,思考和学习能力就变得至关重要了。这也是兰帕德,乔丹这些家伙们如此高的智商和情商的用处吧。身体的使用年限决定了运动生涯长短,大脑的使用程度则决定了运动生涯的含金量。希望这些小故事能给您带来思考的力量!

    印象的广岛,除了原子弹,大概就是《广岛之恋》了。

    出发其实是从早上点过就开始了,但转机等待了漫长的八个小时后,精力不济的家伙们早就疲惫不堪了。

    可能也是第一段旅程太过热闹的缘故,第二段从开始到结束,机舱里一直挺安静,偶尔会有其它旅客压低声音的交谈声悄悄传来。

    王丹从一开始就昏昏欲睡的,还不太习惯长途旅行的家伙对睡眠质量要求也不高,开始还是肩膀倚着,后来就把脑袋靠了过来,最后甚至有趴在这货腿上睡一觉的趋势,结果被果断制止了。

    到不是尤墨不懂怜香惜玉,关键是一堆人都看着呢,太过亲密的接触明显会惹来持续关注的目光。大家还要在一起共事一段时间,闲言碎语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不过,成年女性的吸引力,不用全方位的接触就够这半大小子的身体喝一壶了。淡雅的香水味儿配上柔软的身体,旖旎的姿势,无一不让人暇想连篇。

    不过,在看到这家伙嘴巴张开口水直淌的憨憨睡态后,尤墨的脑袋又回复清明了。

    其实,也就是个大女孩儿。

    晚上八点过,飞机缓缓降落。尤墨拿胳膊碰了碰靠在肩膀上的家伙,结果没反应。

    能睡的这么香,也挺不容易的。看着靠窗的李贴也在呼呼大睡,尤墨苦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在她腰上捅了两下。

    触手柔软且弹性十足,这货忍住随手摸一把的冲动,边骚扰边耳语:“太阳晒pp了!”

    “嗯”了一声后又没了动静,尤墨看着周围已经起身的家伙们投来的诧异目光,刚要加大力度,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了:“几点了?”

    这货一本正经的:“这会应该是当地时间晚上点过。”

    正主儿还没回答,一个清脆的女声却传来了,声音里有些惊讶,发音还不太标准:“是点过吗,我怎么觉得飞了很久的感觉呢?”

    另一个声音明显是年男人的:“我记的你们小学地理就学过时差吧,都还给老师了?”

    很长的一声“哦”之后,调皮的接了一句“我忘了”。说罢还抬起脑袋,探头探脑的看了过来。声音很是惊讶:“啊,是情侣也!”

    清醒过来的王丹总算知道身在何时何地了,但“情侣”一词对她的震撼力明显不够,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眼睛紧闭着,挤了两滴泪水下来,“啊,好困!”

    结果这莫名的泪水却被后面伸脑袋看过来的小姑娘看了个仔细,吓一跳的家伙赶紧坐下,声音小了很多:“这个姐姐哭了也,是情侣吵架了吗?”

    “惠娜,好奇心太强了!”年男子的声音有些无奈。

    结果这句话却把尤墨的好奇心彻底勾起来了,猛然站起来往回望了一眼。

    还好,只是名字而已,长得不太像。

    大概才十四岁的小姑娘,长长的刘海把眉毛都遮住了,整齐有些调皮的味道。单眼皮长眼线,皮肤很好,白晰带些红润,鼻梁略有些平,鼻子嘴巴却很小巧,长相和打扮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岛国萝莉范儿。

    见着略有些放肆的目光打量过来,却不太害怕,微微扬起下巴对视过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一不小心带入“情侣”角色的知性姐姐果断出招,一把拧住这货耳朵,声音恨恨的:“见着漂亮小姑娘就走不动路了?”

    尤墨有心辩解一下的,结果李贴实在等不了了,很是无奈:“大哥,让一下下成不?”

    这货脸没红,王丹却觉得脸上微微有些发烫,赶紧松了手,目不斜视的收拾头发。

    小姑娘的声音在后面响起,用的是流利的日语。

    两人没回头,把李贴让出去后,尤墨起身拿自己的随身背包。小姑娘的父亲却出现在两人面前,微一鞠躬:“对不起,小女口无遮拦,惊扰到你们了。”

    尤墨真不习惯这么客气的交流方式,忙点了下头:“没事的,刚才听到你女儿的名字刚好和我的一个故人一样,忍不住仔细看了一下。”

    小姑娘撅着嘴,小声嘟囔:“好老套!”

    年男子的声音终于有些严厉了,“这是对待客人的礼仪吗?”

    看着一脸委屈的小姑娘,王丹都不忍心了:“您太客气了,小孩子好奇心强也不是坏事。”

    年男子没说话,小姑娘却嘟着嘴,眼睛抬起来,确认和他们的目光对上后,用力点头,声音干脆:“对不起。”

    尤墨已经把背包背上了,顺手把王丹的也拿下来递了过去,听见道歉就应了一声:“客气了,没事。”

    王丹伸手把行礼挡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感慨:“家教很严呢,你得学学人家。年龄都差不多,为啥差距这么大呢?”

    这副说教的口气让这货很是受用,随口答应:“丹姨教训的是,小生记住了。”

    王丹略一转头,看看队员们都走干净了,果断伸手在他腰上使劲拧住,声线拉长:“叫我什么!”

    尤墨龇牙咧嘴的改口:“丹姐,还走不走了?”

    小姑娘居然很敏*感,脱口而出:“爸爸,他们的关系好奇怪!”

    年男子哭笑不得,“行了惠娜,妈妈应该等着急了,快点。”

    说罢,转身朝两人点头微笑,动作利索的拉着一步回头的小姑娘离开了。

    尤墨伸手捉住不肯松的咸猪手,一翻腕制住了,往外拉着走。

    知性姐姐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直叫唤:“干嘛啊你!”

    尤墨才不松手,稍微收了点力道,继续拽着往前走。直到出舱门的时候,才在空姐诧异的目光松开了可恶的家伙,谨防报复的快步走下楼梯。

    知性姐姐哪里是吃亏不吭气的主儿,抓紧时间一脚飞出,堪堪命这货后腰。

    似曾相识的状况突然在心头涌现,尤墨顿时心头一紧。明明可以伸手拽住扶梯稳住平衡的,这货却充分发挥年度最佳演员的深厚功底,踉跄两步后就势一个翻滚,以一个标准的跳水动作,趴在了这个陌生国度的土地上。

    结果,一声惊呼后居然是一双小手先落到他身上:“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尤墨一抬头,作了个鬼脸,翻身仰躺在地,闭着眼睛,胸口起伏不定。

    王丹果然招,后悔不迭的快步下了楼梯,还没到地方,竟然发现小姑娘脸红嘴撅的在那犹豫着什么。赶紧快走两步一把挡住她,“没事的,不用了!”

    知性姐姐直接切换成狂暴姿态,双手恨恨的掐住他的脖子使劲摇晃了几下:“还给姐装起!想等人给你做人工呼吸吗?”

    这货也是吓的一个激楞,坐了起来,略显尴尬的朝小姑娘摆摆手:“逗她玩呢,你别当真了!”

    年男子也有些脸色不自然,不过没说什么,拉着小姑娘站了起来。

    这下不好意思的换成这两个货了,站起来直摆手:“不好意思哈,我们闹着玩呢。”

    年男子忙点头回敬:“没事没事!”

    小姑娘却不太高兴,撇了撇嘴,拽着父亲离开了。

    走了好一截,才有声音随风传来:“好奇怪哦,又是哭又是笑,又是打闹的,情侣之间都是这样吗?”

    王丹呆呆的站着,任凭晚风把头发吹起,调皮的在脸上拂来扫去。一转头,看见旁边看夜景的家伙那一脸沉思的模样后,试探着,把手从他的胳膊弯里穿了过去,身体靠近了,倚住。

    尤墨在心底叹了口气,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翻越了五千多公里来到这里,多半的原因还是为了陪着自己吧。

    转了下头,看着眼神坚定,脸上却浮起红晕的家伙,笑了笑:“你想清楚了么?”

    “你呢?”王丹的声音有些虚弱,仿佛怕被大风刮跑一般,又重复了一遍:“你呢!”

    “想和你做知己,怕你不肯,很矛盾。有点舍不得,又有点害怕。”尤墨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王丹的表情活泛了一些,旅途疲劳后略显苍白的脸上涌起了血色,声音也明快多了:“那就别想了,试试看?”

    尤墨点点头,长长的呼了口气出来。“是啊,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没有道理,说不清楚。谁还能把以后都看透呢?”

    王丹却没有说话,酸酸的感觉在心头升起,往上涌,到了鼻子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继续往上,占领了眼眶。

    没有伸手去擦,只是两只手紧紧地握住梦那渴望的港湾,任凭泪水散落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风很大,两个人依偎着往前走。

    当事人都不愿意去想了,谁又能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或许,只是与爱情有关吧。

    像那没散场的电影一般,感情网交织,纠缠,断裂,只是不知道结局是喜是悲。

    耳边,恍忽的响起那熟悉歌声。

    “你早就该拒绝我

    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

    尤墨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张泪流满面的脸,把另一支胳膊抽出来,抱紧了瑟瑟发抖的身体。

    “走吧,小心着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