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串香店里人头攒动,四人上了二楼才找见个合适的位置。尤墨和姚厦两个吃货忙活个不停,卢伟继续找姑娘询问选拔赛具体状况。

    健力宝这次算是下了血本了,出资一百六十六万美元赞助此次巴西留学。其实也是看好接下来这几年的国内足球市场。

    这次的选拔赛从六月初开始,有十六支队伍参加,名次虽然不重要,但淘汰赛制还是很考验球队的真正实力。

    卢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两个吃货,还有妹子在这呢,就不能慢点吃?

    呃,两个货还抢上了,至于么,没吃过毛肚?

    卢伟和尤墨先前商量着准备拉姚厦一把的,现在看这货光顾着吃连妹子都不理,顿觉没有必要了,娃还小,大一点再找他谈谈男女之事吧。

    “晓兰姐读高了?”尤墨忙活一阵后略感满足,打着饱嗝问道,“读的哪所学校?”

    “高一,外语学院附。”江晓兰看着两个埋头努力的吃货终于肯抬头说话了,捂着嘴忍住笑,忽又觉不对劲,这娃询问的口气跟家长似的,姑娘于是板起脸:“小娃好好吃饭,大人的事少插嘴!”

    尤墨觉得自己一口气要上不来了,捂胸好一阵咳嗽。

    卢伟一本正经的教训尤墨:“少儿不宜懂不懂!”

    姑娘显是想起了什么,白嫩水灵的脸抹上一丝红晕,又逐渐扩散开去,耳根有些微微发热,手上却不饶人,一把揪住卢伟的耳朵:“怎么就少儿不宜了!”

    姚厦看傻了眼,圆圆的眼睛东看看西瞅瞅:“怎么打起来了?”

    尤墨心怀大慰,多年沉冤今朝得雪:“打的好!”

    卢伟果断投降:“女侠饶命!”

    姑娘不依不饶:“你才多大,就知道少儿不宜,这样子下去可不成小流*氓了?”

    “我也知道少儿不宜啊,我妈不让我看电视的时候就这么说的!”姚厦果断跳出来维护这个新认的师傅。

    江晓兰绷不住,脸上红晕未退,嘴角笑意绽开,两个梨窝浅浅的,指着卢伟对姚厦说道:“你不懂,他编派人呢。”

    姚厦挠了挠头,小声说道:“不就是抱在一起啃嘛,有什么奇怪的,还不让看!”

    “口无遮拦,自罚杯算了!”尤墨站出来主持公道,回头喊了一嗓子:“服务员,来四瓶啤酒。”

    “不是说了不让喝酒的嘛!”姑娘的语气不是很坚决,转头又问尤墨,“好奇怪啊,听你们说话完全不像是1岁的小孩。”

    “所以要小心啊,知人知面不知心。特别是这个娃,看上去忠厚老实,实则一肚子坏水,一不小心就被他给卖了!”卢伟怀恨在心,语气不善,双眼转个不停,显是大脑在高速运转。

    “你也差不多好不好!”姑娘才不上当,心却起了丝异样的感觉,好像和他们在一起自己才是个小孩子。

    姚厦浑然不觉,嘴里含着东西,咬字很是费力:“师傅才不是坏人,教的比樊老头都好。”

    江晓兰对这傻小子很是无语,好一会才丢下一句:“抓紧时间吃,一会他又跟你抢了。”

    啤酒送上来,姑娘主动申请了一瓶,卢伟和尤墨对望一眼,有些不解。

    “我妈去世后我爸经常自己喝酒,有时候我也陪着喝点。“江晓兰的眼神有些迷茫,语气幽幽的。

    卢伟赶紧转移话题:“姚夏给介绍下队里情况,还有两周就打比赛了。”

    姚厦领命,侃侃而谈,这方面他还是很有发言权的,毕竟在队上两年多了。

    尤墨沉默不语,想起了自己重生前的生活,一刀斩断的感觉真是疼,痛彻心扉的疼。于是端起酒杯和江晓兰碰了下,也不说话,仰头一饮而尽。

    姑娘楞了一下,看着面前那落寞无助的眼神,心异样的情绪越来越重,想说什么也没个头绪,于是也闷闷的端起酒杯,一口气喝完。

    姚厦不忘鼓掌叫好,卢伟伸脚踩尤墨脚面,使劲发力旋转。

    尤墨总算回过神,看着姑娘疑惑的眼神不住的望过来,笑道:“盯着我看干嘛,没见过帅哥吗?”

    江晓兰顿觉老天无眼,自己一片好心竟然被人当成花痴,当即愤起,迅速移到尤墨身后,一手拧住一只耳朵:“我看看帅哥耳朵结实不?”

    尤墨只觉身后软玉温香,忍住疼痛悄悄地往后靠了靠,花季少女的青春气息顿时环绕,一股淡淡的芦荟香让人神清气爽。姑娘正在得意,也没太注意。

    尤墨很有点就这么靠下去的想法,可惜耳朵质量不行,“女侠饶命,小生不敢了!”

    卢伟摇头叹息,显然对这娃危难之际不忘吃豆腐的行为很是不屑,“偷香窃玉贼,葬花解语人。”

    江晓兰似有所悟,脸色微红,双手松开低着头回坐,仔细一想心惊讶更甚,忍不住抬头问道:“你们究竟读了几年书?”

    “自学,都是自学。”卢伟慌不择言,有点结巴,“我们,都爱,都爱看书。”

    姑娘点了点头,心下却不太相信,女孩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家伙肯定有很多故事。

    就是不知道能挖掘出来多少了,姑娘暗暗握了下拳头,给自己鼓劲。

    尤墨深吸了口气,心情平复了些,再看着江晓兰的时候,眼神就有些复杂了,想想又觉不妥,索性不想了,继续喝酒吧。

    姚厦絮絮叨叨的说完了队里情况,又仔细回忆了几支以前交过手的队伍,眼神满是期待:“你们说咱们和那些队比赛,能赢不?”

    卢伟摇了摇头:“少年队变化大的很,现在很难说。”

    “嗯,努力提高自己实力,一场场拼就是了。”尤墨拍拍姚厦后背。

    “祝你们取得好成绩!”江晓兰举起酒杯,站了起来,众人纷纷起立,哄然应和。

    ————

    李宇天坐在角落里,听着大哥李宇峰介绍这次选拔赛的详细情况,眼睛时不时地溜去远处。看着四人举起酒杯好像在庆祝着什么,冷笑着哼了一声,转头继续用崇敬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位全兴队最年轻的主力队员。

    李宇峰笑了笑,弟弟那点心思逃不过自己的眼睛,“和他们不对付的话就安心发展自己的势力,没钱了哥这儿有。”

    李宇天还想遮掩:“也没有什么不对付,就是看着不顺眼。”

    李宇峰继续笑,也不追问,“来陪哥喝几杯。”

    “哥你在一队怎么混的那么好?”李宇天眼的火苗熊熊燃烧,看着大哥微微皱起的眉头,赶紧又加了一句:“除了我哥实力超群外还有什么窍门不?”

    “一支球队,也是一个江湖,没点道行怎么混的走?”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