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伟吃了一惊,语气仍然平稳:“父母去的早,也没个兄弟姐妹的,自然不太像了。”

    老爷子的目光柔和了些,拍拍卢伟肩膀,也不说话,起身在书架上翻找。

    原本高兴的手舞足蹈的郑睫像是被按了暂停一样,安静了下来,不住地拿眼睛瞅卢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悄悄的打量,少年的眉眼深邃似海,亮亮的瞳仁仿佛灯塔一般,直指心里最柔弱的地方。

    少年就这么表情平静地坐着,时不时地笑着看过来。小姑娘觉得自己的心跳骤然加快,不敢对视,却又想寻找些什么,紧紧的咬住了嘴唇,忍不住埋怨:“爷爷你在找什么,快点啦,他们晚上九点前要归队的。”

    老爷子呵呵笑起来,手上动作不停,继续快速翻找,“我家小睫什么时候这么会关心人了?”

    小姑娘脸色微红,语含不忿:“耽误人家那么久的时间了,回去晚了被教练查房发现要挨骂的。”

    卢伟笑着安慰着急的小姑娘:“才八点钟,来的及的。”

    小姑娘还是撅着嘴不高兴,凑近卢伟旁边小声说道:“我刚刚才想起来,一直没跟你说‘对不起’呢。”

    卢伟连忙摆手,“不要紧的,我本来就准备去书店找找看,结果现在不用花钱了。”

    “对不起!”说罢小姑娘抿着嘴笑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一码归一码,不说的话我晚上会睡不着的。”

    卢伟本想继续调*戏小姑娘的,奈何老爷子过来打岔,拿了本手工装订整齐的小册子递了过来,“先读一遍,不懂的拿过来问,通读之后就开始照着练。”

    卢伟起身,深深鞠了一躬,“多谢郑爷爷了。”双手接过,顺便扫了一眼,封面上五个古朴苍劲的大字《道家养生功》。

    “你我有缘,谢字就不用了,以后常来走动就好。”老爷子笑着摸摸郑睫的小脑袋,“好了,归你了。”

    “说什么呢爷爷!”小姑娘窘迫的很,小脸瞬间涨红,“走了,不理你了。”

    卢伟跟着小姑娘往外走,有些忐忑的口气问道:“主人,准备如何发落小的?”

    郑睫眉头微皱,又忍不住想笑,“送你回去,不许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这样的话。”

    卢伟吃了一惊:“不用了吧,外面这么黑,你一个人回来不害怕吗?”

    小姑娘倔脾气上来了,语气不容置疑:“你别管,我拿个手电去。”

    ————

    两人出了院子慢慢走,昏昏欲睡的路灯懒洋洋的,洒了点光亮下来,小姑娘的脸在灯光下显得特别柔和。卢伟多看了两眼,小姑娘又开始脸红,“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卢伟奇怪:“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小姑娘招架不住,扬了扬拳头给自己壮胆,“哼哼!”,眼睛却不敢直视,抬头望天,星星眨了眨眼,像是在笑自己的胆小。

    小巷子里确实黑,卢伟想伸手拉住小姑娘往前走,想了想又放弃了,略微靠近了一些,“怕不怕?”

    小姑娘闻着身边少年的气息,忍不住也靠近了一些,肩膀轻轻碰了一下,又赶紧拉开些距离,“两个人呢,有什么好怕的?”

    “万一我是坏人呢?”卢伟嘿嘿一笑,轻轻打了个口哨。

    小姑娘却很平静,步子都没有乱:“不会啊,我看过你的眼睛,它告诉我了。”

    卢伟轻轻叹息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也不说话,夜凉如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小姑娘察觉到异样的气氛,想说什么又想不出来,于是靠近了些,用肩膀碰碰少年:“想什么呢?”

    “在想你多大了。”卢伟心一暖,声音也变得明快了。

    “才不信呢,”小姑娘撇了撇嘴,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15了。”

    说罢又觉得有些不忿气,有些自言自语:“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比我年龄小呢?”

    “周围老是有人夸你懂事吧?”卢伟的语气淡淡的,也不像是在询问。

    小姑娘却楞住了:“你怎么知道?”

    “太懂事了,心里会不会有些累。”卢伟转过头来,看着小姑娘的眼睛,小巷子走到了头,路灯点亮了两张稚嫩的脸。

    “那你呢,很累吗?”小姑娘的声音稍微有些抖,心事被看穿了一样,有些激动又有点害怕,又掺杂了些进一步交流的渴望。

    “累的时候哭一场或者睡一觉就好了。”卢伟笑了起来,大步往前走,“或者找个人陪着说说话也行。”

    “嗯!”小姑娘重重的点了点头,长出了口气,仔细想想又觉得脸上有些发热,这是在暗示自己吗?

    快走到宿舍楼前面了,两个人站住,郑睫鼓足勇气:“那你累的时候也记的找我。”

    卢伟作大吃一惊状:“说话还是睡觉?”

    小姑娘忍不住,粉拳落在少年的肩头后背,忽又想起这是什么地方,赶紧左右望了一眼,转身跑了。

    卢伟笑了笑,也不迟疑,小跑着跟在后面,一路尾随,直到看着小姑娘进了自家院子,才转头往回走。

    ————

    这一来一去,就迟到了。卢伟进了宿舍大门,就听见楼道里有人在说话,语气很是严肃,“有人看见他追着一个女娃出去了,好像之前还相互扭打了几下。”

    卢伟走近了,笑着看一本正经打小报告的李宇天,也不辩解,就这么从头打量到脚的笑着看。

    李宇天被这目光看得心里扎了根刺一样难受,却还能沉的住气:“我是生活队长,晚归是要受处罚的,你刚来可能还不适应规矩,但罚款还是要交的。”

    樊指导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下午表现都不错,不能骄傲,继续努力。”

    尤墨冒头出来,“樊指导你还没表扬我呢!”

    “你更好!”樊指导笑着摸了摸尤墨的大脑袋,“脚下技术抓紧时间练,不能光吃老本。”

    “领导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尤墨拍拍胸口,伸头看卢伟:“这娃表现就一般。”

    “也不想想谁传球给你的!”卢伟摇了摇头,对这货过河拆桥的行为很是不满,看都不看一眼李宇天,直直的进了宿舍。

    李宇天一直陪着樊指导出了宿舍,才说道:“樊指导你也看见了,他那是什么态度嘛,一点虚心接受的意思都没有。”

    樊老头依然絮絮叨叨的:“要团结,要努力说服教育,不能靠罚款解决问题”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