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听到一句健康谚语,“一天一个水果,医生不来找我”。形象地说出了水果与人们健康的关系。水果中含有丰富的人体所需的的维生素、矿物质和纤维素。

    国内之行告一段落,尤墨归心似箭,恨不得肩生双翼飞回伦敦。他不顾诸多挽留,也没有对国内的一片追捧有任何留恋,走的那叫一个坚决,把送行的人们看的心都凉了,实在怀疑这货两个月后能不能回来了。

    让他挂心的事有很多,最重要的还是家人。

    他可没有牺牲小我成全大家的觉悟,整个假期都泡在国内已经很奢侈了,再不放手只能把自己累趴下。尤其是这趟国内之行遭遇了生命威胁之后,他的家人除了担忧之外,少不了埋怨。

    毕竟谁也不想当烈士家属,再光荣也不想!

    想要平息家人心中的怨气,自然越快归来越好,因此这货连回京述职都免了,直接打电话给总理秘书稍事汇报就算完事。

    其实单就收获而言,算是满载而归。他不但把国内的烂摊子掀了个底朝天并为自己彻底平反,还解决了一桩心事。

    终于抱得美人归了!

    算起来李娟与他已经相识七年有余,从确立关系的那一天起,两人就面临着聚少离多的局面,弄的每次见面都像久别重逢,每次分开都有肝肠寸断的感觉,真正是铁石心肠也遭不住。

    现在终于得偿夙愿,可以双栖双飞了,自然心情大好。

    不过......

    “亲热归亲热,注意形象哈!”

    直飞伦敦的航班上,刚在头等舱坐定,王*丹就先打预防针。

    由于地球自转影响,从双流机场返回伦敦需要十个半小时的旅程,比过来时足足多出两个多小时,让人很有种国内坐火车的感觉。

    头等舱虽然空间大,坐椅还能平躺,但不是密闭空间,更没有隔音效果。一男两女从登机到现在都没少被人搭讪,就连外国友人都不肯放过他们,可想而知整个旅途会遭遇什么。好在三人早已习惯被人当成焦点行注目礼,只要不太过分就行。

    当然,身份暴露的情况下还想在公共场合偷偷摸摸搞些小动作就要不得了,这也正是王*丹身为过来人的经验。

    虽然她老人家不正经起来比谁都浪。

    王*丹此行同样收获颇丰。

    除了丰富的人脉与过足了主持瘾之外,同样了结了一桩心事。

    她一直都非常在意国内的一亩三分地,对于舆论风向的了解尤墨拍马也赶不上。由于对当年被人围攻那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她其实是抱着打脸的目的回去的。

    结果没想到,一场怀旧色彩浓厚的汇报演出解开了她的心结。

    往事已经随风而去,何必紧握仇恨不放?

    既然光明的未来就在不远处,频频回头只能拖慢步伐!

    “嘿嘿嘿,姐你自己坐那边会不会无聊,要不过会咱们换换?”

    李娟才是出笼小鸟一个,此时的心情是货真价实的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事业,爱情,这两大人生财富同时取得突破性进展,原本对家人的愧疚也在一年多的陪伴里得到了补偿,现在自然干劲十足。

    她的计划是在30岁之前获得教练员资格证书,在这六年时间里还打算生个娃。

    不过由于她的加入,原本就很庞大的家庭会增加更多变数,为了让她更快更好地融入家庭氛围,王*丹没少耳提面命,俨然一副大妇模样。

    此时就不必了,省的惹来好奇的目光。

    “姐会无聊?”王*丹鼻子轻哼一声,目光转过。

    果然,身边坐着的家伙正一脸期待地瞧着她。

    此人四十出头,国际友人一枚,瞧着对方突然转头过来还有些不好意思,连连点头道歉。

    王*丹原本只是玩笑,此时却起了心思,与对方攀谈起来。

    通过了解得知,此人是美国佬一枚,名叫约翰*斐迪南,是德勤驻伦敦会计事务所的一名注册会计师。

    乍听之下“注册会计师”并不起眼,王*丹原本很好的谈兴也减弱了一半。不过尤墨却很识货,隔空来了一句,“注册会计师?比高级还要高,是会计师里的最高级别了吧?”

    斐迪南显然也从其它人异样的眼光以及小声议论中了解过一二,此时瞧见正主儿打招呼,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好一阵客套。

    王*丹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闹了个乌龙,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态度非常诚恳,很是请教了一番金融知识。

    身为经纪人,金融方面虽然不是业务核心内容,可如果一知半解又不懂装懂的话,难免会惹麻烦。尤其是客户对她信任有加,委托她代为理财的时候,若是一口推辞会疏远彼此之间的关系,拿了别人的钱在手却不知道该如何投资,最终只能闹笑话。

    这对心高气傲的王大记者来说如何使得?

    除此之外,风险也不能小瞧。

    她的客户现在都已是五大联赛中的一员了,多的不敢说,一年收入个百万欧元没啥问题。而他们其中的大部分人都没什么理财观念,身为经纪人,这方面尽心尽力也是责任心的体现。

    如此一来,金融知识就变得非常有必要,投资门路也得了解一二才行。

    “阿森纳的财务状况我了解过,他们的财务报告看起来还不错,但可用于流动的资金太少,抗风险能力很低,至少对于竞技体育来说是很不合格的。”

    聊着聊着,话题转向了正在建球场的阿森纳俱乐部。

    斐迪南此言一出,王*丹既惊讶又好奇。

    她原本以为对方和她一样只是随便聊聊,结果没想到会如此深入!

    尤墨是阿森纳的大股东,在俱乐部经营发展方面有不小的话语权,不过自家人知自家事,这货对金融真心不感兴趣,这方面比卢伟差的不止一条街。

    再加上球员与助理教练的工作缠身,他就更没时间补充这方面的知识了,因此俱乐部经营状况他也是一知半解,压根没有个大股东应有的了解。

    其中风险无疑不小!

    要知道,这货为了9%的俱乐部股份已经成了亿万负翁,虽说可以通过自己在球队中的凝聚力保证成绩下限,但涉及到金融这一块往往存在很多外行并不了解的东西,也很容易被人蒙在鼓里。

    毕竟不是上市公司,财务并不透明。他在俱乐部高层中只有大卫*邓恩一个战友,其它人或多或少会有些抵触心理。即使他为这家俱乐部进军豪门迈出了关键一步,也不能无视他曾先后赶走史密斯夫人和丹尼*斐兹曼两位大股东的事实。

    咦......上市公司?

    “那您觉得,阿森纳能像曼联一样,在伦敦交易所挂牌上市吗?”

    此言一出,尤墨都惊讶的不行,伸了个脑袋过来瞧稀奇。

    斐迪南同样有些惊讶,扶了扶眼镜,确认对方不是在随口说说之后,才欣然开口说道:“当然可以,阿森纳是实体俱乐部,不是高杠杆行业,它的营收来自于很多方面,比赛日收入与各种赞助算是传统营收内容,通过上市可以扩大球队周边销售,为全世界的阿森纳球迷提供各种服务。”

    说完又补充道:“只要球队的影响力持续扩大,就能源源不断地吸引投资者,抬高股价,降低建球场带来的风险!”

    一听这话,王*丹亮起了星星眼,一脸的神游天外。

    上市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手里的原始股份会呈几何级增长,原本2500万收购来的9%,很可能在上市第一天就变成5000万英镑!

    虽然不可能马上抛售出去获利,可谁会拒绝如此大的诱*惑?

    “上市需要的资质应该没多大问题,阿森纳之所以迟迟没有动静,还是股东们意见不统一造成的。”尤墨也不是光听不发表意见的主儿,解释完毕,又问道:“上市除了融资降低风险,减轻负债率,有什么负面影响?”

    话音一落,听者动容,包括已经头晕目眩的王大记者和一头只会吃吃吃的小猪在内,都齐齐瞪大眼睛瞧了过来。

    她们都知道上市意味着圈钱,可圈了钱之后呢?

    俱乐部的经营管理受不受影响,财政透明意味着什么,分红呢?

    “是的,上市只是个开始。”

    斐迪南一脸严肃,微一点头道:“由于上市公司股权被分散,公司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分离,产生代理成本。”

    说罢又怕对方听不懂,解释道:“上市意味着更多人参与进来,即使没有决策权也有建议权,部分通过收购大量持股的法人会直接影响公司的经营决策。”

    “通常来说,一些高收益的投资项目往往需要经营者付出大量的心血与时间成本,因此只有在管理人员能获得该项目收益的相应比例时,该项目才会被采纳并顺利实施。但是,外部股东会认为这些管理人员的酬劳过于丰厚,会通过各种途径施加压力。”

    “除此之外,财务透明对于经营者来说压力很大,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避免被人错误替换,管理人员可能会采取一些不恰当的措施造成资源浪费。例如,他们可能会进行一些利润并不高,但收益比较容易引起外界注意的项目,从而造成资源浪费。”

    “综上所述,股权价值的增加并不意味着公司运营效率提高,更多人参与进来会造成决策困难。”

    一瓢瓢冷水浇了下来,王*丹顿时觉得人生无趣。

    她老人家最受不了看人眼色行事,要是因为上市带来一票指手画脚的家伙成天在各种场合瞎掺和还不敢直接怼他们的话,她宁愿继续当亿万负婆!

    反正自家这位吸金能力一流,国内市场潜力巨大,不愁债务问题。

    可如此美味的蛋糕摆在面前却不能尝上一口,心里哪能甘心?

    于是她把目光转过,瞧了过去。

    尤墨刚好转过头来,目光相遇,一笑而过。

    “上市意味着话语权分散,更多人参与决策。那我可不可以把它成一场比赛,庄家就是球队,行业竞争就是场上对手,散户就是自家球迷,小股东就是媒体,操盘手就是主教练?”

    如此新颖而又贴切的比喻惊呆了所有听众,裴迪南也不例外,楞了好一会,才连连点头称是。

    王*丹回过神来就忍不住嚷嚷,“这么说来,俱乐部所处的环境和上市公司相差无几?”

    尤墨笑的眯起了眼睛。

    “是啊,这下不用担心那帮家伙动力不足了。”

    ……

    上市,对于英超来说并不是个新鲜词儿,早在97年就有俱乐部下海试水,最多时期一共有18支球队在伦敦交易所挂牌。

    由于球队的战绩是衡量公司业绩的最重要标准,因此很多中小俱乐部只能小打小闹,除了铁杆球迷买上一些留作纪念外,投资者都比较谨慎。

    球员买卖可是动辄百万千万的交易,万一大举投入不能换来想要的结果,破产风险刚刚的!

    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多特蒙德。

    大黄蜂在2000年10月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为了避免英超俱乐部把融资所得都用来购买球员所带来的风险,多特蒙德俱乐部打算借上市的机会翻新球场,提高硬件设施,完善青训系统,为长远发展打基础。

    由于95到99年正是大黄蜂战绩最出色的阶段,几乎所有俱乐部层面的冠军都拿了个遍。因此上市初期得到了一片追捧,就连对新生事物一向持谨慎观望姿态的德国投资者都纷纷撰文,声称俱乐部走了一招妙棋,掀翻拜仁的统治只是时间问题。

    结果呢?

    三年融资超过2亿欧元,其中1亿三千万用于购买球员。

    可惜那些星光闪耀的名字没能带来一场接一场的胜利,球队发挥上下起伏不定,股价也随之摇摆,时时刺激着投资者的小心脏。

    2003年8月23日,多特蒙德在欧冠附加赛败于比利时布鲁日队,无缘欧冠正赛!

    比赛结束之后第二天,股价狂跌16%,市值蒸发超过1500万欧元!

    为了避免恐慌情绪漫延,俱乐部主席鲍姆,总经理迈尔,球队主教练萨默尔碰头之后决定,召开球员代表大会,要求他们对放弃20%的工资进行表态!

    这在四十年德甲历史上还是头一次!

    2004年,为了挽救已经从11欧跌到3.5欧的股价,并为球队新赛季转会市场运作募集资金,多特蒙德决定增发975万股俱乐部股票。

    结果依然打了水漂,球队战绩依然漂浮不定,投资者于是纷纷撤离,股价一度跌至2.3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