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色的天,没有云。

    绿色的草坪刚剪过没多久,轻风拂过,空气有股淡淡的草腥味。

    尤墨躺在地上,深呼吸,觉得很舒服。他曾经无数次的做过类似的梦:巨大的球场,欢呼的人群,仰躺着享受进球后满满的充足感,冲上来拥抱自己的队友

    等等!

    怎么梦里还有声音?

    “队长过来看哦,场地里有个娃儿在睡觉!”

    “好奇怪,穿的啥子衣服哦!”

    “快起来喂,你叫啥子名字?”

    尤墨有点纳闷,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好奇,八个人把自己围住,还在不断地招呼后面的人过来围观。

    “是不是瓜娃子哦,恁个奇怪!”

    “你们才是瓜娃子!”尤墨双手向后撑地,腰腹绷紧,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不料用力过猛,大头朝下栽到了草坪上。

    “哈哈哈哈”

    这帮小兔崽子,看猴戏是吧!

    尤墨握紧了拳头站起来,想吓唬吓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们。站直了身体,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两条腿感觉凉嗖嗖的,低头看过去,发现外裤正带领着内*裤毫不留情地往下滑落。

    “哇哈哈哈”声音更大了。

    这什么情况?

    尤墨傻眼了,这细胳膊细腿都是自己的么?为毛自己站直了才比这帮小子高半头?

    “搞快些换球鞋,马上两点了!”一个气十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樊指导快来看哦,这个娃儿好奇怪!”

    ————

    尤墨在努力的确认状况。

    五分钟过去了,情况很不乐观。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自己还在做梦。

    无人注意的时候他偷偷地瞧了瞧两腿间,光溜溜白嫩嫩的小家伙很安静地待在那里,一副不爱搭理人的模样。

    宽大的t恤下摆盖住膝盖,尤墨盘腿坐在场地边边上,继续思考人生。

    樊指导大概五十来岁,人如其姓,这会正在旁边絮絮叨叨的问:“叫啥子名字?好大年龄了?咋个穿大人的衣服跑过来?来考我们队也穿双球鞋嘛!上半年经费紧张的很”

    “今天是啥日子?”尤墨的脑袋更晕了,赶忙出招打断。

    “5月15号星期。”

    “啥年份?”

    “九年嘛!”

    “”

    樊指导伸手摸了摸尤墨的大脑袋,又捏了捏大腿和小腿的肌肉,面带喜色,对着嘻嘻哈哈玩闹的小子们喊了一嗓子:“集合了,搞快些!姚厦过来一下!”

    姚厦?难道是全兴少年队?尤墨一个激楞站起来,一阵风从耳边掠过,一个圆圆乎乎的小子冲过了头,原地180度转身刹车后,安静地站住了听候吩咐。

    “你们是全兴队吗?”尤墨觉得先确认下状况比较好,这老头看着不太靠谱。

    “下半年才叫全兴队,现在是s省少年队,目前还是归运动技术学院管理。”樊指导看着比姚厦高了半个头的尤墨,面露喜色,“姚厦去拿套队服,要个加的。”

    “要的!”

    话音刚落人就两米开外了,樊指导赶紧喊住,回头问尤墨:“你穿好大的球鞋?”

    “四十,”尤墨一出口就知不妙,连忙改口:“是十四!”

    “樊指导,最大的只有十码的。”姚厦小跑过来,举手发言,圆圆的脸蛋上挂了几颗汗珠,眼睛不大,精神却足。

    “将就下吧,”樊指导拍拍尤墨肩膀,回头喊道:“慢跑五圈,两分钟一圈哈!”

    ————

    “老牛!”卢伟的声音透着一股惊慌失措,整个人都有点抖,两手拽着自己的短裤,想跑过来又怕露馅,左扭右晃的想快点靠近过来。

    尤墨松了口气,总算有个人能一起探讨下了,这十几分钟脑细胞死的一片片的,脑门都发烫了。

    五分钟后。

    两人执手相看泪眼,无语问苍天。

    这他娘的是重生了么?重活一世也给个金手指啥的,这全身上下翻遍了就找出来五十块钱和一张手机内存卡,还是2g的,里面装的啥也搞忘了。

    这也太糊弄人了吧!

    上辈子过的是不太如意,可也没一穷二白啊!

    “咱可以赌*球”尤墨脑灵光闪现:“赚了钱再去炒房!”

    “哪儿能下注你告诉我?现在是199年,街上连个网吧都没有,足彩好象是2002年才出来的吧。”卢伟叹了口气,目光转向跑道上边跑边打闹的小队员们。

    “s省全兴少年队,教练姓樊,”尤墨顺势介绍,心有了主意:“咱们跟着他们混,吃住问题先解决再说。”

    “来,给你装备!”姚厦一阵风似的跑过来,东西扔下转身跑没影了。

    “速度真快!”

    “姚夏啊!国产猎豹,你不认识?”

    “呃别说还真像!”

    “就是好不好!”

    “十几年没长变,挺不容易。”

    “”

    ————

    少年队的训练挺简单,慢跑完了一人一个足球,先颠着玩。

    樊指导看尤墨换好了衣服,转身一脚踢了个足球过来,略带些内旋弧线,速度也不快。

    尤墨还在走神,球快砸面门了才反应过来,两手一伸,将足球轻轻摘下,站了起来。

    “不错嘛!过来颠几个球我看看!”樊指导笑起来,眼睛眯成条缝。

    “老牛啊,给我也要一身!”卢伟紧握裤腰站起来,一脸羡慕地看着尤墨。

    尤墨忍住笑,一路小跑着来到樊指导面前。

    足球比正常的比赛用球小了一号,尤墨没当回事,准备随便露两手震震这帮小子。

    真正开始颠球,尤墨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厉害。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了,正脚背轻轻一颠,球就直奔脑门去了。高度控制不好,动作节奏就慢,人就显的笨拙。

    身边嘻嘻哈哈的笑闹声此起彼伏。

    “好瓜哦,比我刚来的时候还差些!”

    “个子太高了嘛,球感肯定不好!”

    樊指导到没太当回事情,队上一直只有一个守门员,队内连对抗赛都打不起来。这小子身板不错,年龄也不大,白纸一张刚好适合从头练起。

    “动作有点僵,去跑几圈回来接到练。”

    尤墨满头冒汗,闻言如遇大赦,回头又见卢伟在向自己招手,于是说道:“我朋友也想试试。”

    “哦!姚厦,再跑一趟!”

    ————

    樊指导以前没这么大方。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明年全国职业联赛就开打了,今年下半年全兴酒厂的一百万赞助也马上到帐。形势喜人又逼人呐,好苗子难找,走过路过可不能错过。

    卢伟穿戴整齐,抱着个球走了过来。

    “好瘦哦,风吹一哈估计就倒了!”

    “比我还矮些,咋个长的哦!”

    “我猜他连续颠不到十个!”

    樊指导轻轻地拍了拍卢伟后背:“别紧张哈,和平常耍的时候一样。”

    卢伟不说话,把球往后抛过了头顶。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