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场比赛开始,少年们精神抖擞地走上场。午后的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散发着热情,尤墨在场边扎了个马步站稳,眯着眼睛,贪婪地闻着空气蓬勃的生机。

    要是把足球比赛放在室内,或者人工草皮上,这项运动影响力最少下降一半,尤墨有点佩服英国佬的先见之明。

    卢伟稍稍松了口气,姚厦看着傻乎乎的,球商可不低,被指点后有点顿悟了,几次跑位像模像样的,若不是临门一脚差点火候的话场上比分就已经改写了。

    就是不知道这娃这么不惜体力的满场飞奔,还能坚持多久。

    又是个好机会!

    卢伟左路贴着边线带球疾进,甩脱防守队员后一个倒角传球,后插上的姚厦迎球怒射,“咣”的一声,皮球击立柱弹出。

    “可惜!”尤墨一拍大腿,双手放在嘴边喊:“好球!姚厦加油!”

    场下也热闹起来,这几次进攻有点默契配合的意思出来,懂行的在那分析的头头是道,不懂的也听的津津有味。

    尤墨觉得气氛不错,趁势指挥一帮没上场的小子们给场上队员喊加油。围观群众也很给面子,百十来人一起吼了起来。

    场面有些壮观了!

    樊指导笑眯眯地看着尤墨,越看越喜欢,“再冲刺两趟,准备上场!”

    ————

    尤墨上场快五分钟了,一直在看戏。

    球被压在本方半场0米内,卢伟都被喊着防守去了,自己只能站在圈弧那双手叉腰和姑娘们聊天。

    还是很愉快,姑娘们挺热情,尤墨的大脑袋也很招人喜欢,几个人换着上来摸一把。

    “好乖哦这个娃!”

    “长的好像葫芦娃!多大年龄了?”

    好吧,这娃长相是卡通了点,细长的眼睛喜欢眯起来看人,表情就有些喜感。

    还有人开玩笑:“喊声姐姐,下来请你吃饭!”

    尤墨当然不会客气了,一口一个姐姐喊的姑娘们笑开了花。

    卢伟气不过,吼了一嗓子:“老牛你是来泡妹子的么?”

    “被人泡了呀,我也没办法!”尤墨仍然笑眯眯的,“有种你传个球过来。”

    球是说来就来,尤墨都很佩服自己,早知道喊一嗓子“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好了。

    这是个半高球,胸部停球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尤墨想冒点险,于是贴住防守队员横向移动了两步,球快到面前时突然一个转身。

    皮球被漏过去了!

    贴住尤墨的防守队员真没有想到面相憨厚的小子这么狡猾,竟然带着自己跑偏了位置,再转身时已经人过球过,而且在两米开外了。

    转身加速一气呵成!

    好快!

    还有最后一个卫,速度不慢反应也挺快,几个大跨步追了过来。

    尤墨更快,虽然脚上的沙袋还在,但这刚过一百斤的身体实在是太轻了,他甚至绕了点路,就是防止对方把自己撞飞。

    1米出头的姑娘最少也有120多斤,高速奔跑过程的冲撞,体重才是较量的根本。尤墨才不傻,斜线冲刺避免了身体接触,对方胳膊都伸了出来,却没有拦住。球在地上弹了一下,速度变慢,尤墨右脚赶上,脚背把球往前垫了一下,继续追。

    单刀了!

    虽然趟的有点大,可以做的选择不多。

    守门员位置不错,这会迎上来很快封住了大部分的射门角度,看起来带球过人才是最好的选择了。

    尤墨却不这么看,不做调整右脚尖一捅,皮球从来不及关上的小门迅速穿过,窜入了网窝。

    太快了!

    场上场下都有些看傻了眼,好一会才有欢呼声响起。

    “好球啊!!!”

    “20号干得漂亮!”

    更多的是“哦哦哦”的欢呼声和潮水般响起的掌声。

    裁判都楞了下神,才把手的哨子拿起,一声长哨手指圈。

    尤墨原地站住,身上挂着飞奔过来的姚厦,对着樊指导所在的位置敬了个军礼。

    老头待自己不错,要知恩图报。

    樊指导两眼放光,嘴更是念叨个不停。刘明亮跳起来喊了几嗓子后又觉可惜,摇了摇头:“好料子啊,怎么就不想当守门员呢?”

    能进球,鬼才想当守门员!

    被耍了的姑娘们有些气恼,过来赶人:“圈开球了,快滚蛋!”

    尤墨仍然嬉皮笑脸:“刚才还有个姐姐说请我吃饭,也不知道说话算不算。”

    ————

    李娟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岔气。

    后悔呀!

    场上被耍,下来估计要挨骂,还得请人吃饭!

    有没有天理了?

    这个臭小子,还一脸笑容地看着自己,眼睛眯成条缝上下打量,一点也不像个十岁的小子。

    真想拿脚踹他!

    队长张梅劝过来:“好了,下次小心点就是了,这娃速度有点快,注意保护。”

    姑娘气哼哼的转过身去,紧急思考对策。

    ————

    李宇天心涌起了一阵危机感,上下半场自己的发挥规矩,虽然没犯错但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这样的表现教练或许会满意,但对自己来说还不够。

    昨天大哥出面联系了下组织选拔赛的一个教练,对方透露信息说会有两个名额留给s省。

    路已经铺好,就看自己表现了。

    可眼下出风头的可不是自己。

    怎么办?

    ————

    比赛继续开始,尤墨不出所料的受到了重点照顾。这娃继续调*戏姑娘:“姐姐好大年龄了嘛,听口音像是渝庆人?”

    姑娘心里那个恨呀,偏偏这会是在场上,不敢动手,也不说话。

    尤墨有些奇怪,转过头去,却看见姑娘气鼓鼓的瞪着自己,眼睛很大,愤怒的小火苗在里面熊熊燃烧,鼻梁又高又挺,面部轮廓很有立体感,略显丰满的嘴唇紧闭着,仿佛一张开就会有火焰喷出来。

    尤墨双手举起,做了个怕怕的表情,继续神游天外:“能有个姐姐照顾多好啊,看我这衣服洗得一股洗衣粉味。”

    李娟要哭了,这人还能更无耻点不?难不成还想让自己帮他洗衣服?

    还好队长过来解围,“我来盯他,你注意保护身后,别让他起速。”

    比赛还有十多分钟了,场上形势一边倒。

    少年们都不太会合理分配体能,如果不是换了一半的人上来,这会早就投降了。

    尤墨又进入了无所事事的看戏状态,他体力到是好,球传不出来瞎跑也没用。

    卢伟也快跑不动了,上半场突破的多挺费力气,下半场防守的久更耗体力。

    樊指导站起来大声喊话,少年们勉强打起精神,继续努力摆铁桶阵。

    老头还是挺信任尤墨的,这种情况下还让他留在前场不参与防守。

    得做点什么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