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李娟还会胡思乱想,尤墨就一路说笑不断。和看门的大爷打声招呼说了一下,正准备继续爬楼梯,姑娘左扭右晃的要下来。尤墨看看左右无人,使劲的在姑娘浑圆的大腿上拍了拍,“别乱动,你这个样子还想自己跳上去不成?”

    “你是男生的嘛,这样子好丢人啊。”姑娘真把脸捂住了。

    自然一点啊大姐,你这个样子岂不是更吸引别人注意力了?

    “跟她们说我是你弟不就行了,笨蛋?!”尤墨这一路下来真有点累了,120斤的姑娘背这半天,实在不是一般人干的活。

    喘着粗气开始上楼,李娟听着就有些莫名的心痛,“慢点,转角的地方放我下来,你歇会。”

    还好在楼,尤墨一气背了上来。姑娘不敢乱动也不说话,怕把他累着了。

    “猪八戒背媳妇都没爬楼梯吧,累死我了。”尤墨把李娟放下来,大喘气着调*戏姑娘。

    李娟吓得赶紧左右打望,幸亏没人,这口无遮拦的臭小子!

    一进屋,张梅的惊呼声就传过来:“这是怎么了?”

    “上次你们请我吃饭了嘛,我就打听着过来想回请你们。我们出去买东西,下楼的时候我没踩住,娟姐为了拉我把脚给扭了。”尤墨语气很有些自责,李娟听的直想笑,听完内容又有点想哭。

    “严不严重?”张梅有些慌了神,也顾不上去辨别真假,过去就要解开绷带查看。

    “我检查了一下,就是外踝扭伤,韧带应该没有撕裂。等冷敷完了再打开看吧。”尤墨不敢语气太肯定,实在是现在身份不合适。

    “娟,你感觉怎么样?疼不疼了?”张梅抬头看着李娟,姑娘的眼睛本来就大,哭过后眼泡肿的就很明显,于是更着急了,“怎么办,我扶你去医务室。”

    “医务室该下班了,没事的,刚开始疼,现在就一点点了。”李娟拍拍张梅肩膀,眼神示意尤墨快溜。

    尤墨如遇大赦,“实在是对不起了!娟姐我有空来看你。”

    张梅看着跑出去的少年背影,声音里有股不屑:“说的好听!”

    李娟心不爽,嘴皮子动了动,却没说什么。实在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自己得好好梳理一下。

    ————

    第二天上午的训练总算有些调整了,孙永康虽然急着表现自己,但运动队要靠成绩说话,把队员都练趴下了,到时候比赛打不好自己可是要负责任的。

    本来没打算这么小心翼翼的,反到是看到樊老头昨天一副不管不问随你折腾的态度,让他起了疑心。

    这个老家伙不好对付,权利放手,责任自然也不用全担着了。

    上午就交给樊老头好了,一人一半,于公于私都说的过去。

    姚厦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昨天一直是憋着一口气在坚持,今天全身起反应,又酸又软的。没伤没病,被活活练趴下的队长可就丢人丢大了。

    尤墨却很不识趣,十点过训练结束的时候,拽住了姚厦:“来来队长,加练几趟跑动传球!”

    姚厦还是实称,什么也没说,咬咬牙把球鞋换好上了球场。

    尤墨抱着球过来,对姚厦竖了个大拇指,招呼卢伟一起。

    五组练下来,姚厦惊奇的发现:酸软无力的腿仿佛缓过劲了,跑动的时候感觉轻松了不少。

    尤墨喊停,招呼两人过来:“抓紧时间拉拉韧带,再慢跑两圈结束。”

    姚厦心不解:“怎么我跑了几趟下来腿就没那么酸了呢?”

    “这叫‘超量恢复’,大运动量训练完了,第二天不能把量降的太低。身体里会有大量的乳酸堆积,没有合适的运动帮着清除的话,恢复起来很慢的。”尤墨详细解释一番,顺便帮姚厦拉韧带,按摩大小腿肌群。

    姚厦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说你比教练还厉害了?!”

    “这话让教练听见了大家就愉快了!”尤墨伸手在姚厦脑门上敲了两下,“专心点,最近还会有大课,光咬牙坚持可不太科学。”

    连卢伟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实在是自己专业学的差,光去踢球玩游戏去了。

    樊指导确实不懂这些,他心疼队员,虽然有成绩压力,但还是不愿意拿这些少年娃的身体做代价,上午就是完全的有球放松训练。

    ————

    上午训练一结束,尤墨和两人打声招呼就一路小跑闪人了。买了包烟和一份白果炖猪蹄,直奔女运动员宿舍,把烟递给看门大爷,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我姐脚伤了,给她带点吃的。”

    大爷满面笑容:“小心点,别洒了!”

    女足的训练还没结束,尤墨暗道侥幸,不歇气的跑到楼,东西往房间一放就准备走人。

    李娟昨天前半夜冷敷完了脚疼的睡不着,后半夜作梦吓醒了不敢睡,这会正在呼呼的补觉当。

    侧躺着嘴角亮亮的,口水把枕巾都打湿了一块,尤墨看的好笑,拿了条毛巾给姑娘垫在枕头上。

    正想转身走人,又听见姑娘哼哼了两声,皱起了眉头,鼻梁又高又挺,脸部轮廓很有立体感,嘴唇有些丰满,嘟嘟着很不满意的样子。

    尤墨犹豫了一下,把姑娘脚上的被子掀开。

    肿的不算厉害,但也不能平着放嘛,尤墨腹诽了几句,把隔壁床上的枕头拿过来垫在了姑娘脚下面,看看高度不太够,又转身寻找起来。

    脚上凉嗖嗖的,李娟就醒了过来,看着少年的背影,心里柔柔的,一股像水一样温润可人的感觉弥漫开来。

    真有点担心他只是说的好听!

    尤墨一通乱翻,又找见个毛巾被,折了两下拿过来,却发现姑娘已经醒了,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在看自己,“醒了干嘛不说话,想吓我一跳么?”

    姑娘笑得很是调皮,鼻子抽抽了两下,“好香,什么东西,你买的么?”

    “白果炖猪脚!吃哪补哪!”尤墨把毛巾被放在一边,扶姑娘坐起来,就想闪人:“快点趁热吃了吧,我得走了,被梅姐看见要坏事。睡觉的时候找点东西把脚垫高,恢复的能快些。”

    “不怕她,你端过来我尝尝好不好吃。”李娟也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让他走。

    舍命陪君子了,尤墨把东西端过去,姑娘果然毫不客气,张嘴“啊”。

    尤墨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的决心,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始喂姑娘吃东西。

    第一口下肚后,姑娘的脸就红了,实在是刚才的情形有些情不自禁。又吃了几口,果断把碗抢了过来,埋着头自己努力。

    尤墨笑容可掬的看着脸红到脖子根的姑娘,“慢点吃,喜欢的话明天还买。”

    窗外,张梅已经站了好一会了,面无表情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