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球从空落下。

    周围的笑声更大了。

    “果然是一起来的,扔那么高咋个颠嘛!”

    “得不得行哦,头都不抬一下,砸到脑壳喽!”

    卢伟微微一笑,抬头望天,双膝微曲,顺着球落下的轨迹轻轻往后一仰。躁动的足球便安静了下来,紧紧地贴在了脑门上。

    “哇!!!”

    周围安静了下来,看笑话的小子们嘴巴张大,眼睛圆睁,像是看见了不明飞行物。

    樊指导眼前一亮,站直了身体仔细看。

    卢伟往前轻轻一甩头,身体向左迈了一步,右边肩膀一抖,落下的皮球又飞向了半空。微调了下步子,皮球被左边肩膀顶了一下,这次的力道小多了,两边大腿各颠了一下后,皮球乖乖地开始在两脚尖旋转飞舞。

    “哦!!!”

    小子们都松了口气,心有些恼火,隐隐又有些期盼。

    樊指导眼的神情却越来越古怪。前面那几个动作虽然花哨,倘若花些功夫练,一两年就能掌握了,但最后球在脚尖快速飞舞的状态,没有个十年八年的苦练是做不到的。左右脚步频一致,触球部位不能偏差,力量要求更是严格。

    这小子是个什么来头?

    卢伟左右活动了下脖子,转了转腰,对自己1岁的身体感到满意。

    没有颈椎病,也没有腰肌劳损。

    多么美好的时光啊,重活一遍到也不错。

    “好了,你也去慢跑几圈吧。”樊指导深吸口气,不再多想,挥了挥手:“都散了,好生练哈!”

    ————

    跑道上。

    尤墨边跑边挠头:“咋整,力量控制不住!”

    “我这怎么好好的?”卢伟不以为然,这娃技术虽然矬了点,也不至于球都颠不好,估计是身体还不适应吧。

    尤墨哭丧着脸:“压根没使劲,以前我颠球你又不是没看过。”

    “重生后遗症?”卢伟开脑洞。

    “你别说还真像,我记得当时你说‘可能是球状闪电’后,我就觉得身体猛的一下兴奋起来,浑身都是劲。”尤墨一脸的神往,完事又叹了口气,“还没来的及使,就给弄这儿来了。”

    “放心,那种情况你劲再大也没处使。”卢伟好容易忍住笑。

    “难道是那一瞬间的身体状况被记录下来了?”尤墨越想越兴奋,一巴掌拍在卢伟后背上。

    “你先人的老牛!”卢伟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煤渣跑道把手都划破了,还好口子不深。

    尤墨猛挠脑袋,拽着卢伟在场边找了个水龙头,开始冲洗伤口。

    “你说你看见球状闪电后浑身都是劲?”卢伟盯着这娃的大脑袋,想象着里面的脑回路。

    “危急状况下肾上腺一分泌,身体不就是这种感觉嘛!”尤墨撇了撇嘴:“你娃急救学看来学的不错!”

    “四肢果然发达!”卢伟岔开话题。

    大学五年两人学的医,鬼灵精怪的卢伟是个标准学渣,差点因补考过多没拿到学位证。面相憨厚的尤墨则一路顺利,毕业后去了医院。

    不过也就那么回事,毕业后一直在创业的卢伟没心气了,钱是挣了不少,但家散了,人也变的越来越懒,实在是缺乏人生目标。尤墨到一直想自己干点事情,不过实在不清楚自己除了当医生还能干啥。

    重活一辈子要还是这么无聊的话,两人不如现在就一头撞死算了。

    ————

    “一对一距离五米,脚内侧,一停一传!”樊指导高声喊完话后招呼两人过来。

    “卢伟和尤墨对吧,叫我樊指导就行,你俩家里大人呢?”

    两人同时挠头,相互使眼色。

    樊指导眼睛一转,心下有数,这俩娃估计是偷跑出来的。

    其实也挺正常,这年代都把考大学当成正经路子,但凡有点心气的家长,都不愿意自家的娃吃这碗饭。十多岁爱踢球的小子性子都野,偷偷溜出来试训是常有的事情,可惜成功率很低。

    挨顿暴打后被拎回家的机率要高的多。

    回头让领队联系下家长算了,这两个娃都是难得的好苗子。

    “你们俩先练着,一会有个对抗赛,尤墨穿红背心守门,卢伟穿绿背心踢前腰。”

    尤墨仰头望天,无比的渴望再重生一次。

    老子当年进球如麻,现在沦落到替人守门

    卢伟见状不忍,拍拍这娃后背:“好门将抵上半支球队了,我看好你哦!”

    尤墨比了个指回敬。

    身为男人,“射”与“被射”事关尊严,岂容商量?!

    好吧,此时寄人蓠下,且自己表现颇为不堪,忍忍吧。

    ————

    樊指导皱了皱眉头,看着把球停到一米开外的尤墨。

    “老牛,吃春*药了哇!”卢伟喜笑颜开,脚弓一端,把尤墨踢来的半高球轻轻卸了下来,动作舒展柔和。

    樊指导的眉头又松开了。

    “给想个办法啊!”尤墨有气无力。

    “饿两天肚子就ok了!”卢伟一脸严肃。

    “你大爷的!”尤墨叫唤:“能不能愉快的出个主意了!”

    “有啥好处没有?”

    “五十块钱你拿十我留二十!”

    “好小子,算你大方!”

    卢伟打了个响指,示意尤墨过来,如此这般一番说道。

    尤墨一拍大腿,这么简单竟然没有想到,自己果然不是当领导的料。

    可惜这会正在训练,方案无法实施。

    心暗自下定决心:今日就放过你们,明天再好好震慑你们一番!

    ————

    “嘟~~”一声长哨后,樊指导喊道:“分组对抗,背心穿好上场。”

    看着场上刚好凑齐的22人,他长出了口气,好歹能打个对抗赛锻炼一下了。这只少年队虽然一直号称“省队”,但资金一直紧张,再加上人员流动性大,淘汰率高,实在不像是一支正规球队。

    现在情况不同了,全兴和运动技术学院联合办俱乐部,全运会和职业联赛两不耽误。钱有了,现在就缺人,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半,一半在这主持训练,另一半跑遍全省再找些好苗子进来。

    ————

    对抗赛一开打,就直奔身体素质对抗赛去了。

    小学体育设施缺乏,教学水平低下,基层足球运动开展不起来,这些原因直接导致这些十多岁的少年基本功薄弱,一有对抗,平时的训练内容就容易走样,打惯了五对五的小比赛,他们不太适应在这么大的场地上撒开了奔跑。

    不过有比赛打,也是件挺高兴的事情。

    球趟大了?

    不要紧,大伙喊着号子一起追!

    抬脚过高?

    那也叫个事?看看俺们正宗少林神腿!

    射门打了飞机?

    还好吧,比甩火腿(踢空)强多了!

    卢伟和尤墨对望了一眼,深深地羡慕对方。

    卢伟很苦恼,传球么,肯定是有去无回了。自己带呢,对方抢球总是些犯规动作,队友还总挡道。尝试了几次个人突破后,他摇了摇头,觉得还是自己的小身板更重要。

    漫天飞舞的少年们,你们确定自己是在踢球吗?

    尤墨其实表现一直不错,除了不会倒地扑救外,双手接球一直很稳。球路判断准确,站位合理,大脚更是开的有模有样。

    反正也不用瞄着自己人传。

    不过还是很闹心啊,站在门前看别人玩的开心,自己多久没有这么苦逼过了?

    樊指导笑得挺开心,脸上的皱纹都开了花。

    好苗子一下就来了俩,能不高兴么?

    说什么也要把他们留下来!

    “老江啊,这两个娃儿怎么样?”

    领队老江也站在场边,笑呵呵地看着场内奔跑的少年们。

    “不错,终于凑够两队人喽!”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