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有些不太放心,想跟过去把李娟安顿好了再回来,郑睫回头瞪了一眼:“把卢伟扶过去,不对,是背过去!”

    李娟听着就有点皱眉,尤墨赶紧安抚:“快去吧,我一会就过来。”

    郑睫也觉得自己语气有点不当,略带歉意的朝李娟笑笑:“不好意思啊,跟他们闹习惯了。”

    李娟虽然单纯,却也看的清楚,这家人和这两小子关系不错,就没往心里去,点点头:“嗯,真羡慕你呢,不像我们,在队上一点自由都没有。”

    郑睫是个多细腻的人,这话一听马上就理解大半了,领着她过去洗漱,就问:“你们认识没多久吧?对他就那么放心,一晚上都在一起?”

    李娟这会可是满心的甜蜜无人诉,这句话问的,一下就把她的话匣子给打开了,巴拉巴拉好一通说。

    郑睫到不是怀疑尤墨图谋不轨啥的,和他接触了几次,感觉还是很值得信任的家伙,虽然有时候说话欠扁。

    看着姑娘满脸欢喜的在那诉说,就有些担心起来,也不好直接问,随口说道:“万一有别的女孩子也喜欢他,你怎么办呢?”

    李娟明显楞了一下,昨天午和他的对话就浮现在脑海里。

    你不会离开我吧?

    难怪当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姑娘可是个火爆脾气,脸色一变,就准备去找过来问清楚。

    尤墨这倒霉家伙刚好一脸泰然的进来了,还没等开口,就被姑娘一把揪住:“什么意思?昨天午的话是什么意思?”

    尤墨看着一脸怒容的李娟,回头又看看有些不知所措的郑洁,长叹一声,指指自己胸口,“打吧,打够了我再和你说。”

    天堂到地狱,形容的就是李娟这会的感受,那种冰凉的感觉深入骨髓,哭,闹,仿佛都不能缓解那种神经紧绷的感觉,于是就用咬,把这该死的家伙胳膊拿过来就一口咬住。

    郑睫实在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效果这么好,蹑手蹑脚溜掉了。

    尤墨龇牙咧嘴的,把肌肉绷紧,见肇事者跑了,就把姑娘搂在怀里,没想到咬人的家伙找见了更好的地方,肩膀上的肉好像更鲜美一些,也不用抬头,直接狠狠的一口咬住。

    尤墨的心感慨万千,可惜兜里没有红牌,没办法把咬人的家伙罚出场外。

    真的咬破了,姑娘的嘴里都有血腥味了,才幽幽的醒转,哭了起来。先是小声的啜泣,声音慢慢加大,最后成了嚎啕大哭。

    尤墨也不说话,轻轻地拍着姑娘的后背,伸手拽了点纸巾过来,结果被她使劲的打开,拽着他的衣服擦。

    或许少年的一脸坦诚让她心里稍微好过了一些,也有可能是哭累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气息也见平稳。

    尤墨把姑娘松开点,语气淡淡的:“能听我说话了吗?”

    声音马上变大了,且又有咬人的趋势,吓的他赶紧又搂紧了,继续拍后背。

    结果却听见姑娘鼻音很重的声音:“说吧。”

    尤墨长出了口气,缓慢开口:“其实,认识她还在你之前。”

    被李娟无情打断:“这不是重点,她喜欢你,你喜欢她吗?”

    尤墨也不犹豫:“喜欢,但不知道算不算爱。”

    姑娘稍稍放了点心下来,对少年的信任还是满满的,“那你打算怎么办?”

    尤墨厚着脸皮:“你们不离开我,我就不放手。”

    李娟对这答案不满意:“万一我主动离开呢?”

    “那我就去找!”

    “会一直找吗?”

    “没嫁人我就一直纠缠着你!”

    看着少年熬了整夜后通红的双眼,表情却一脸的认真,姑娘的心更乱了,摆摆手:“你去睡会吧,我自己想想。”

    ————

    李娟睡没睡着尤墨不知道,反正自己是倒头睡了一觉。

    还是郑睫过来把他叫醒的,忧心忡忡的问:“你们没事吧,她哭的那么厉害,离老远都听见了。”

    尤墨心里也有点担心起来,“她还在没?”

    小姑娘叹了口气:“在着呢,我偷偷去看了几次,也没睡觉,心不在焉的,看着怪可怜的。”

    “在就行!”尤墨一跃起而起,“我是不会放手的。”

    郑睫撇撇嘴,“那你考虑过人家感受没有?”

    尤墨耍无赖:“反正我尽最大努力的对她们好,她们能接受就不会离开,不能的话也没办法强求,对不?”

    “对对对,”小姑娘满口应付:“反正你愿意给自己找麻烦就找呗,谁能管的了你!”

    少年的神色马上黯淡了下来,目光低垂:“我到真想有个人能管着我。”

    郑睫心一紧,想起了他们的身世,明白了大半,“对不起。”

    尤墨苦笑,“没关系的,吃饭吧,好饿了。”

    ————

    气氛诡异的一顿饭吃完,李娟起身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学院。尤墨还没来及说什么,就被郑睫拦下来了,把姑娘拽回自己屋。

    李娟这会是真的有点茫然,也知道自己这种状态回去肯定不合适,但留下来该说什么实在是心里没底,重了怕伤着,轻了又不甘,纠结成一团乱麻。

    就由着小姑娘把自己牵回了屋,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正在忙着洗碗的家伙。

    郑睫开门见山:“你打算怎么办?”

    李娟眼神游离着,也不知道在看哪儿,想了一会,回答:“不知道。”

    小姑娘一副过来人的口气:“那就努力争取呗,反正还早着,你们才多大嘛,将来指不定谁坚持不住就退了。”

    李娟的眼神逐渐有希望之光燃起,点了点头。

    小姑娘趁热打铁:“他的身世你也知道的吧,从小没个亲人在身边,现在有人对他那么好,肯定是舍不得的,他那么辛苦也不说什么,就是怕你们离开他。”

    见着李娟若有所思的样子,郑睫加最后一把火:“我要是你的话,就对他好,不逼着他做选择,天长日久的,那个女孩就该知难而退了。”

    李娟的战意熊熊燃烧了起来:“你说的对,太在意对手了反而让他为难。无视她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小姑娘心里偷笑,面上却绷的紧:“幸福是努力争取来的,过于顺利了反而不会太珍惜。”

    傻姑娘表情很郑重:“真的谢谢你了!”

    说罢又忍不住:“你和我说说那个女孩呗,我不会找她麻烦的,就是心里有个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