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训练场上。

    群众喜闻乐见的抢圈遛猴活动正开展的如火如荼。樊指导亲自参与其,老实说他老人家技术不怎么样还喜欢耍赖,而且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没了,少年们头痛不已,纷纷拒绝和他一组。

    这老头也不着恼,笑呵呵的乱插队,快六十的人了,高兴起来手舞足蹈的,耍起赖来一本正经,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姚厦和卢伟尤墨加另外两个小子一组,节奏非常之快,基本都是一脚传球,间抢的人也不歇气,把个游戏弄的风生水起眼花缭乱。

    樊指导加入之后节奏马上放慢,另外两个小子松了口气,姚厦却不太满意,“樊指导,你一来都得让着你,去那边吧,节奏慢些。”

    老头满口答应:“嗯嗯,等我失误了就过去!”

    等老头走了,姚厦才摇头:“唉,他老人家一来我们这水平马上下降一个档次。”

    卢伟也摇头:“可能在他眼里,足球就是个游戏,只有真正享受到乐趣了,才能始终如一的喜欢它。”

    尤墨点点头:“樊老头其实有点理想主义,挺乐观的,我喜欢!”

    姚厦才懒的跟他们探讨这些问题:“搞快搞快,刚才的节奏哪去了?”

    卢伟还有些意犹未尽:“他应该去基层带些小孩子踢球,完全没有成绩压力的那种队伍。”

    尤墨跟上:“快乐足球?”

    卢伟却叹了口气,意兴阑珊的说道:“现在国内哪有那个土壤,我看他就是想的开,反正大不了不干了,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初衷。”

    确实是,上午训练结束的时候,樊指导把队员们集,把自己花白的头发理了理,清清嗓子准备开始讲话,有几个队员就忍不住笑,他还是笑呵呵的语气:“这堂课结束,我就暂时离开这个岗位了,现在离比赛还有一个星期,你们要抓紧时间,训练的时候多思考,不要闷着头踢。等这次比赛结束,可能会另有安排,你们也不要担心,下来多想想,自己是为了什么在踢球,想明白了,就更有动力,也就能踢的更好了。”

    一如既往的唠唠叨叨,但这帮少年们却都听楞住了,直到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确认那个苍老憔悴的身影已经真正的离开之后,才有人大声的喊了一嗓子:“樊指导,我们会努力的!”

    樊指导却没有回头,抬起手挥了挥,继续往前走,直到离开众人的视线。

    没有办法回头了,心在颤抖,手更是抖个不停。

    泪流满面。

    ————

    事情的具体原因可能说起来挺没劲的,但有些事情是必需要去面对的:昨天两个队员训练受伤之后,樊指导还是没忍住,和孙永康大吵了一架。一队的背景和资源哪里是他这个少年队主教练所能撼动的,方主任无奈放行,孙永康走马上任,负责这一周的训练和接下来的比赛。

    卢伟和尤墨倒吸一口凉气,实在是对这状况没有心理准备。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这帮人真的知道自己在干嘛?

    真正处于这种境地的时候,他们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弱势。在真正的权力面前,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就这么屈服吗?

    不!

    决不!

    卢伟和尤墨对望了一眼,手伸出来,半空握紧,姚厦跳了起来,用自己的双手把两人的拳头握紧。

    个人低头弯腰,看着仍然紧紧握在一起的拳头,一起发出怒吼:“加油!”

    再松开手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里已经找不到彷徨落寞!

    ————

    姚厦可能没经历过这种情绪上的大起大落,整个人都心神不定的,不住的看看尤墨,望望卢伟,时不时的还要问:“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我再找几个队员来开个会?”

    卢伟把他按坐下,“别激动,新官上任把火。我们见招才能拆招,对目前的情况来说,越少人知道我们计划就越好。”

    姚厦更激动了:“你们早有计划,那太好了!”

    尤墨就敲他脑袋:“战略目标有,具体计划还早着。”

    姚厦依然一脸信任:“以后会有的,反正我听你们的!”

    卢伟也挠头:“咱俩把这傻小子卖点钱花花。”

    姚厦真去包里掏钱出来:“听说你们来队上没带钱,我这还攒了些。”

    尤墨一把按住:“你的心情我们理解,但这事情不是着急的事。”

    卢伟却沉默了,看着一脸认真的姚厦,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好兄弟不废话,用的到我们的时候说一声。”

    尤墨重重的拍了拍姚厦肩膀:“以后的路还长,我们可是看好你的哦!”

    姚厦长长出了一口气,眼神那种热切慢慢沉淀下来,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嗯,你们也一样,用的到的时候说一声就行!”

    卢伟点头微笑:“我们是不会客气的,你也一样哈!”

    姚厦起身,两只手拍在两人肩膀上:“一样!”

    尤墨抬头看了下时间,惊呼:“姚厦快告诉我哪儿有卖夫妻肺片的,顺便借十块钱给我!”

    姚厦差点一头栽倒,费了好大劲才说服自己:好兄弟是有大计划的,十块钱的夫妻肺片肯定是计划非常重要的一环!

    卢伟无语:“一百的不在你那呢吗?”

    “怕人找不开呀!”尤墨打听完毕,拿着钱一溜烟不见人影了。

    ————

    李娟这几天苦恼透了,张梅那若有若无的暗示,队友那奇怪的眼神,都让她一身的不自在,却又找不出原因来。

    心里就越来越渴望看到那个少年。

    快十一点半了,还不来,这是要负心的节奏吗?

    姑娘起立又坐下,又起身试着走了两步。

    就有些后悔,早知道能这么走动的话,去看他们训练就好了!

    又安慰自己:肯定是训练结束的晚,午还是会来的。

    忍不住又走到窗前往下看。

    直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飞奔而来,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照了照镜子,得作出最凶的表情才行。

    看他下次还敢不敢来这么晚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