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清晨飘了点雨,空气很好。小院子里郑老爷子正在指点迷津。

    “咏春拳的特点是‘寸劲’,和你们踢球的时候发力的要领是很像的。摆腿速度先慢后快,触球那一瞬间达到顶峰,既可以提升爆发力,又能节约动作空间。”

    尤墨其实有不错的习武底子,5岁就开始跟着他爷爷学拳了。虽然家传武术名不见经传,但身体根基还是打的挺牢固,每天雷打不动的两小时练功时间也一直保持到上初的时候。对武术的浓厚兴趣导致这娃踢球起步有些偏晚,而且动作偏大,喜欢手脚并用。刚开始的时候因为这个打架的次数可不少。这娃虽然不习惯主动欺负人,但被人欺负就更不习惯了。一直到上了高,才慢慢纠正过来,渐渐开了窍,把武术的很多动作要领运用到踢球上,以致后来架越打越少,球越踢越好。

    听郑老爷子说起这些,尤墨想象了一下,舌头有点哆嗦:“头球也可以吧,弹跳力,腰腹力量,这些都可以借助这种发力技巧来达到力量的最大化。”

    “嗯,举一反,有悟性。”老爷子点点头,“好好练,这功夫也不是短期内能大成的。”

    尤墨扎了个马步,满口答应:“知道,台上分钟,台下十年功嘛!”

    卢伟小声腹诽:“床下半天功,床上一分钟。”

    郑睫凑过来:“说什么呢?嘀嘀咕咕的。”

    卢伟吓了一跳,左顾右盼的,“郑爷爷也指点下我!”

    “功练子午就行了,目前这一阶段就是打基础。”老爷子拍了拍尤墨脑袋,“你这可得下苦功了!”

    “子时和午时练功?”卢伟虚心求教。

    “是的,子时和午时都是阴阳交汇的点,练起功来事半功倍。养生里有‘睡子午觉’一说,大意即是如此。”老爷子详细解释一番,回屋又找来两个铁砂袋给尤墨。

    一个四公斤,尤墨捆好之后摆腿起跳感觉顿时不一样了。

    老爷子果然有货!

    卢伟也觉有趣,扎了个马步陪尤墨才练了一会就累的不行,顿觉天赋各异,老天爷才没那么大方。

    老爷子捧了本书,边看边给尤墨纠正姿势,“你们的天赋都比较难得,但这只代表你们的上升空间很高,如若不能长期如一的坚持的话,很容易半途而废,流于平庸了。一但荒废,再捡起来练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情了。”

    “明白!”两人高声回应。

    “卢伟你和小睫去买菜吧,十点了。”老爷子吩咐。

    一旁没精打采的郑睫马上精神起来,领着卢伟一路小跑出了院子。

    ————

    下午两点,江晓兰准时出现在男生宿舍门前。

    姑娘明显出门前仔细打扮了下,白色横纹t恤配件过膝的浅色泡泡裙,刚洗过的头发随意地搭在肩头,不用离的太近都能闻见一股青春的气息。

    见着尤墨出来,姑娘还有些不好意思,招呼了一声就低头往外走,尤墨赶紧跟上,一头雾水的,也不知道要去干嘛。

    快步走出了学院大门,姑娘总算回了下头,微微有些喘,“干嘛不说话?”

    尤墨顿觉无力:“大姐,你一言不发的把我喊出来,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不说话?”

    姑娘本有些歉意的,但看着这娃一脸无辜的表情就来气,本来组织好的语言顿时抛到了九宵云外,“我不说话你都不会问?”

    尤墨无语,低头认罪,默默地跟在姑娘后面走。

    远离了学院门口,姑娘心里踏实了一些,步子也放慢了。尤墨大着胆子跟上,和姑娘并肩遛达,两人身高差不多,不看长象的话就有点恋人的味道了。

    江晓兰转头看了一眼,就舍不得拿开了:稚嫩的脸上长了一双与年龄完全不符的眼睛,目光有若实质,对视的时候直穿人心,偏偏眼神又有股炽热,让人心甘情愿的跟随着。

    尤墨微笑地看着姑娘好奇而又情不自禁的眼神,也不说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起了点变化。姑娘查觉到了,目光转移开,轻轻的叹了口气。

    “很好奇吗?”尤墨自顾自的往前走,嗓子还没有变声,声音单薄明亮,语气却有种沧桑感。

    姑娘快步跟上,点了点头,“是很奇怪,你们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

    “过去?”尤墨停顿了一下,脑海放电影一般闪过了几个无比熟悉的身影,跳动的心像是被一把揪住了一样,呼吸都困难了。

    姑娘小心翼翼地看着,那双吸引了她全部注意力的眼睛暗淡了下来,目光低垂。

    顿时就有点后悔。

    好像不该这么问的。

    “对不起!”江晓兰把目光转向远处,声音幽幽的,有点自责的口气,“我这人好奇心太重了。”

    尤墨笑了笑,长出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这可爱的姑娘:“好奇心重不是你的错,很寂寞吧这些年。”

    江晓兰一下子就楞住了,站住不动,心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感觉,脑袋里更是无数个念头闪过,最终却只留下一句话:他怎么知道的?

    尤墨也停下了脚步,笑着看姑娘:“你急着想知道别人的秘密,自己的可不就保不住了?”

    姑娘还有些嘴硬:“我朋友多着呢,一天忙的要死,哪有寂寞的时候嘛。”

    尤墨转头慢慢往前走,缓缓说道:“寂寞是心里的野草,从石头缝里钻出来,顽强的生长,不注意的时候就出来缠绕住空虚的心房。”

    姑娘呆呆地跟着走,把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印在了心里,全身软绵绵的,想抓住点什么。又想找个肩膀依靠,却不太敢,生怕面对的是一副冰凉生硬的面孔。

    “找个地方坐一会吧。”尤墨看了看身后的姑娘,有些担心,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给她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

    小公园的长椅上,两个人并肩坐着,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江晓兰觉得自己好多了,刚才那种无力感瞬间把她坚硬的外壳给击碎了,柔软的心像是一下子暴露在冷风一样,瑟瑟发抖,现在适应了一些,又能感受到心脏有力的跳动了。

    就是跳的有些莫名的快。

    “听你说话感觉好奇怪,有点害怕又很期待。”姑娘觉得自己心情平复多了,身上的气力也在一点点恢复。

    “所以找我出来就是想听我说话吧?”尤墨感受到身边人的变化,笑嘻嘻的看着姑娘。

    姑娘不再纠结,点了点头,“你说的话跟你的眼神一样,像是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

    “寂寞就像一把锁一样,慢慢的把你的心神都给锁住了,时间太久,就锈死了。”尤墨看着姑娘,说的很认真。

    姑娘有些惶恐:“那怎么办?我妈去世后,我舅领着他们那边一大帮亲戚过来大闹了一场,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原本很好的关系,一下就变得跟仇人一样了。那段时间看着我爸天天借酒浇愁,本来就难受的心像是沉到海底了一样,一片黑暗,慢慢的就不愿意出来了,觉得黑暗也挺好的,至少安全。过了好久才恢复了一些,愿意和人说话了,只是老觉得自己有些心不在焉的。不敢往深了想,更不敢主动回忆那段日子。”

    “往前看嘛,过去无法改变,未来依然模糊,最能把握的只是现在。”尤墨挥了挥手,像是要把空气的悲伤赶走一样,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走吧,太阳出来了,多好的天气!”

    姑娘起身,轻轻地握了下尤墨的手,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两个梨涡浅浅的,眼神也变得灵动迷人:“谢谢你了!”

    说罢又用不可置疑的口气说道:“以后每个周末都出来陪我说说话。”

    不等尤墨回答,转身就跑。

    尤墨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看着小鹿一样蹦跳着往前走的姑娘,手放在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口哨。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