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训练出人意料的简单轻松,传球完了几组射门,十点半就收工了。

    李宇天都一脸不解的看着主教练。孙永康才懒的和他解释什么,还有六天就比赛了,这个时候还上大量不是找死么?前期目的已经达到,现在好好调整一下,磨合下主力阵容才是当务之急。

    尤墨就觉得不过瘾呀不过瘾,可惜昨天午去晚了都挨说,还要面对张梅那张冷脸,于是只能一脸羡慕的看着卢伟姚厦领着几个小子在那加练,转身跑了。

    来的早了果然还是有回报的,李娟笑的能甜死个人,声音都比往常温柔了许多,尤墨听的酸爽无比,板牙都摇晃了。

    姑娘早上吃的晚,这会还不饿,尤墨就把她的脚拿过来,准备按摩。

    大概是觉得腿抬的高了些不太舒服,姑娘就使劲往跟前凑,腿弯弯放在少年的大腿上,一只手扶住他的肩膀。

    结果还是不行,腿太长了,尤墨得侧着身子去够脚踝,让她退点又不干,说离太远了不舒服。

    笑嘻嘻的,让人火都发不出来,尤墨指了指床,“坐这上我给你按。”

    李娟才说实话:“好得太快,担心你午不来了!”

    还是乖乖的脱鞋上了床,不过是趴着的,“最近坐的太久腰有点酸,麻烦给治疗一下!”

    天热了,姑娘在屋子里穿的很随意,一件宽松的t恤加条运动短裤,和网球运动员穿的那种有点像。动作更随意,趴上去的时候圆润丰满的屁*屁都露了点肉肉出来,粉色的小内内都看见了。

    尤墨一阵心跳加快,实在是昨天梦内容少儿不宜,眼前春*色更是撩人,赶紧上前拿了个毛巾被帮姑娘盖好,“娟姐,上火啊!”

    姑娘虽然单纯,也不是啥都不懂,见着尤墨的举动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有些脸上燥热,伸手平整了下。把头扎在枕头里,腰还扭几下,“按腰啦,你往下面看什么!”

    尤墨一阵无语,这露出来不让人看,还让不让人活命了?

    只能眼观鼻鼻观心,收摄心神专注于眼前事业上来。120斤的体重,1米2的身高,其实不算胖,但姑娘的身架不大,所以身上还是挺有肉的,手下的感觉就很是丰润。

    李娟很是陶醉着:“嗯嗯,比盲人按摩还舒服些,他们就会使蛮力!”

    可怜的尤墨只能通过说话转移注意力:“按摩这东西其实用心学就很简单,关键得有耐心,沉的住气才能把力量控制好,凝而不涩,柔和有力。”

    姑娘才没心思学这些,“昨天你们队员回去说你什么没有?”

    “跟教练说你是我姐,队员那不用管,爱怎么传就怎么传。”尤墨也想起这事来,于是问道:“你们这边呢,有人说些怪话没有?”

    李娟就把脑袋拿出来,嘟起了嘴:“张梅老是有意无意的说些话,反正意思是让我离你远点,说你人小鬼大,得防着些。其它队员看着也怪怪的,和我说话都比以前少。”

    这些情况完全在意料之,尤墨不以为意的继续问道:“教练呢,找没找你谈话什么的?”

    李娟自豪:“那不会,教练还是对我挺信任的。”

    “我们走的近,不管是什么关系,不被人说是不可能的。”尤墨缓缓开口。

    姑娘着急:“我知道,我也没把她们的话当回事情,包括张梅!”

    尤墨点点头:“所以呢,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让她们无话可说,慢慢的,也就能接受了。”

    姑娘用力在枕头上使劲点头:“嗯,我知道了,现在有了目标,我比以前都更有动力了!”

    尤墨来了兴趣,说实话对这姑娘除了性格,其它地方了解的实在有限,以目前两人的亲密程度来看,确实是奇葩一件了,“现在目标是什么?以前目标呢?”

    李娟的声音就有点低,小声呢喃的感觉:“现在的目标嘛,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呗。”说完声音又转正常:“以前当然是以进国家队为目标了!”

    又怕尤墨不信,语气加重:“我们教练都很看好的!”

    这天真可爱的大姑娘!

    ————

    下午是个五打五的小比赛,这种训练就是纯脚下技术了。场地大概长25米宽5米,门就一米多点点,没有门将,所有进攻都是地面。

    尤墨和姚厦这种类型的,在这种训练里面就是渣一般的存在,不过两个货还是挺勤恳的,任劳任怨的满场跑。

    老五的表现却让所有在场的人眼前一亮,这娃虽然踢卫,但脚下技术相当不错,一脚传球意识出色,防守更是卡位准确,下脚也挺狠。

    孙永康都直摇头,昨天以为主力阵容就这些人了,今天看来这个头不高,貌不惊人的小子完全有实力踢个主力卫。

    他哪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老五确实是憋了一口气,他其实家庭条件很好,完全是因为自己爱踢球才来的。父亲是个真正上过战场的军人,从他身上老五从小就继承来一副嫉恶如仇的气质。

    昨天尤墨那一番话让他真正领悟了,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彻底粉碎敌人的阴谋诡计!

    原谅他吧,这小子从小看抗战剧长大的。

    ————

    五打五结束,又练了会定位球的攻防。这个就是尤墨的表演秀了,但谁也没想到,老五这家伙竟然能给他制造出如此大的难度来。

    绝对力量不是对手,那就尽一切可能的干扰,对落点判断不如对方准确,那就用身体去阻挡!弹跳不如对方,那就拼尽全力先起跳,让对方不得不后撤出空间才能抢点!

    任何人在面临这样一个对手的时候,都会觉得无比的麻烦,因为他有无穷的斗志,让你稍一松懈就着了道,意志力稍弱些的可能就动摇了,脾气不好的就更容易控制不住,发挥失常。

    还好尤墨不是,虽然困难足够多,难度相当大,但他是怀着一颗以更好的发挥来尊敬对手的心,在战斗!

    开头可能有些准备不足,但当尤墨看见老五眼那熊熊燃烧的战意后,他的激*情也彻底点燃了!

    有着相同意志力的对手,他们的较量就只能看实力了。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但老五的表现确实让人动容,很多小子都在嘀咕:“有这么大的仇吗?不要命了?”

    都上了战场了,当然要有一颗不要命的心!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