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训练前,卢伟找尤墨谈话,“事情有点出乎意料啊,老牛!”

    尤墨的表情和语气都很平静:“没事,我会搞定的,你忙你的!”

    卢伟点头,“虽然不知道咋回事情,不过还是挺佩服你把事情搞大的本事!”

    尤墨笑了起来,细长的眼睛眯成条缝,“有挑战才有意思嘛,太顺利了也不是啥好事情。”

    卢伟一本正经的:“你可能要一对n了,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吗?”

    “那就来吧!”尤墨拍拍胸口起身走人,“虽万千人,吾有你一人足矣!”

    卢伟吓得腿肚子一软:“大哥,你我都是要有家室的人了!”

    旁边的小子听的目瞪口呆的,什么人生观世界观伦理观的统统搅成一团乱麻了。

    太刺激了,异性原来只是繁衍后代,同性才是真爱吗?!

    ————

    姚厦从昨晚上回来到下午训练前,一句话都没有说。午的时候江晓兰过来找他,他也只是摇头,表示自己现在不想听她解释什么。姑娘还想努力说点什么,他转头就跑,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原地,失落不已。

    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没有老五那么激愤,也没有刘敏那样的没心没肺,更不会像老建议的那样一刀两断。

    反而是汪嵩嵩的话自己听了进去,建议自己先冷静下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捋一捋,想清楚了再做决定。

    一年多了,刚见到这个姑娘的时候,就开始经常出现在脑海里,后来又占领了梦里。一直没有真正的表白过,却一直认为她是知道的,只是大家还小,明白这份心意就可以了。

    两人之间也确实像好朋友一样,能说很多话,不过现在仔细想想,仿佛都是自己在说,她在听,偶尔给些建议,更多的时候都是在静静的听。

    还以为她就是这么个性子,喜欢安静的听人说话。只是自己对她的好,她应该是知道的,不表态就是默认了吧。

    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啊,她了解自己这么多,而自己呢?

    了解她吗?

    听她说过她的那些烦恼吗?

    可能只是怕伤了自己面子,所以才一直封闭着,想让自己知难而退吧!

    姚厦长出了一口气,虽然心情的低落再所难免,但总算是想通了。

    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但紧跟而来的,是一片空虚!

    怎么办呢?

    比赛就要开始了,自己这么个没精打采的样子,拿什么去面对对手?!

    几个好兄弟更是一腔愤怒,又该怎么和他们说呢?

    ————

    下午是一堂内部对抗赛,算是比赛前主力阵容的正式磨合,孙永康一脸兴奋的在那发表讲话,姚厦就左看看右瞅瞅,想找个机会和自己的几个兄弟说几句话。

    换装备准备上场的时候,姚厦总算逮着个机会,拽住老五说道:“昨天的事情别往心里去,他也是有苦衷的。”

    老五还是冷笑,头也不回,小跑着上了场。

    姚厦又起身找到老:“别干傻事情,小心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老楞住了,语气有点委屈:“姚哥,我们是为你好!”

    姚厦的声音冷冷的:“为我好才不要做傻事,你们对他的了解还少,他不是你们想象那样的人!”

    老撇撇嘴,耸耸肩膀,跑到场上:“老五,来几个高球!”

    刘敏的怪话来了:“对的嘛,为了一个女人闹的大家不愉快,简直划不着。他这件事情做的不地道,姚哥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就对喽!”

    姚厦没接话,拍了拍他的肩膀。

    汪嵩嵩笑了,看着刘敏也上了场,小声说道:“想通了?”

    姚厦苦笑:“我有情,人家无意,这样对大家都好。”

    汪嵩嵩点点头,“长痛不如短痛,不过你现在还有心思上场比赛吗?”

    姚厦苦着个脸,“我想回去睡觉!”

    汪嵩嵩摇了摇头,双手一摊:“无能为力,好自为知吧!”

    姚厦深呼吸,努力集精神,看着场上跳动的足球。

    慢慢的,姑娘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脑海里,直到孙永康的怒吼传来,姚厦才猛然惊醒。

    奶奶的,失恋真他么的疼!

    ————

    卢伟观察的还是挺仔细的,看着姚厦一个个的拉着说些什么,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本以为还需要段时间才能走出来,现在见他一脸认真的和别的兄弟在解释什么,应该是想通了吧。

    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这个小胖子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那份真诚是打心眼里对自己胃口。不过在比赛前遇见这种事情,状态肯定会受影响了,该怎么帮他呢?

    心理疏导是不用了,人家已经想开了。

    激将呢?

    算了,别弄巧成拙,把关系给搞僵了。

    这个老牛还真是会惹事,好歹等比赛完了再捅出来,到时候处理起来也简单许多。

    尤墨才不会想那么多,他心里只有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兄弟之间永远是看你做了什么。”

    既然有比赛,即使是内部对抗赛,也要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

    想要获得大家的支持,那就拿出让他们打心底佩服的实力和精神来!

    ————

    比赛开始了!

    经过孙永康和卢伟的不懈努力,球队主力阵容算是定下来了,姚厦的好兄弟老落选。

    这也是姚厦事先提醒的原因之一,别到时候下脚太狠把人弄伤了。

    老虽然心不太服气,但还是听姚厦的话,不准备下狠脚了。

    但有人准备!

    李宇天看着对面那个叫“瘦猴”的小胖子,脸上划过一丝难已觉察的笑容。

    象棋有一招叫什么来?

    兑子!对了,就是拿我手下的棋子,去换你们阵的的关键人物。

    一兑多最好了,多兑多也不错,看还有谁敢挡在我面前!

    想去巴西?先过了这关再说吧!

    比赛进行了二十分钟,比分还是0比0。孙永康有些着急,主力这边没有想象那么运转良好,姚厦和老五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在搞什么,失误不断的,这样的表现配的上首发吗?

    “专心点,集注意力!”孙永康刚喊过,就见场上尤墨接球转身一脚大力抽射,临时上岗的刘明亮身手了得,一个纵身侧扑,身体舒展到了极限,用指尖把球改变了点飞行线路,擦着门柱飞了出去!

    “好!”

    场上有点热血沸腾的味道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