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过,卢伟借了个手电研究手的小册子。

    本以为是个强身健体的东西,结果越看越心惊,这哪是养生嘛,直奔先天后天升天去了。理论跳过,再研究具体的功法,才发现自己想多了,东西很好,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先是收心求静,这一阶段主要是补神养脑,简单点说就是提高大脑工作效率,该抑制的时候不兴奋,该兴奋的时候不瞌睡。

    提高精神力后就是固元培本,这个也很容易理解,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不觉得,0岁往后下降的就比较明显了,这一阶段的修炼就是延缓衰老降低损耗。

    前两个阶段算是基础,打牢靠了才能往更高的层次发展,养生功前期为“渐法”,意思就是循序渐进,基础打好了才能尝试“顿法”,更上一层楼的意思。

    卢伟有些失望,这东西长期来看是好,但短期内真起不了太大作用。但既然答应老爷子了,自然得好好练习,于是默记第一阶段的功法要领,开始打坐养心。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卢伟只觉神清气爽,浑身上下感觉像刚睡的自然醒一样轻松写意。

    如此明显的功效让他喜出望外,暗叹老祖宗的东西就是神奇。

    ————

    周六是半天训练,比较轻松。下午两点过,卢伟和尤墨开始加练。

    午的时候卢伟和尤墨详细的探讨了一番,又亲身实验了一下,结果发现个体差异十分巨大:尤墨打坐了半个小时后就开始昏昏欲睡,坚持了一个小时后终于睡着了。

    卢伟仰天大笑了好一会,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过来安慰这娃。

    尤墨垂头丧气了好半天,才按捺住暴躁的情绪,没有殴打这货。

    两个人一起加练还是挺有意思的,一边斗嘴一边较劲,时间就飞一般的溜走了。踢球这东西天赋或者有高低,但狂热的兴趣,常年不辍的坚持才是成功之本。简单点说就是天不碰球脚就开始痒,看到地上躺着块砖头都想一脚把它踢飞。这还只是个及格线,许多神人远超这个标准。

    生姜头刚退役那会跑去踢野球,一场比赛进人家十多个球,球探都被惊动了,跑过来一阵膜拜:您老还当着教练呢,大家也都忙着,别添乱行不?

    开始练射门的时候球场上多了两个身影,卢伟和尤墨还挺高兴,四个人可以遛猴了,可惜来人走近了却一脚把球踩住。“看你们球踢的不错,敢不敢打个赌?”

    说话的是李宇天,得意洋洋的,歪着头斜着眼睛看着卢伟,嘴还有点歪。尤墨忍不住,蹲在地上捧着肚子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李宇天还一头雾水,“瓜娃子,笑啥子嘛!”

    李宇峰看出端倪来:“小天,别和他们费话。”

    卢伟把尤墨扶起来:“赶紧的,别蹲地上装大蘑菇!”

    李宇峰有点不耐烦,“小子别说我欺负你们,二对一,打横梁,十脚定胜负。”

    “胜负怎么说?”卢伟也不愿多费话,这哥俩明显是来找碴的,多说无益,球场上见高低。

    “谁赢了我,一百块拿上,输了就给小天洗一个月的衣服。”李宇峰觉得弟弟有点言过其实了,这两个娃他远远的看了一会,一个身体太单薄,一个动作协调性不好。

    李宇天略显不满地看了眼哥哥,却不敢多说话,李宇峰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语气很轻松,声音却不小:“给点教训算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一百块我拿,洗衣服你来,如何?”卢伟满脸期待地看着尤墨。

    尤墨瞬间就把这货划分到敌人一栏去了,不过斗嘴这活自己实在不擅长,于是果断比了个指后跑过去摆球。

    “一胜一负怎么说?”卢伟对这娃的脚法不太信的过,觉得还是保险点好。在运动队,主动帮人洗衣服这活其实是很丢份的,等于是认了别人做自己老大。当然队友受伤了友情援助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二对一,有一个人赢了都算你们赢,都输了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李宇峰听完卢伟这话更有点担心他们不肯应战了,语气缓和了些:“一百块哦,只要一个人赢了就能拿走。”

    卢伟点点头,“一百就一百,我不嫌少。”

    “你!”李宇天指着卢伟,半天才憋出几个字:“真够狂的!”

    “你还是比较低调嘛,知道自己不行就跑去找个外援。”卢伟满面笑容,抬头欣赏李宇天的表情。

    李宇天鼻子都要气歪了,想反驳又没词,只能狠狠地盯住他。

    李宇峰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冷笑一声:“狂要有狂的资本,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了。”

    尤墨把一排五个球在大禁区线上摆好,等的有些不耐烦,“搞快些行不,黄花菜都凉了。”

    ————

    事实证明卢伟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尤墨现在的情况有点过犹不及,越想控制就越控制不好。其实也正常,165米的距离打横梁,对触球部位的精准度要求是非常高的,他现在一多半的心思都放在怎么控制力量上了,结果自然比较悲惨。

    十脚过后,只一柱。

    李宇天一脸的不屑,眼角却有着藏不住的笑意,整张脸更不协调了。

    李宇峰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弟弟,摇了摇头,“就这脚法还想参加选拔赛?还想去巴西?做梦呢吧!”

    卢伟也趁火打劫:“为兄看来最近一个月不用洗衣服了。”

    尤墨一脸愁容,很是配合:“咋办呢?卢大夫给出个主意呗。”

    “下来再慢慢练吧!”李宇峰决定不浪费时间了,这两个小子实在是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我哥加油!”李宇天喊了一嗓子,满脸期待。

    李宇峰摇了摇手示意保持安静,深吸口气后开始助跑,摆腿,触球,身体侧倾45度,支撑腿站的很稳,右腿后摆也很充分,一看就知道是经过多年专业训练结果。

    运气也不错,有两脚都是擦着横梁飞出去的。十脚下来,竟然命了四脚,李宇峰点点头,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平常下来和队友们打赌的时候,自己的命率一直在成左右。

    李宇天长出口气,冲过来对着卢伟吼:“看到没有,瓜娃子!”

    卢伟还是笑容满面的,“这脚法还是不错,给你当哥有点屈才了。”

    李宇峰一把拉住握拳冲上的弟弟,“死鸭子嘴硬,让他再跳弹一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