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结束,所有人竟然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实在是这两个家伙把气氛推向了一个莫名的高度,虽然这只是个普通的训练,连对抗赛都不是。

    老五表情失落,默默的在那低头拉韧带。李宇天心头一喜,凑了过去:“老五踢的不错!”

    老五没太注意谁和自己说话,随口回答:“还不是输的多。”

    李宇天扬了扬眉毛,抑制住脸上笑容,语气尽量低沉:“他也就是靠着一身蛮力吃饭,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五终于觉得声音有点不对了,抬起头看见这张谄媚的脸,努力忍住一拳砸到鼻梁上的冲动,扬起下巴,嘴巴动了动,轻轻的出声:“滚。”

    李宇天呆住了,实在是想不通:已经斗的你死我活了,我过来帮腔,你竟然这样对我?

    “不可理喻!”李宇天悻悻的转过头去,冷笑一声。

    把他划到神经病一栏算了。

    卢伟见状还有点可惜,小声对尤墨说道:“早知道这样,打声招呼让老五打入敌人内部好了。”

    尤墨一脸不屑:“那娃火爆脾气,能干的了这活?”

    卢伟沉默了,平时和他确实接触不多,看来“知已”和“知彼”都还差的多,要加倍努力了!

    姚厦笑着看李宇天吃了一鼻子灰后,过来老五旁边:“有这样的对手,你该高兴才是。”

    老五猛然抬头,紧咬嘴唇,眼神满是不解。

    “他能刺激你达到以前到不了的高度啊,你不觉得吗?”姚厦满脸笑容,他是真的渴望和那两个家伙,或者眼前这个家伙来场一对一,该有多过瘾!

    老五把头又埋了下去:“败军之将,你不用来安慰我。”

    还没等姚厦说话,老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替我谢谢他,告诉他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他的!”

    姚厦楞了一下,用力的拍拍老五肩头:“好!”

    如果说昨天尤墨的话帮他打开了一扇门的话,那今天两人之间这种至死不休的对抗就像是一趟高速运行的火车,把他整个人拽了进去,高速前进!

    就像是有些人天生属于战场一样,他在足球场上找见了自己的归宿。

    ————

    孙永康简直有些喜出望外,连连感叹:这小子太深藏不露了!

    心里更有些庆幸,按这几次训练水平来看的话,这次比赛有戏。樊老头沉不住气,这成绩可就一点他的份都没有了。可惜和这帮小子都不太熟,除了李宇天因为他哥的关系打过几回交道外,其它的小子名字都叫不全。

    改天找个理由请全队吃顿饭算了,顺便把比赛奖金的事情说一下,让这帮小子死心塌地的给自己上场拼命!

    孙永康不住的微笑点头,对自己的计划简直佩服的很!

    卢伟望着魂游天外的主教练大人,禁不住也笑了。

    ————

    晚上的时候,姚厦和老五领着几个小子过来:“走起吃饭,串串香!”

    卢伟就逗他:“把晓兰姐叫上?”

    尤墨使眼色,咬牙切齿的:“把你家小姑娘带上!”

    姚厦小眼睛眨巴眨巴,很快就下了决心:“好,都叫上!尤墨,那个来找你的女足队员呢?也喊上!”

    尤墨顿时就有魂飞魄散的感觉了,连连摆手,“晚上她忙着。”

    小子们就哦哦哦的起哄,看来传言确有其事嘛,看这两人熟的!

    卢伟笑得那叫一个开心,语气却沉痛的很:“唉,一对一多好的,你非要搞个一对二,将来骨头渣渣都不剩!”

    姚厦一听一对一就来劲了,又听竟然还有一对二这种高难度动作,更是兴奋的不行,直嚷嚷:“尤墨你太不够意思了,下次给我们看看怎么一对二的!”

    这帮小子又跟着哦哦哦的起哄,尤墨捂住脸,幻想着天上突然下来一道闪电,从此世界一片清静!

    臭小子们,你们搞清楚对手是男是女再来起哄好不好?!

    ————

    九个人还是挺热闹的,郑睫自然是挨着卢伟坐,尤墨则很机智的把江晓兰放在他和姚厦之间。

    姚厦作为东道主,开始介绍:“除了老五外,其它这位你们可能不太熟:老,瘦高个大长腿,踢卫和后腰。汪嵩嵩,跟我长的有点像,边后卫和边前卫。刘敏,名字不像男人哈,踢边后卫。”

    卢伟也连忙介绍身边小姑娘:“郑睫,打网球的,叫‘睫姐’估计有点费劲,‘郑姐’吧又有点直呼其名了,所以你们随意!”

    郑睫起身,顺便敲了卢伟脑门一下:“喊我郑睫就行了!”

    几个小子就起哄,“见过的见过的,网球打的比乒乓球都好!”

    尤墨就想踹人了,这帮臭小子,起哄都这么没水平!

    江晓兰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场面,却都没有现在这种心平气和的感觉,是因为有这个人在吗?

    回头看了看,这个家伙正急不可耐的看着还不开锅的油汤汤,那迫切的眼神让人禁不住想拿脚踢他!

    看看人卢伟,把旁边的小姑娘伺候的多周到,油碗调的多香的。

    江晓兰白了眼尤墨,见没反应,就伸手拽他衣服,头还是没转过来,只能下脚了!

    尤墨龇牙咧嘴的转头过来,听候指示:“去帮我调下油碗,微辣的,香菜和醋都要点。”

    姚厦马上起身,却被江晓兰喊住了:“不用了姚厦,让这小子跑腿!”

    姚厦坐回位置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起身忙活的尤墨,又悄悄的看了几眼江晓兰。

    她的视线好像一直在他身上!

    轻轻咬了咬嘴唇,又使劲眨了几下眼睛,确认心里的失落感被掩藏起来后,姚厦起身:“都喝点什么?男娃不准喝饮料哈!”

    ————

    尤墨回位坐好,瞪了下江晓兰,姑娘完全无视,兴高采烈的把煮好的东西往他碗里夹。

    小子们看的有点发呆,起哄都忘了,某灵气十足的家伙马上明白了“一对二”是个什么意思了,抓耳挠腮的想找个人分享一下。

    卢伟也是不住的点头,若有所思。身边的郑睫却看的仔细,姚厦的脸上还是有着挥之不去的失落,被一脸尴尬的尤墨衬托的分外明显。

    江晓兰依然旁若无人似的,毫不掩饰她和尤墨和亲密关系。

    气氛有点诡异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