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年5月,c市。

    夜。

    听见身旁熟悉的鼾声响起,尤墨把胳膊轻轻地抽出来,翻了个身,伸手把埋在枕头下面的手机拿了出来。

    晚上交公粮的过程依然表现不佳,尤墨思忖再,决定用手机看英超直播算了。屏是小了点,不过比看赛后集锦感觉好多了。

    正在兴头上被强行刹了车,张惠娜睡得一点也不老实。尤墨侧躺着,努力用后背抵挡来自身后的骚扰,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屏。

    两人结婚五年了,感情虽然保持的不错,但日子还是渐渐的平淡如水。

    都有些不甘心。

    张惠娜刚过完十一岁生日,之前为了在职场打拼一直不肯要孩子。去年总算熬成了主管,薪水是涨了不少,压力却比以前大多了。快一年了一直没怀上,医院跑了好几家,检查结果双方都没问题,医生建议继续努力。

    尤墨也挺苦恼,朝九晚五的生活实在让人厌倦,想创业又茫然无绪。最近两年,夫妻生活质量直线下降,他开始觉得身体一种叫做“男人”的东西正在离自己远去。

    才十岁啊,尤墨叹了口气,当年的一夜五次郎只能活在回忆里了,现在两天一次都不够硬朗。

    ——————

    十一点四十五,比赛开始,这是本轮英超的一场重头戏:阿森纳vs曼联。

    弗格森退休,钦定接班人莫耶斯闪亮登场。不过大半个赛季过去了,在他的带领下红魔一直吊着口气,半死不活的摧残着球迷的心。

    阿森纳状况稍好,终于不用卖队长的温格出手略显大方,悲催的八年无冠有望在今年的足总杯上得到终结。但近几个赛季的强强对话,阿森纳的表现实在有些不堪。

    一个倔强的老头带给人们的激*情已经划上句号了。

    另一个固执的老头明显也进了死胡同。

    看看兵强马壮的切尔西,瞧瞧财大气粗的曼城,再想想球星云集的皇马巴萨拜仁。

    尤墨摇了摇头。

    曾经的梦想,现在像团废纸一样,揉成一团,扔在了不知道哪个角落。

    怀旧也是一种病,让人做什么都软绵绵的。

    ——————

    比赛的前十五分钟有些沉闷,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的尤墨有些腰酸脖子痛,正打算借机溜去卫生间继续看,手机铃声却不识时务的猛然响起。

    尤墨龇牙咧嘴地挂断了电话,身后张惠娜已经起身抢过手机。

    “老婆大人息怒!”尤墨双手举起作投降状。

    张惠娜瞅了眼手机,脸上阴转多云:“卢伟找你,卫生间接去!”

    尤墨如遇大赦,高举双手接过手机。

    卢伟是尤墨的学同学,两人踢球认识,打架升华,后来上了同一所大学更是基情四射。尤墨185c,司职锋,进球如麻,绰号“老牛”,最喜欢当年那支激*情澎湃的曼联队。卢伟12c,身披10号,过人无数,绰号“卢总”,十年前的那支阿森纳队是其最爱。

    最近几年两人的联系实在不多,直到半年前卢伟恢复单身生活。

    “老牛来陪我看球,一个人无聊死了!”

    “需请示,请稍后!”

    尤墨考虑了下偷偷溜出去的后果,吸了口冷气,决定实话实说。

    “老婆大人,卢伟他老人家刚离了婚,这会又想不开了”

    张惠娜才不信他的话,不过两口子前几年买房欠了卢伟不小的人情,此时朋友也算落难,她心虽有些不满,却也识得大体。

    “看完球就回来!”

    “谢主隆恩!”尤墨大喜,迅速闪身出门。

    ——————

    半小时后。

    偌大的客厅里只放着一沙发一茶几,电视挺大,孤零零的挂在墙上。

    茶几上摆了几瓶啤酒,两袋花生米。

    卢伟开了门回来,继续做俯卧撑,难得能去踢场球了,有些习惯却一直保留了下来。

    尤墨看着光着膀子亮着排骨的卢伟,心生羡慕:“不在围城,减肥好轻松!”

    卢伟望着高大威猛却气不足的尤墨,眼神有股不屑:“久在围城,外强终成空!”

    尤墨被命要害,干咳几声后问道:“下酒菜只有花生米?”

    卢伟沉思片刻,出言安慰道:“冰箱里好像还有包榨菜。”

    尤墨无语,瞅了下时间,下半场还有十分钟才开始,指望这货明显不靠谱了,于是果断转身下楼,直奔超市。

    狂风大作,六月还不到,天气说变就变。

    十分钟后,淋成落汤鸡状的尤墨被卢伟大力表扬:“单身生活果然要不得,跑腿的人都不好找!”

    尤墨比了个指回敬。

    伴随着主裁判一声哨响,窗外雷声闪电大作。

    “五月份就有雷雨天气!”尤墨看着窗外犀利的闪电划过,心略有些担心家的女汉子。

    卢伟撇了撇嘴,伸手拽了件t恤套上:“放心,看完比赛就放你走!”

    “阿森纳这赛季不错哈!”尤墨底气不足,主动转移话题。

    “也就足总杯有戏,”卢伟摇了摇头,“联赛板凳厚度不够,欧冠实力差了点。”

    “下赛季曼联连欧联杯都没得打!”尤墨看着电视忙碌的红魔队员们,悲从来,“老爵爷一撒手,莫爷完全hold不住啊!”

    “只换天子不换功臣,这天下哪坐的稳?”卢伟拎起酒瓶:“走一个!”

    “能力差了点,魄力差了点,运气差了点,”尤墨一气干了半瓶下肚:“莫爷这是点不保了。”

    “年年联赛争四,年年欧冠十六郎,”卢伟一仰头,也倒了小半瓶下去:“阿森纳这几年完全掉队,这么踢下去枉称豪门了。”

    “唉!”

    两人摇头不语。

    两只球队的状况和他们的处境其实挺像。

    阿森纳这几年一直被诟病“太软”,尤墨没少拿这事嘲笑卢伟。笑多了尤墨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不也是越来越软了么?

    曼联一直不软,但粗糙的技术,混乱的场组织一直是卢伟拿来鄙视尤墨的有力武器。不过眼前这粗劣的生活质量让他实在是心生无力。自己这么懒的人,还有点洁癖,这单身生活还让不让人活了?

    ————

    比赛时间已经八十分钟过了,场上比分还是郁闷的0:0。

    难得一起看场球,这比赛完全不给力啊!

    “喝酒!”

    两人举瓶碰了一下,窗外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屋内顿时一片漆黑。

    “我kao!”尤墨从沙发跳了起来,比赛再没劲,好歹让人看完吧,这电停的,前列腺都觉得涨痛了。

    “快坐下,手机关了!”卢伟的声音略有些颤抖,眼睛死死盯着对面。

    尤墨转头望过去,只见落地窗依然关的严严实实的,地上却不知何时进来了一个拳头大小冒着蓝光的物体,形状还在不断的变化,慢慢地升到了半空,发出“滋拉拉”的声音,像是冬天脱毛衣时产生的摩擦声。

    “ufo?”尤墨语气透着兴奋。

    “可能是球状闪电!”卢伟大脑高速运转,心跳随之加快,拉着尤墨慢慢往后退。

    尤墨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开始分泌了,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可惜还没来及说话,眼前蓝光一闪,脑袋“轰”的一声,失去了知觉。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