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是有心理准备的,所以之前眼神都没往江晓兰身上集过。

    按他原来的计划,是打算这次比赛后再找个机会和姚厦好好说一说的。现在这情况超出预计了,实在是没想到这姑娘如此大胆直接,她不可能不知道姚厦暗恋她很久了,那现在这么做有什么深意呢?

    姚厦脸上的不自在更明显了,开始主动找人喝酒,东西都没怎么吃。

    郑睫起身把尤墨叫了起来:“陪我去拿菜!”

    卢伟把准备一起的江晓兰喊住了:“晓兰姐,上次你收集的对手资料我看了下,他们的队伍特点你是从什么渠道获得的?”

    江晓兰还是撇了下嘴,看了眼远端好像在交流什么的两个人,才回头解释卢伟的问题。

    郑睫瞪着尤墨,“老实交待吧,怎么回事情?”

    尤墨苦笑:“你都看见了,还交待什么?”

    郑睫伸手来回比划了个角形出来,问:“这么回事吗?”

    尤墨使劲比划了个正方形出来,又觉得不对,抹掉,重新比划了个角形出来,又从一个点上拉出了一条线。

    郑睫有点闷,怎么能这么复杂?!

    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小姑娘回头,看着卢伟就觉得莫名的高兴。

    还是简单点好!

    尤墨看了眼正在和别人一口闷的姚厦,叹了口气,继续和郑睫拿菜。

    ————

    气氛还是没有改变,直到结束。

    跑去买完单之后,姚厦回来继续,很顺利地把自己喝高了。老五一言不发的把他背在身上,谁喊都坚决不换。

    卢伟本来准备旁听的,被郑睫拽跑了,“人家两个说事情,你搀和什么?”

    尤墨和江晓兰肩并肩的往远处走,姑娘也知道他这会回去肯定尴尬,索性拽着多陪自己一会。

    尤墨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并没有责怪姑娘的意思,只是有点自责,闷闷的走,也不说话。

    江晓兰幽幽的开口:“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是怕他越陷越深,才这样公然表态的。长痛不如短痛,或许睡上一觉,他就想通了。”

    尤墨苦笑:“能想通才怪。”

    姑娘楞了一下,高智商的大脑果然不简单,瞬间找着关键:“是因为那个叫李娟的?”

    尤墨点点头,“他们眼里我现在是个吃一个占一个的主,连兄弟的都不放过!”

    江晓兰哼了一声,也没好气:“别人爱怎么想想去!反正我觉得姚厦还是适合做个朋友的,所以更不愿意伤害他。我就是喜欢你,没什么好隐瞒的!”

    尤墨伸手把姑娘的肩膀搂住,语气还是很自责:“都怪我不好,太贪心了。”

    江晓兰把脑袋放在少年的肩膀上,感受着昨晚回去一直念念不忘的奶酪味,“也不要太自责了,你也没有做错什么。”

    尤墨却摇头,语气透着一丝茫然:“其实我知道的,是因为李娟的出现,你才着急着把我们之间的关系稳定住。”

    姑娘听的心一动,又仔细确认了一下,有些讶然:“还真是,是说我最近老是觉得心急火燎的。”

    尤墨想通了反而不纠结了,反正事情就这么回事,除非姑娘主动放手,自己是不可能放手了,但这话真不敢说出来,要挨暴打的。

    明显么,姑娘放手了你不去追?

    这样的态度,人家还能有安全感吗?

    其实呢,真的很想追,可能也会去追,但还是害怕被追的人没有办法接受目前的状况。或许姑娘说的也对,长痛不如短痛,放手也是种爱吧。

    而且现在都这么小,以后的日子,谁又能保证呢?自己虽然能保证对她们的感情不会变,但实在是没有资格让对方也这么保证。

    就像尤墨曾经答应李娟:“我会保护你的。”那也不可能是24小时贴身保护,只是自己主动承担责任的一种态度。

    想清楚这些了,尤墨叹了口气。感情方面,自己还真是挺被动的,只有好好努力了,让最亲密的人永远也不要离开。

    江晓兰反而担心起来,有些自责的口气:“你们快打比赛了,我好像不该这个时候把你放在这样一种处境下的。”

    尤墨摇头,把姑娘转过来,搂在自己怀里,像昨晚一样,“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兄弟之间不是说什么,而是做什么。”

    姑娘笨笨的,不知道该把头和手往哪儿放,试探了几下,终于找见了合适的位置,脑袋侧着放在少年的肩膀上,双手环抱过去,紧紧的搂住了。

    尤墨从来没有觉得芦荟的香味这么好闻过,把姑娘紧紧搂住,贪婪的嗅着,忘却了一切烦恼。

    姑娘的身体却情不自禁的抖了起来,那些孤独的时刻,悲伤的过往,对黑暗的恐惧和迷恋,仿佛都随着这不可抑制的抖动,随风而去了。

    ————

    第二天上午训练结束,李宇天的惊喜越来越浓了,到最后都不自觉的嘿嘿嘿笑了起来。

    真是天赐良机!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那帮小子明显分裂了,没有人主动去找那个傻大个尤墨说话,傻大个自己也默不作声的,只是偶尔和小矮子卢伟说上几句。小矮子虽然没有被孤立,但明显话也少了很多。

    有意思,不过有之前老五的教训在,自己还是要多观察一下再出手拢络才行!

    孙永康都察觉出异常来了,把尤墨叫过去:“怎么了,话这么少?”

    尤墨摆手:“没事的孙指导,有点小误会,下来和他们解释下就好了。”

    孙永康虽然疑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强调:“快比赛了,注意力还是要集!”

    尤墨点点头,继续整理装备。

    马上十一点了,得快点去李娟那报到才行!

    折腾的累吗?

    不,不折腾才觉得累!

    尤墨笑了起来,边跑边笑,或许自己没有办法和别人一样吧。

    这就是命!

    ————

    姑娘的第六感还是相当灵敏,很快就查觉到少年的不对劲,就问:“怎么了,心神不定的?”

    尤墨嘿嘿笑起来,好一会才止住,语气平静:“队上出了点事情,有点担心,马上比赛了。”

    李娟真是个除了眼前人儿其它什么都不操心的主,“队上的事情嘛,力所能及呗,把自己管好了就行了,别让我担心。”

    尤墨把姑娘的身体转过来,正对着自己:“你不会离开我吧!”

    李娟奇怪,语气却不犹豫:“无论发生什么,你怎么样了,我都不会!”

    尤墨松了一大口气,又笑了起来,对这姑娘满满的信任真是喜欢的很,可惜现在环境不便,不然真想使劲抱住了。

    虽然心有些疑惑,姑娘也不多问,就这么满心欢喜的看着眼前的人。

    只要有你,平安喜乐!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