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李娟那没有一丝遮掩的明亮双眼,尤墨深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他也不是个爱多想的性子,一呼一吸间,决定已经下好,“我会保护你的!”

    简简单单六个字,却没有加上任何期限!

    李娟这傻姑娘更不会去问了,听了少年的话就觉心安,暗自庆幸自己这趟跑来真是英明神武的举动。但有些事情还是要确认的,于是就问:“那你呢?喜欢我吗?”

    冲破了那丝禁忌之后,心里真是说不出的轻松!

    尤墨也没有丝毫犹豫:“当然喜欢,但这究竟算不算爱情,我现在还不知道。你估计也和我一样吧?”

    姑娘点点头,表情很认真,“虽然我心里一直在和自己说,‘不可能的,他那么小!’但我没有办法忽略自己的真正想法,反正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尤墨伸手牵住姑娘:“放心吧,我们都会长大的。”

    姑娘不说话,把头放在旁边少年的肩头上,手握的紧紧的。

    五月底了,阳光就像你的热情一样,洒在心里的每一个角落。

    ————

    吃晚饭的时候,熟悉的叽叽喳喳又回来了。

    “你们都不知道,今天我的对手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啊!”

    “卢伟你太厉害了,按你给我的提示,今天我一局都没输!”

    “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网球运动的精髓所在!”

    郑睫这小姑娘就这样,平时静的像个大家闺秀,只有在最亲密的人面前才活泼的像只小兔子。

    好吧,本来可以说: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

    卢伟却听的很认真,一个字都没有放过,待小姑娘兴奋劲过去一些了,才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没有无解的打法,只有无解的人。”

    尤墨很是有体会:“没有最强的职业,只有最强的玩家?”

    卢伟拿眼睛瞪尤墨,这货真是把自己的天性都释放出来了,能力见涨,说话也百无禁忌了。

    郑老爷子却很有感慨:“卢伟说的好啊,无解的只有人,所谓无第一,武无第二,即是如此了!”

    郑睫也用力的点点头:“明白了,就是指打法,武就是人了!”

    尤墨才不虚卢伟,继续点评:“球场如战场,比赛就是打仗,管他第一第二,能赢就行!”

    卢伟理解的层次不同:“当然要赢,但不是一场一场的为了赢而赢,而是让对手即使战胜自己了也觉得侥幸的赢。”

    老爷子力挺卢伟:“争胜是必需的,失利也是在所难免的,战略层面的赢才是真正的赢家。”

    郑睫也能跟上思路:“意思就是不光看眼下,还要注意长远发展?”

    老爷子摸摸孙女的脑袋:“只有你比别人看的远了,你才能走的更远。”

    尤墨对这种讨论没多大兴趣:“赶紧吃吧,菜都凉了!”

    卢伟一脸钦佩:“这天气,还没凉就被你吃完了!”

    ————

    八点钟,尤墨在男生宿舍门口被人叫住。江晓兰这次真拿了个小本子递过来,不过态度很恶劣,声音和脸都是冷冷的:“说说吧,跟女足那个姑娘怎么回事情?”

    这事情实在是传的有点快,对有心人来说更是刺耳。

    尤墨没准备隐瞒什么,当然也不会什么都说,大致讲了一遍后就看她反应。

    江晓兰这头脑明显是学霸的水平,很快就找见问题关键:“也就是说她觉得有点离不开你,你呢也不知道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情?”

    尤墨挠头,实话实说:“我从小孤单惯了,有个人对我这么亲近的,无论是哪种感情,只要是真诚的,我都很珍惜。”

    其实也算是实话,一刀切断了所有的联系,对他这个重感情的人来说真的太需要填补和慰藉了,不然每天稍一想到过去就会针扎一样的难受无比。

    江晓兰有些沉默了,她的经历又何尝不是呢,越是经历过失去,就越想要珍惜拥有,“陪我走走吧,八点半,不,八点四十放你回来。”

    尤墨笑,这姑娘是有危机感了么?

    江晓兰也说不清楚自己的真正想法,情绪也怪怪的,说生气吧有一点,但心里的那份信任让她又觉得不会是传言的那种情况。现在自己确认了,就有点着急,还有些不甘,纠结成了一团乱麻,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个经常挂念在心里和嘴边的少年。

    少年却在身边得意的笑,江晓兰忍不住就揪住他的一只耳朵,“那你对我呢?”

    两个人这会正在学院体操馆外面遛达,灯光从远处打过来,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声音轻轻的,就和周围的环境一样,透着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尤墨猛然转头,姑娘措手不及,松了手,呆呆地看着离的如此近的一双眼睛,眼神的炽热仿佛要把自己的心融化,声音也是轻轻的,“比你对我好一点。”

    白嫩的脸庞在灯光下笼罩了一层奇异的光彩,原本灵动迷人的双眼却像定格了一样呆呆的看着自己,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尤墨就伸了个手指头在姑娘眼前晃了晃,声音也变得调皮:“只好一点点就惊讶成这样了?”

    江晓兰回过神来,想拿脚踹他,只是很留恋刚才的氛围,抬脚的动作就变得漫不经心。

    尤墨早有防备,一把抱住姑娘的小腿,更得意了:“晓兰姐腿上功夫还是不错,不踢球可惜了!”

    姑娘又羞又窘,又怕被人看见,就想使劲抽回来,不料支撑脚没站住,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

    尤墨吓坏了,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去,还好姑娘比较轻,落地前被尤墨险险抱住,就地一个翻滚,把自己的身体垫在了下面。

    江晓兰吓得不行,没敢睁开眼睛看。

    尤墨这下摔的着实不轻,两个人的分量呢,还好脑袋没有实打实的碰在水泥地上。缓过劲来了,怀的人还是一动不动的,于是用手拍拍姑娘后背:“好了没事了,吓坏了吧!”

    姑娘本是背仰着地的,被他抱着翻了下身,就变成正面趴在他身上了,少年那略带些奶酪味的身体把自己紧紧的抱住,温暖而又安全的感觉环绕,就忘了被围观的可能了。

    结果自然是红了脸,头也不回的逃之夭夭了。

    尤墨反应过来也跟着跑,还在后面笑着喊:“慢点,别又摔着了!”

    心还是有些不舍,抱在怀里的感觉,多么的,真实,忘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