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尤墨跑了这么一趟,姚厦算是长了不少见识,虽然一个多小时基本花在车上了。

    先是过门不入,四圈观察一遍后找了个看上去挺机灵的小子,给了十块钱,帮忙打听。完事了又吩咐:“保密,过几天还找你。”

    结果这小子激动的很,钱都差点没要:“那狗日的欺负我好几回,早就想整他了。你们来的正好,留个电话给我,一回来我叫你们!”

    尤墨又很随意的问:“他平常就一个人?”

    这小子看来是真受过欺负,眼圈子都有点红了:“不是,和他一起鬼混的有四个,经常在西街的茶楼里打牌。”

    尤墨点头,又塞了十块钱给这小子,让姚夏把传达室的电话留给了他:“那就麻烦你了!”

    说罢,领着姚厦去了这小子说的茶楼晃了一圈,也没见人,于是坐车回来。

    姚厦还是有点社会经验的,回来的路上就问:“这小子可靠不?”

    尤墨点头:“如果是撒谎的话不会说有四个一起混的。”

    姚厦异想天开:“万一有十多二十个一起混的呢?”

    尤墨就敲他脑袋:“十多二十个一起,早就被局子盯上了,用的着我们去收拾他?”

    姚厦嘿嘿傻笑,“那我们怎么做?”

    “弄回来,带到江领队那,一五一十说清楚,再算幕后主使的帐。”尤墨缓缓道来,“这小子估计这几天避风头去了,钱一花完肯定还是会回去。等消息吧,或者过个四五天才过来。”

    姚厦点头,“还是你想的周到,如果是我们自己来弄的话,多半就危险了。”

    “嗯,没想到是个混混,而且还有帮手,冒然去找的话是挺容易着了道。”尤墨伸了个懒腰,“消息捂好,队里可是有眼线的。”

    姚厦来劲了,这种敌我斗争很容易点燃少年娃的激*情,“放心好了,我回去找老五和汪嵩嵩商量下,他们两个口风严实。”

    “嗯,这几天放点消息出来,说你们找了几次没见人。”尤墨继续吩咐。

    ————

    晚上到了郑睫家里,见着卢伟,尤墨很是羡慕:“你娃因祸得福啊,这待遇!跟住宾馆似的,还有小姑娘帮忙削苹果!”

    郑睫摆出女主人架式,“卢伟以后就住这了,眼红不?”

    尤墨惊讶的很,这挺静一小姑娘,啥时候这么霸道了?!竖了个大拇指给卢伟,把今天晚上的遭遇和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卢伟点头:“你办事我放心,姚夏跟你一起去的?”

    尤墨拍胸口:“就说这小子不会小心眼嘛,我果然没有看走眼!”

    说完又有点黯然:“很大原因也是因为你受伤。”

    卢伟才没那么多愁善感,“说不定是好事呢,淘汰赛当奇兵!”

    尤墨振作起来:“小组赛交给我们,一定不让卢总指挥失望!”

    “总指挥?”郑睫捂嘴,咯咯的笑,“据说是个残疾人。”

    尤墨仰天长叹:“后*宫干政,天下必有大乱呐!”

    小姑娘不解,转头问卢伟:“啥意思?”

    卢伟顾左右,见老爷子没在附近,放下心来,表情很严肃:“夸你厉害!”

    郑睫才没那么好糊弄,做横眉冷对状:“你们就编派人吧!等改天,哼哼,有你们好受的!”

    尤墨真觉大开眼界,这小姑娘几日不见变化竟然这么大!感慨道:“卢总这家伙确实不简单,几天功夫淑女变女王了!佩服!”

    卢伟懒的和他扯嘴皮子了:“快滚蛋。”说罢又赶紧喊一嗓子:“记得洗衣服!”

    尤墨本来小跑出去的,闻言差点摔死在门槛上,“你大爷的,衣服找个袋子装好,晚上我一起拿回去洗。”

    郑睫忙摆手:“不用啦,有我呢。”

    尤墨很想客气一番的,话到嘴边放弃了:“那好吧,辛苦你了!”

    卢伟拿眼睛直瞪他,这娃才不在乎:“听人说好像都有家室了,我若代劳岂不乱了套了?”

    小姑娘这下听的真切,小脸红红的,朝卢伟亮起了小拳头,见他抱着头像个鸵鸟,又没舍得敲下去。

    尤墨看的真切,竟然十分可惜,边往外跑边叹息:“家法不严,必有大乱呐!”

    ————

    回到宿舍已经八点半多了,尤墨东西没收拾妥当,就听传达室喊自己名字,心下奇怪,难道那小子这么快就回去了?

    电话一接起来,竟然是李娟打来的,这傻姑娘和张梅说晚上回家了,和家里说队上有事情回不去,和自己说你看着办吧!

    尤墨哭笑不得,心下其实有点感动,本来是约了早上九点的,可能是担心甩不脱尾巴,晚上就跑来了。

    可是,漫漫长夜,难道跑去开*房?

    尤墨情不自禁的关心了下小丁丁的发育情况,发现很不乐观。

    好吧,这娃想的有点多。

    ————

    问清楚地方,正准备往外跑,孙永康查房来了,尤墨奇怪,也不怕他,直接就问:“孙指导,周末还来查房?”

    孙永康笑呵呵的摸了下他的脑袋,“还有几个家远没回的,过来看看。”

    尤墨才没兴趣和他亲近,“我给卢伟拿点东西,他在一个亲戚家住着,那人是个老医,据说十天左右就能给治好了。”

    孙永康大喜,“是说我左眼老是乱跳,那你快去吧。也别太累着自己了。”

    尤墨撇撇嘴,对这假热情很不感冒,拿了件队上刚发的外套闪人了。

    姚厦刚好从屋里出来,见着孙永康过来,很不自然的招了下手,算打招呼了。

    孙永康楞了下,走过来,漫无边际的关心了几句,转身走了。

    屋里一直没作声的老五瓮声瓮气的:“理他闹锤子!”

    姚厦苦笑着摇了摇头,“队长当惯了,见着教练情不自禁的打招呼。”

    老五把拳头握紧,却没有向往常一样一拳击在墙壁上,“你们打算收拾他吗?”

    姚厦楞住了,好一会才艰难的说道:“老五,别冲动,犯不着和他过不去!”

    老五却缓慢的摇了摇头:“我们比赛打好了,最高兴的其实就是他,一想到这,我心里就难受。”

    姚厦走过来,搂住老五肩膀:“你的心情我理解,眼下先把瘦猴和他的幕后指使找出来,问题解决了再考虑。”

    老五点了点头:“也不是我冲动,那种人你不收拾他,他还会骑到你头上。”

    姚厦松了口气,“我想的很明白,球场内外都是一样的,你不够强,那就等着受欺负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