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尤墨随手把小本子甩给卢伟,“对手资料,研究完了和我说说。”

    卢伟接过,也不多问,摊开一页仔细研究起来。同宿舍的小子一脸仰慕,这种东西是主教练研究完了制定好应对办法,才能和他们说说的,眼前这位连队长都不是的家伙却一本正经的研究起这些原始资料起来,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佩服他。

    对这种需要动大量脑筋的东西实在是没耐心,尤墨就转头去找姚厦,这小子最近神叨叨的,跟以前有点不一样。

    姚厦这一晚上过的可不安生,少年娃们还是很有几个血气方刚的,对他的遭遇就有些打不抱平的想法。尤墨此时进来就听见一个声音在说:“姚哥不用你出头,我们几个和他们对着干,反正踢不好是大家的事,实在不行一拍两散回去念书!”

    姚厦也不是个口才多好的家伙,听了这话就有些着急:“老五你不能这么想,大家来队上是为了好好踢球的。”

    群众反应更是激烈,嘴八舌的:“好好踢个锤子哦,日他先人的把老子练成瓜娃子了!”这位不知道哪条道上混的,一句话能带出四五句口头。

    “主教练和李宇天串通一气,帮他们打比赛?让我上场我都不稀罕!”这位是理智分析型。

    “看看姚哥你受到的待遇嘛,是我的话早就跟他们干一架,回来收拾行礼就走人!”这位是兄弟情深感同身受型。

    姚厦急的直挠头,又不敢把他们其实有计划这件事情随便就说出来,左右一转看见尤墨乐呵呵的看笑话呢,顿时推他出来:“你给大家说说应该怎么办?”

    尤墨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教练就过来查房了,于是长话短说:“现在出了气就走人,看着是挺痛快,可球队就真的成他们的天下了,樊指导辛苦这些年,所有成果都归你们最痛恨的人了。”

    一提到樊老头,所有人都沉默了,姚厦的眼睛红红的,老五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们不走,留下来和他们对着干!”

    少年们又群情激愤,嚷嚷起来。

    尤墨笑了笑,挥手示意大家安静:“消极怠工不能解决问题,少年队本来就人来人往淘汰的快,他们大不了再多找些人进来就是了。”

    老五也沉默了,他来队上快两年了,对这种状况也很了解,球队没了他们几个人短期内可能有些伤筋动骨,但要不了几个月新人就填补上了。

    姚厦等不及,“快给大家说说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

    尤墨清清嗓子,尽量把声音放浑厚:“出成绩!靠我们自己人的能力出成绩,孙永康不傻,他也不会一直在少年队待着,眼下的比赛成绩是他往上走的砝码,所以只要有能力,他还是会派你上场的。等比赛打完,我们打出成绩了,自然会有领导考虑我们的意见,到时候球队才真正是我们说了算!”

    姚厦眼睛睁大,人也一下子精神起来:“还让樊指导回来教我们?”

    尤墨微笑着拍拍他的圆脑袋:“有什么不可以,成绩打出来,有人问我们都说是樊指导教的好,到时候你们就等结果吧!”

    少年们兴奋起来,尤墨随手搂住一个小子的肩膀:“来,走一个!”

    六个人,双手搭在同伴的肩膀上,低头弯腰,齐声怒吼:“加油!加油!加油!”

    莫欺少年穷!

    ————

    姚厦长舒一口气,刚才的局面没有这家伙在真就失控了,想想之前所说的计划,就有些担心,看同伴散去了,凑近尤墨耳边小声问道:“这个就是我们的计划?不是说越少人知道越好吗?”

    尤墨也不犹豫,小声回道:“不是,我们打算让那些借鸡下蛋的货吃不了兜着走!”

    真正的计划却让姚厦听的直挠头,又不好再多问了,好一阵琢磨。

    今晚是江领队查房,老头看见尤墨就一把拉住,酒气扑面而来:“好,好好踢,我们家小,小兰,天天念叨你,樊指导的事,你们不要,不要多想,比,比赛打好了什么都,都好说!”

    尤墨听的那个累啊,不过想到这老头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于是也不说什么,直点头。

    江老头看着就高兴,摸着尤墨的大脑袋:“我要有这么个孙子,该,该多好!”

    尤墨顿时就傻眼了,这老头太不靠谱了吧!我比你女儿就小两岁多点,女婿还差不多,怎么就成孙子了呢?

    其实也不能怪,江领队年龄也不算大,刚五十,十好几才得了个女儿,家庭变故后一下子就老了许多,这几年尤其觉得自己老的快,不知不觉就把自己提了一辈了。

    当孙子,这话怎么听起来像骂人呢?

    算了,喝多的老头,跟他掰扯个什么劲!

    ————

    快熄灯了,尤墨忙活完毕准备躺下。卢伟把手的书放下,“搞定那帮小子了?”

    尤墨一拍胸口:“小case,你这研究的怎样了?”

    卢伟点头,对这货的亲和力还是表示了下佩服之情,自己的性子更平淡一些,不太适合做这些鼓舞士气的事情,“不怎么样,资料能说明多大问题?有时间能去看场他们训练就好了。”

    “赛前应该会有时间的,我找江领队安排下!”尤墨略一思索,继续拍胸口。

    “口气挺大嘛小伙子,搞定大姑娘了?”卢伟兴趣来了,凑过来小声问。

    尤墨才不上当,反问:“你呢?跟小姑娘进展到哪一块了?”

    卢伟也不谦虚:“没注意被她亲了一火!”

    尤墨顿起攀比之心:“不小心抱了一盘!”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竖起大拇指:“好小子,有种!”

    笑闹完了,又说起正事,“现在队里情况,能力差距其实不大,只是特点不同,用处各异,再练个几堂对抗或者打场比赛,我就能掌握个大差不离了。”卢伟聊起这些头头是道的,听的尤墨一阵佩服。

    “今天姚厦屋里几个可以重点考察一下,那个叫老五的我觉得不错,据姚厦说也是知根知底的。”尤墨仔细回忆,提供重要情报。

    “嗯,慢慢来,时间再紧也不能主次颠倒,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卢伟点头,老五这家伙自己也有印象,能力也算不错,踢的是后卫。

    “我睡了,你别搞忘练功!”尤墨撤退,准备呼呼。

    “多谢关心,祝:春*梦一宿!”

    这东西可不保准,尤墨第二天就发现有情况,湿滑一片的。

    看来小丁丁要长大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