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的大佬来的不是一两个人,一群八个家伙其实十天前就在岛国各地考察参观了。

    赛制,赛程,升降级,俱乐部经营,梯队建设

    岛国虽然九年才开始职业足球联赛,但之前的准备工作足足做了五年有余。足协一行人马不停蹄的穿梭在岛国各大城市,收获也算不小。具体框架其实学起来挺简单,照搬来用也无不可。但在九二年大佬的大佬南巡讲话后,上层的风气还是有变化,积极学习外来东西的同时,也在努力思考如何加入自己的特色。

    阎事铎是考察人员之一,这家伙头上挂的是国家体育局办公厅主任,但工作方向却严重倾向职业足球之一块,具体原因虽然无法探究,但略略一想也就释然了。

    竞技体育的职业化和市场化属于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职业足球联赛这种东西已经弓在弦上不得不发,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能一炮打响的话对整个竞技体育的发展都会造成不良影响。

    考察的最后一战当然是广岛了,时间也刚好在比赛开始的前一天。

    这支即将留学巴西的少年队,是2000年奥运会国家足球的希望所在,此次比赛的含金量已经不能再高,上上下下的重视也是可想而知的。

    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种事情吧,就怕上纲上线。

    “不服从管教”这顶大帽子一扣上,若干小问题当成例子一举出来,反面形象就竖立的妥妥当当。

    但大佬毕竟是大佬,能官居高位的家伙们,沉的住气绝对是最基本的素质。

    动一个毫无根基的家伙易如反掌,但如果仅仅以这些东西做证据,没搞清楚状况前就动一个人气正旺的家伙,风险就变得不可预知了。

    苏瑞敏和薛明,兴致很高的汇报完毕之后,却没有收获想要答案。

    “嗯,再看看吧。”

    “小苏啊,思想工作需要更多的耐心,不能一棒打死个好苗子。”

    还想分辨什么的两个家伙,忽然从各自领导那一脸微笑的神情得到提示了,张了张嘴,说出的话题却引向了别处。

    旁观者清。

    原来,自己激怒对方不成,反而被对方激怒了!

    这个对手,真不能小瞧了!

    ————

    对方居然沉住气了,尤墨觉得有些无聊。

    斗争这种东西,其实和竞技一样,你来我往才好看,大家各守一亩分地不出来,场面就难看了。

    双方的心态就和对比赛结果的预期一样,如果都能接受平局的话,如此局面也无不可。如果不能,但就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这货当然没兴趣主动招惹他们了,一是比赛在即,琢磨这些东西劳心费神。二来对手明显不只水面上的两个,贸然出招容易露破绽。

    于是,第一回合交锋之后,双方俨然各自收兵,不发一言。

    但结果大家可都看在眼里。

    这货在被警告威胁之后,若无其事的搂着个姑娘在众人面前出现,最后竟然没事人一样,无人再提了?!

    这种颠覆认知的状况让所有的少年们,甚至包括部分教练们,都看的目瞪口呆。

    这他么的,太狂了吧!

    狂吗?

    卢伟可没这么看。

    晚上九点过,赛前例会结束,一片热闹的领导与队员交流场面没有让他心里有多踏实,反而是一堆人围着那货一阵猛夸的情景让他印象深刻。

    而且,那货也一反平常的低调装x,言谈举止间很有些兴奋之情掩饰不住的迹象,这些状况加重了他心里的不安情绪。

    不过,回到房间还没来及说什么,电话却先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居然是王丹打过来的,卢伟苦笑了下,把话筒递了过去。

    期待已久的知性姐姐明显是恋奸情热的状态,电话粥煲起来就有些收不住。原来想问些什么的卢伟,慢慢沉浸到自己的养生功法去了,再没言语。

    李贴和李京羽的议论内容代表了大部分少年的看法,“那个家伙也太牛x了吧,这么多领导都一直夸他,先前的事情都没人当回事了!”

    “反正胆子比我大的多,这一点上我挺佩服他!”

    反而是细腻的小胖子张笑瑞看法和别人不同,一脸担心的问同屋沉默寡言的家伙:“尤哥会不会太兴奋了一点,之前的事情怎么感觉不太像他的风格呢?”

    商一思索了好一会,得出的答案:“睡吧,明天就知道了。”

    如此充满哲理的回答让小胖子一阵无语,摇了摇头,洗漱去了。

    ————

    比赛日。

    大晴天,级风力,摄氏28度。

    比赛这种东西,越去想就越不开始,越不当回事,就越觉得不经意间就得上场了。

    国少队这些家伙们,心理素质都算不错,个别强悍的家伙晚上睡眠质量居然保持的不错,一路上春风满面,玩笑不断。

    嗯,这两个家伙当然是大羽和尤墨。

    “老尤你挺厉害嘛,你跟我说老实话,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李京羽一本正经的问题果然勾起了所有人的耳朵。

    “老尤”这种称呼很是体现了大羽天才般的想象力,既不像“老大”般容易引起非议,又不像“尤哥”般难以启齿。

    “个,怎么样,你有没有一点点羡慕我?”尤墨也是一脸认真,表情严肃的很。

    如此厚颜无耻的答案果然引来一阵嘘声,连坐在前排的教练们都有点动容了,有人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大羽的神经可不是一般的打击能够影响的了的,继续求教:“有一点点。那你是怎么协调好她们之间的关系呢?”

    尤墨对这货的诚实也聊表了下佩服,反问:“你想找几个?”

    大羽直挠头,好一会才在一堆人恶毒的目光注视下,期期艾艾的:“两,不,一个就行了!”

    李贴都看不下去了,直叹气:“那你问怎么协调关系还有个毛用?”

    大羽属于典型的打不死小强型,闻言奋起反击:“我想象一下都不行吗,我知道你也有那个心,却没那个胆!”

    老实人李贴没想到自己居然惹祸上身了,可东北爷们从小就怕被人说成胆小鬼,此刻只能绷起:“关我啥事!是你自己没想好就问人家,你跟我说老实话,你是不是又看好哪个岛国小姑娘了?”

    大羽的声音明显有点心虚:“关你啥事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来抢的话,我现在哪还用去寻?”

    声音到后来,越来越小,“还用去寻”都快听不见了。

    气氛,也像这声音一样,迅速冷下来了。

    开玩笑这东西,自黑可以,互揭伤疤有时候也无伤大雅。

    但在事情过去没多久,心里阴影尚存的时候,在这么一堆人面前,痛诉好兄弟抢自己心仪对象这种事情,就明显的不合适了。

    更何况,还有个无辜的当事人也被牵扯进来了。张笑瑞此刻一脸尴尬,浑身的不自在,眼神都不知道该往何处聚焦了,彷徨的很。

    少年们或多或少也都有耳闻,知道他们最近和几个川妹子打的火热,但个竟然如此有料是没有意料到的。

    不过,当场议论明显是不合适的,缄口不言才是明智的选择。

    就连尤墨,也没想到几句玩笑居然能开出这样的效果来,一时之间,只能用沉默来表示佩服了。

    李贴的心,也随着骤然变冷的氛围,凉下来了。

    身为队长,在队员们面前,被好兄弟说成这样,既使是玩笑的语气,说的也是事实。

    和兄弟抢,是为了他好,这一点其实双方都已经心知肚明了。姑娘没追上,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即使难过,也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对比赛的影响,更是微乎其微。

    但在去比赛的路上,被人以这种方式说出来,效果就像是一直裹的紧紧的遮羞布,被人在众人面前狠狠拽去了一般。

    丢人丢到家了!

    自知闯祸的大羽,缩着脑袋,东看看西看看,没有收获任何满意的答案,只能把头深深的埋下了。

    就连一直不自在的张笑瑞,都把不安的眼神望了过来,看着李贴那眼神空洞,没有任何表情的一张脸。

    原来,比失恋更可怕的事情,竟然是失恋的同时,还丢人!

    ————

    比赛,不会等人。

    朱广护在更衣室作最后的战前强调的时候,就察觉到异样的气氛了。

    实在是一贯玩笑打闹的家伙们也**静了一点。

    这种状况,不是紧张,就是心有事,反正不是啥好现象。

    但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不用多说大家也都明白。

    全国直播,足协大佬基本全在,小组里面最有希望拿下的对手,八强的基本任务

    更何况,一旦输球,肯定要有人背黑锅。名字是谁,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到!

    想起了这一点的,明显不止朱指导一人。张笑瑞同情完李贴后,心的不安就突然放大了。

    原来,在一支球队里当老大,责任的压力竟然会如此之大!

    小胖子游离的目光不时的转向当事人身上,李贴脸色虽然很差,但神情已经自然多了,自我调控能力值得赞一个。

    大羽虽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活蹦乱跳,但也在不断的深呼吸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种意识也算不错。

    尤墨呢?

    居然在咬牙切齿!

    小胖子当时心就一凉,不甘心的他,顺着那家伙的目光向外望去。

    虚掩的更衣室门口,有一张已经留下深刻印象,不输给自己心女神的俏脸,在那洋洋得意的做着鬼脸!

    那么甜美可人的一张脸,即使在挤眉弄眼,也是那么的好看。

    就像球场上自由自在的风一般,把一身的不爽,吹了个干干净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