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代,岛国人受西方思想的影响较大,运动会的开幕式弄的像个大型联欢会,各路歌星各种表演代替了政要们拖曳冗长的讲话。

    表演内容其实并不让人印象深刻,但高科技在这种大场面上的神奇效果确实让人过目难忘,再加上很吸引同龄人眼球的劲歌热舞,以及那些奇特大胆的穿着打扮,让这些自觉经历过大场面的家伙们惊的直吸冷气,吸引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持续约一个半小时的热烈欢快气氛,让这些见惯了国内政治味儿十足的运动会模式的少年们,又情不自禁的开始比较了,新奇之余隐隐的生些不满出来。

    有时候就是这样,人比人气死人,但不比的话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原来,运动会竟然可以有如此的娱乐性,观众们除了有比赛可以欣赏,还能有这么放松欢快的一段经历。

    原来,除了为国争光,还能娱乐观众的同时娱乐自己。

    原来,除了胜负,还有快乐。

    有些东西,就像种子一样,在不经意间就被播下了。即使没去管它,但过了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后,却发现,已经枝繁叶茂了。

    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现在还是看比赛吧。

    岛国足球从确立风格到现在,只有二十年不到。但这区区十多年时间,刚好是一代人的运动寿命。在处处强调军事化管理,团队精神的岛国本土氛围的影响下,他们这一代运动员的创造精神可能略差,化沉淀也明显不够,技术水平更是差距颇大,但很强的组织性纪律性却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些弱项。虽然成年队水平在世界上也是流,但风格更明朗的少年队却有了不错的竞争力。

    要风格,还是要成绩?

    这个问题也是困扰国内足球多年的问题,就像素质教育一样,喊了很多年,最后依然发现:还是分数至上。

    岛国这届国少队的名单和详细介绍,是王丹找人翻译后递给尤墨的,这娃很随意的看着介绍,目光却盯着场上,直到扫了一眼最后一页的人员名单,才真正的被震惊到了。

    稻本润一,小野伸二,高原直泰,远藤保人,村俊辅,加地亮

    竟然,场上队员一多半都打出名堂来了!

    先不说战斗力如何,光是这成材率就让人匪夷所思了。这货眼睛睁大,想找些熟悉的身影出来,结果却很失败。

    绝大部分的家伙们,头上那五颜六色的头发实在碍眼,连带着长相都不太有辨识度。

    这种状况下认人就别想了,只能看比赛表现。

    波兰队算是东欧传统强队,稳居世界二流水平。风格既有欧洲球队的强硬身体和战术水平,又有拉丁派的技术流风格,虽然两者都没有做到极致,但战斗力也非同小可。

    不过此时他们可不是主角,岛国少年们在全场观众的疯狂呐喊发起了潮水般的攻势,上半场0分钟不到,场上比分已经是1:0领先,局面依然是一边倒的倾向东道主。

    现在已经算半个内行的王大记者,此时也是惊诧莫名,悄悄伸出的手被握住之后,放下心来,眼睛盯着场上,开始惊呼连连。

    尤墨实在不清楚知性姐姐在作怎样的心理斗争,自己都因为她挨了当众点名批评了,却依然没有搞懂她的真实态度。

    就像现在这样,明明在她的安排下,两人悄悄的溜到了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了,她还是不肯正视两人此时的关系,处处试探小心防备。

    相比之下,尤墨就洒脱多了,两人之间本来也是无话不谈,无玩笑不能开的关系,现在就是尝试着把心敞开,看看有没有火花出来,看看有没有勇气走下去而已。

    虽然也不知道自己能为她做什么,能做到什么程度,甚至连她在自己心里的分量到底有多重都不太清楚。但既然已经决定不想了,那就没必要拿这些问题来困扰自己。

    ————

    其实王丹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好像没什么可担心的,又好像什么都值得担心。

    到岛国已经五天了,和他只是远远的打了几次照面而已,眼神交流都有些欠缺,更别说两人独处时光了。

    这段感情,可能就像件精美的瓷器吧,珍惜,向往,却又怕碎,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却又担心着不能安然着陆。

    女性的直觉是很强大的,王丹的性格虽然不是特别细腻,但和他接触的次数实在不少,程度也是越来越深,心隐隐能感觉到:明明自己大了他八岁,但在交往仿佛倒过来了一般,自己处处被动,像个小女生一样,一不留神就坠入了情网。

    由此及彼的话,他对那两个姑娘,应该也是亲情友情远大于爱情吧。

    嗯,只有亲情就最好不过了。

    如此看来,自己的年龄反而成了优势,知已的身份也不能阻挡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想通了这些,王丹忽然发现,虽然迟到,但自己不是没有后来居上的可能嘛!

    于是,在开幕式开始前,她就通过手势传达,眼神确认的方式定下了后来的计划。

    但在真正开始实施的时候,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原因嘛,有点难以启齿。

    倒过来追,完全没经验啊!

    男女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眼神交流,身体接触,肢体纠缠,甚至发生关系,都可以很简单,很直接。

    但要把心一起俘获,就变得很难预料了。

    可能难比登天,也可能易如反掌!

    想到这一点之后,王丹才算明白,自己一直在犹豫什么。

    是的,在这种时候,一直有点点自恋的知性姐姐,忽然发现。

    自己竟然信心严重不足!

    真是活了二十一年的最大发现!

    ————

    尤墨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一贯的随性,从不勉强,也不刻意追求。

    感情嘛,顺其自然最好。

    若无其事伸过来的手,其实微微有些发抖,但被紧紧的握住后,也就踏实下来了。

    两个人,看台上,汹涌起舞的人潮,静静的交谈着。

    有时候用语言,有时候用眼神,有时候用身体

    更多的时候,用的是心灵。

    王丹也不知道这种方式是喜还是悲,只是觉得慢慢的放松了心情,放下了心的挂念,放开了被束缚的感情和思维。

    真的是,一身轻松呢!

    这个家伙,像是有魔力一般,让身边的人不知不觉被他吸引,感染,对他产生异样的感觉。

    难怪,会有那么多家伙对他死心塌地了,难怪,会有两个相安无事的女朋友了。

    这种家伙,放到古代应该是枭雄之类的人物吧,放到现在,也不可能没有姑娘跳出来抢他。

    那自己,可要把门关紧了。

    ————

    上半场后半段,攻势很盛的东道主却有点运气欠佳,1:0的比分保持到了场休息。

    天南海北转了一圈的两个人,话题回到了眼前。

    “岛国少年队很厉害啊,怎么感觉和赛前资料分析不太一样?”王丹把脑袋靠在他的前胸上,拽着他的胳膊,声音有点调皮。

    “浇了十几年的水,现在开花了呗。”尤墨把随风钻到耳朵眼里的头发拈出来,轻轻敲了敲她的小脑袋。

    王丹略有些不满的晃动了下脑袋,声音懒懒的:“一天说话就会吊人胃口,说说看,怎么浇的水,能结多大的果出来?”

    “岛国这一代当打球员,只能算半成品,所以成年队战绩不行。但水浇足了花开的就不少,选择面广水平自然就上去了。能结出多大的果,要看这片土壤的质量和园丁的能力了。”尤墨伸手捏住肉肉的小耳垂,轻轻揉搓着。

    觉得挺受用家伙,像只温顺的猫儿一样,轻轻的“嗯嗯”两声后,继续问道:“那我们呢?”

    这么诱人的家伙其实挺让人心猿意马的,尤墨把注意力投向场地间,那一群正在颠球表演的小家伙们,“目前实力来说还能一战,以后难讲了。”

    王丹的心思却只在他身上,仔细分辨着身体的味道:“好奇怪呢,你竟然有体香?那我们不也是投入了很多,职业联赛,巴西留学什么的,难道比不过他们吗?”

    “职业联赛这种东西,确实是提升水平的很好平台,但如果没有更合理的梯队结构的话,联赛质量下降不说,出现各种问题的机率会慢慢增大。留洋就更不用多说了,像是吃快餐一般,解馋,却不是长久之计。”尤墨把调皮家伙使坏的手捉住,反锁到背后。

    王丹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就势转身一躺,既解放了手腕,又换成了更舒服的姿势,一时间,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尤墨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大胆,但左右一望也就释然了。

    过来一起看球的情侣也不在少数,场休息时间正是亲热的好时光,随便抬眼一看就能见着好几对拥抱接吻的。

    怀佳人仿佛也意识到这一点了,眼睛虽然闭着,但微微颤动的睫毛却暴露了她有些不平静的心情。久等没有动静之后,王丹忍不住睁开看了一眼,见着仔细打量自己的那双眼睛后,有红霞在脸上升起,迅速弥漫,很快就把一张俏脸全部占领了。

    尤墨的余光扫到她那起伏不定的胸口,笑:“累坏了呢,睡吧。”

    知性姐姐岂是小姑娘的水平,杏眼圆睁,双手伸出来,一把搂住坏蛋的脖子,用力的拽了下来。

    动作有些激烈,牙齿都碰了一下。

    嘈杂无绪的人声逐渐远离,如梦如幻的灯光变得更加不真实了。

    心的渴望,像那隐隐可闻的,广岛湾的海浪声一般。

    要仔细听,才能感受到澎湃的力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