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放在以前,这种状况很容易解决,尤墨主动回撤拿球,啪啪几脚配合球就出来了,队友再跟上拉开空间,进攻就水银泻地一般四处散开了。

    可惜尤墨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刚才进的那个球如果不是趟的太大的话就不用冒险打小门了。卢伟也看出来这点,没有急着喊尤墨回援。

    姑娘们很有耐心,围住前场0米,禁区里人也不多,就在外围倒脚,找着机会才传些直塞。偶尔球被破坏,后面跟上的队员很快上前控制住,继续二次进攻。

    姚厦已经抽筋被换下场了,卢伟决定单干。

    没多少体力了,再不拼一下多可惜。

    卢伟伸手向远处示意了一下,尤墨点点头,拍了拍胸口,又指了指天上。

    姑娘们立即紧张起来,比赛还有五分钟了,不能让这俩娃联系起来搞破坏。刚才的手势应该是示意打高球吧,张梅赶紧喊前场再回来个后卫协防。

    终于熬到了个球门球,所有人松了口气。王兴利把球摆好,准备一个大脚找前场的尤墨。姑娘们很配合的集体后撤,准备包围。

    卢伟喊了一嗓子:“脚下,给我!”

    王兴利略一犹豫,把球踢给了左边线上的卢伟,看着这娃一路衔枚疾进。

    姑娘们吃了一惊,准备上来围抢,后面却喊了一嗓子:“上去一个看住就行了,退!”

    卢伟松了口气,继续把球稳稳的控在脚下沿边路往前走,一对一他真心觉得很轻松。

    尤墨一点接应的意思都没有,转身就跑,哪儿有空当就往哪跑,把姑娘们的防线带的乱成一片。

    所有人都知道这小子贼的很,不过一直不肯接应做球,看来脚下技术不怎么样,把他的接球路线卡死就无妨了。

    带球的小子呢?

    应该快跑不动了吧。

    确实,卢伟带球过了线就觉得体力快到极限了,但是还不够,眼前还有空间,还能继续往前。

    牙关咬紧,继续向前,小腿肚子开始一阵阵发紧,这是要抽筋的前兆。

    终于摆脱了防守,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尤墨刚好回过头来,两人目光对上,熟悉的笑容仿佛从未远离过。

    来吧!

    看看我们能走到哪一步!

    ————

    姑娘们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小子带球狂奔了五十多米了还在向前,而且看样子还想内切走路。张梅犹豫了一下,喊道:“拦住他,别让他内切!”

    卢伟松了口气,右脚一扣,左脚跟上继续走外线,冲上来的防守队员猝不及

    防,腿一伸踢在了他的小腿上,“嘟”一声短促的哨音响起。

    犯规!

    仿佛全身的肌肉在那一瞬间都放松开了,唯独左边小腿越抽越紧,想伸手去够脚尖,却又差了点,卢伟苦笑了下,对身边刚爬起来的姑娘说道:“帮个忙,抽筋了。”

    姑娘还在楞神,尤墨冲了过来,左手握住卢伟的前脚掌,右手压住膝盖开始往前发力,“你娃夜生活太多了吧,一场比赛都坚持不下来了!”

    “你先人的,老子有多久没有打过正式比赛了!”

    “任意球还能发不?”

    “你想进球不?”

    “有姐姐说请我吃饭!”

    “那必需得进一个感谢人家!”

    可怜的姑娘在一旁听天书,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这是一个直接任意球,距离球门十五米左右,位置比较偏。

    姑娘们如临大敌,两人身前一人身后把尤墨围了起来,1米不到的身高就受到这种待遇,这娃幸福的想去死。

    个姑娘前呼后拥的,还不住的拉拉扯扯。

    拜托,人家还没有发育好不好。

    尤墨一边腹诽,一边在人群钻来钻去,不用想也知道,卢伟那个懒货肯定在那磨磨叽叽的摆造型呢。

    姑娘们跟着跑了几趟后终于受不了了,这娃是在玩捉迷藏呢。于是都定下身形站住了看远处那个小子怎么发这个任意球。

    等的就是这个时间!

    卢伟头也不抬,步冲刺后左脚狠狠的抽皮球左下方。

    尤墨没有回头看,这种任意球配合太熟悉了,不用沟通都知道卢伟发的是右侧远门柱。

    球很高,带着强烈的内旋飞了过来。

    尤墨是从大禁区线上起跑的,两步半后跳了起来,身旁只有一个姑娘不离不弃的跟着。

    太高了吧?

    有人叹气,有人松了口气,包括一直紧跟着尤墨的李娟。

    反正自己起跳也够不到,这时候可不能犯规,姑娘一直拽着对方衣服的手松开了,不过还是跟着一起跳了起来。

    顶不到了吧?

    不!

    尤墨的身形越飞越高,身边一起起跳的姑娘已经在肩膀以下了,收腹甩头,呼啸而来的皮球被狠狠的砸,守门员象征性的挥了下手,却不能阻挡皮球带着不知所措的旋转飞入了网窝。

    飞翔的感觉真好啊,身体里有种东西被突然释放了出来,像打开了一扇门一样,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尤墨甚至在下落过程还回头看了一眼,卢伟又抽筋了,这个球把他全身的力气都抽空了一样,软软的坐在地上。

    什么东西?软绵绵的?

    尤墨双手一撑准备跳起来,结果身边“哎哟”叫了一声,一张瞬间红透了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什么情况?尤墨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手正按在姑娘的胸部,虽然穿着运动背心手感略硬,但货真价实的触感让两个人在那一瞬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姑娘确实年龄小了些,才1岁,性格虽野,但真没有这种经历过,尤墨心头暗道侥幸,赶紧松手佯装不知,迅速起身逃离现场。

    场上场下一片安静,直到裁判一声长哨后才炸开了锅。

    “怎么回事?怎么就顶进去了?”

    “是啊,那么高的点,那么小的个头,怎么做到的?”

    “空好像有个滞空,是二次跳跃吗?”

    “这弹跳能力打篮球,不对,打排球都行啊!”

    樊指导像个小年轻一样,双手握拳跳了起来,刘明亮更加不甘了,不停的念叨:“这弹跳,这弹跳”

    姚厦冲上了场,结果跑到一半被主裁判揪住了耳朵:“比赛还没完呢!”

    尤墨一边给卢伟压腿一边召唤队医周挺,这个货是来看比赛的么?有人躺下了还不赶紧冲上来。

    场下所有人纷纷起立鼓掌,方主任一气说了十多个“好”,也不说说好在哪里。

    领导的思维可真难琢磨!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