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一场长哨后,比赛继续进行。

    场上气氛又有变化了!

    主力队员们好像突然意识到可能的风险了,一个个畏手畏脚的,好几次二分之一球,还没有对抗就闪开了。

    老五气的直喊:“刘敏你娃是瓜的唆,怕他闹锤子!”

    “汪嵩嵩不要虚,过他!”

    孙永康也睁大了眼睛,随时把哨子拿在嘴里,准备把犯规尺度严格控制住。但看着看着又皱起了眉头,主力队这边好几个像是被吓着了一样,一点水平都发挥不出来,反而是替补这边放开了手脚,踢的是风生水起的。

    怎么办?!

    尤墨一直在等机会,现在发现是等不到了,缺了卢伟的指挥调度,前场乱成一团麻,后卫线也几次忙出错。如果不是替补们进攻实力实在不怎么样的话,现在估计都落后几个了。

    半场结束,主力队0:1落后于替补队。

    场休息的时候,主力队正接受孙永康的狂风暴雨。尤墨没管他,起身过来看卢伟,“怎么样?”

    “踢的不怎么样。”卢伟直摇头。

    “你大爷的,我问你脚怎么样?”尤墨也憋着口气,语气不善。

    “拍过片子才知道,要指点下不?”卢伟笑。

    “有屁就放!”尤墨还是没好气。

    “单干吧,喊他们起高球。姚厦跟上抢第二落点!”卢伟侃侃而谈,“别想着场组织了,先把士气带起来再说。”

    尤墨点点头,他也有些着急,又因为昨天的事情不好和姚厦他们多交流什么,机会等不来,创造的话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自己可不是一路带球过八个人的类型,抢断吧,这些小子们状态好的很,自己也没个帮手,实在是有心无力。

    其实比赛前和卢伟说的那些话,还真就是这么回事情,“虽万千人,有此一人足矣!”

    球都到不了前场0米,再强力的锋也没辙!

    ————

    下半场比赛开始五分钟了,场面依然平淡。

    主力队员们虽然没有上半场那么惊慌失措,但水平依然发挥的一般,和对手们的超水平发挥一比较,就把实力上的差距给抹平了。

    摆在尤墨面前的,就这么个问题:没有卢伟,怎么赢球?

    这个问题不光是现在,可能还包括了整个选拔赛!

    必需得采取行动了,尤墨找到姚厦,也不做什么铺垫,语气如常:“喊他们起高球,你跟上抢第二落点,位置好就射门,不好就传给我。”

    姚厦神色正常了些,但双眼还是有些发木,点点头,也不说什么,往回跑,找见汪嵩嵩:“你和刘敏招呼一下,起高球,往尤墨头顶上送!”

    这俩都是右脚选手,占据了主力队的右侧攻防线,汪嵩嵩其实是最早从震惊走出来的,现在情绪已经控制的很好:“好,你喊老五多往我们脚下送,过了场起高球更有威胁。”

    姚厦觉得自己像个木头人一样,又转过去告诉老五,说完后向尤墨点点头,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跑。

    真不知道怎么回事,连草坪都和自己作对吗?

    力量呢?都去哪儿了?!

    忍不住还是会想:如果她在就好了!

    妈*的!以前为什么不会这么想?

    ————

    场面马上就有起色了。

    这到不是说卢伟的办法有多神奇,只是这帮主力队员们一直没有统一思路,所以踢的乱就一个字。

    现在思路明确,场面看起来就顺滑不少,老五拿球就往右路送,姚厦也过来接应或者拉开防守队员。刘敏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大家发挥一正常他也就放开了,再加上前场汪嵩嵩积极的跑动,整个右路就打活了!

    姚厦长出一口气,整支球队像一台沉重的机器一样,轰鸣着起动了,现在就看能不能到达终点了!

    每一次的进攻得分和防守成功都是阶段性的胜利,积累下来才能知道自己是到达了终点,还是驶错了方向。

    下半场第十六分钟,机会终于制造出来了!

    竟然是左路创造出的这个机会,有些搞笑,但也正常,右路打的出色吸引了对方大量的注意力,左边就一片开阔。

    一个叫绰号叫“水遁”的瘦小子,边路带球一路向前,圈附近和李宇天做了个二过一配合后,面前竟然空无一人!

    大禁区线前十米,他的脚步才慢了下来,实在是有些跑不动了,防守队员也在迅速靠近。

    尤墨飞奔过来接应,身后紧跟着一个防守队员,不远处还有个协防的。姚厦进了大禁区,准备抢点了。

    这才是一只正常的球队,每个人分工明确但不死板,锋拉出来做球,禁区依然有人冲进去抢点,后排还会有场或后卫插上远射。

    尤墨伸手往底线一指,水遁马上领会,脚弓轻推,一个直塞,皮球直奔底线。尤墨大步迈开,一个加速把防守队员甩开,底线附近左脚倒角地面传!

    人到球到,这是个舒服之极的保姆球!

    能进吗?姚厦?

    姚厦一直是靠着一种本能在比赛,之前是在抢第二落点,现在见尤墨出了禁区接应,自己顺势就靠过去进了大禁区,准备抢点。只是实在是没有想到,球竟然这么舒服的到了脚下,不用停球,不用太考虑脚法,脚弓一推,皮球直奔远角!

    刘明亮的经验太丰富了!球一往底线走,他的身体就转了过来,准备防远角,虽然有点冒险,但他赌定了尤墨不会直接射门!这不是个自私的小子,这么小的角度了,他肯定会传球的!

    这么个必进之球就被他赌赢了!

    球在越过球门线的一瞬间,被一个可以写入教科书的标准侧扑给挡在了门外!

    回防的后卫一脚解围声,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叹息:“唉!”

    ————

    姚厦脚一软,跪在了地上,脑更是一片空白。

    这样的机会都不进?自己在干什么?!

    这还不是正式的比赛,自己的状态难道就一直这样了吗?!

    尤墨跑过来,把姚厦一把拽起,也不看他,冲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刘明亮摇了摇食指,“有意思,看不出来你守门挺厉害!”

    刘明亮顿时就迷茫了,这么大点的小子,和自己说这样的话,自己是该高兴呢,还是跳起来揍他?

    尤墨才不和他废话,几乎是拖着姚厦在往回跑,“别往心里去,他是大欺负小!”

    姚厦终于缓过劲来了,努力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尤墨笑了起来,下午点过的光线很足,照在他的一口白牙上,眼睛不知道是因为笑还是因为太亮而眯眯着,那种温暖到心窝子里的感觉,弥漫开来。

    “时间还早,看我们怎么虐他!”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