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尤墨下半场的两粒入球,比赛最终以2:1结束,少年队成立以来第一次战胜了省女足一队。

    这场胜利让少年队收获了不少信心,尤墨和卢伟这一大一小两个家伙也算一战成名,至少在场观众是这么认为的。

    尤墨挺高兴,但不是因为进球。

    身体像是被解开了封印一样,久违的感觉喷涌而出,对胜利,对上场比赛,都充满了无限的渴望。

    有什么比一颗争胜的心更重要呢?

    既然重生了,就狠狠的拼它一把!

    卢伟总算终于缓过劲来了,体能一直是他的弱项,这场比赛算是遇到了严竣的考验,能咬牙坚持下来也是因为心有种信念苏醒过来。一直把踢球当成玩耍的他,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渴望:上辈子没机会,这辈子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了!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竭尽全力去追求胜利的感觉真好!

    ————

    “真要请那个小子吃饭?”李娟趴在窗前往外看,合*欢树还没有开花,叶子已经很茂盛了,昨晚上看的时候还紧密地合在一起,这会却松散地张开来了,放松地迎接着阳光的洗礼。

    张梅走过来,拿了把梳子,轻轻地梳理姑娘油光水滑的长发,“你自己说的,答应人家了还想反悔?”

    姑娘也不回头,安心享受背后温柔的动作,“有点气不过嘛,那小子也太坏了。”

    张梅笑,这姑娘从比赛结束到现在一个多小时了,还在不住的念叨,这要不让她把这口气出了,估计这一个月都不带消停的,“周指导也说了,人家那是聪明,踢球肯动脑子。”

    姑娘的犹豫是有原因的,本来打算见面好好教训这臭小子一顿的,后来发生的事情想想都脸红,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脸都没红一下,肯定是故意的!

    才1岁,天啊,这得多早熟。

    偏偏长的像个可爱宝宝,这反差也太大了吧,不行,得搞清楚!

    张梅见她不说话,以为是答应了,拿了个橡筋过来给姑娘扎头发,“吃火锅?”

    “冷锅串串吧,天热了。”

    “你去还是我去找他?”

    姑娘回过头,面前的假小子一头短发很精神,面部线条稍微有点硬,在自己面前直直地站着,脸上的笑容似有似无,眼神透着一股爱怜。

    姑娘的心跳稍微加快了些,转过头去,“当然是你去了,短头发就应该多跑腿。”

    ————

    张梅找见尤墨的时候,他正在洗衣服。卢伟抽筋了两次,下来嚷嚷着腿疼,洗完澡就跑去医务室享受按摩去了,看表情就知道洗完衣服前是不会回来的。

    张梅有点吃惊地看着这娃,揉搓拧漂动作熟练的很,一点也没有这个年龄的娃干家务活的那种笨拙感。

    说明来意后,尤墨小小的吃了一惊,有些警觉地问道:“会不会埋伏了人手把我打一顿?”

    张梅哭笑不得,仔细解释:“我们周指导说你球踢的好,让我们有机会和你多聊聊。”

    这高帽子戴的好,尤墨马上喜形于色,“就请我一个吗?我哥们还在医务室治疗呢。”

    张梅可不想节外生枝,这小子再拉个帮手去的话岂不容易坏事?于是抬手看了下表:“呀,快五点半了,下次等你朋友有空的的话再一起吃饭吧,这次就请你一个。”

    尤墨两下忙活完,也不客气,“来帮我晾下,我去换身衣服。”

    张梅无语,小娃儿家家吃个饭还挺讲究。

    ————

    人边吃边聊,目前来说气氛不算融洽。

    李娟本打算一见面就给他点颜色瞧瞧的,奈何这小子笑脸相迎,一口一个“娟姐”叫的亲热,实在是有些撞在棉花堆上的无力感。

    师出无名呐!

    尤墨到没想这么多,这小子真把客气话当了真,在那绞尽脑汁的介绍自己的踢球心得,还得注意措辞,别一不小心露了馅。

    李娟只觉胸闷气短,仔细听了一会后更觉冒火,这小子得意洋洋的说这些,是有意气自己来着?

    姑娘本就好胜心强,再加上一路走来也很顺当,不知不觉脾气就比以前见涨了。又听了几句,终于忍不住:“你厉害,行了吧。”

    尤墨恍然,这姑娘原来还没服气,也好,有心气的对手才有意思,“不敢当,娟姐来队上几年了?”

    姑娘气鼓鼓的不说话,张梅在一旁介绍:“五年了,她来队上的时候才12岁。”

    “没因为我挨骂吧?”尤墨故意刺激姑娘。

    张梅在一旁接话:“不会,一场比赛嘛,谁都有失误的时候。”

    姑娘眉头紧皱,嘴巴不大不小,紧紧的闭着,越发衬托出丰满的双唇,浅浅的粉色让人过目难忘。

    尤墨忍住打口哨的冲动,继续**:“娟姐这么漂亮,肯定有很多人追吧。”

    姑娘的眉毛明显扬了一下,表情略不自然的看了眼张梅。

    张梅的眉头皱了起来,却还能保持语气平和:“哪有嘛,一天到晚待在队上,跟外面接触少的很。”

    李娟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没确认了,这小子年龄这么点,谈起这些却头头是道的,故意的嫌疑在直线上升。

    刚好这时候张梅起身,“去卫生间,一起不?”

    “不了,”姑娘摆摆手,见张梅走远了,语气恶狠狠的:“是不是故意的?”

    尤墨楞了一下,才想起来姑娘说的哪回事情,于是挠头,使劲的挠头,嘿嘿傻笑两声说道:“现在想故意,当时真不是。”

    姑娘一口气上不来,咳嗽不止。

    “开玩笑的啦,梅姐不得把我手打折!”尤墨才不怜香惜玉,自故自地在那继续吃喝。

    李娟楞住了,有些试探的口气:“你看出什么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嘛,环境太单调,性情慢慢就会有变化了。”尤墨边吃边说,咬字不清楚,姑娘却听的心惊。

    犹豫了好一会,姑娘才缓缓开口:“怎么办呢?她对我那么好,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

    尤墨扫了眼远处,对姑娘摇了摇头,小声说道:“她来了,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吧。”

    姑娘的表情将信将疑,迷茫又有些期待,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像初生的小兽一样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