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局面即将再次重演,阿森纳阵中有人忍不住了!

    罗西基!

    捷克人从不甘于平庸,和尤墨一样,入队很久之后依然保持着鲜明的个人特点。一身绝技也从未因为战术要求而改变,风格细腻中带着犀利,是打破平衡的一把好手。

    在亨利,皮雷,永贝里纷纷哑火,禁区里的家伙像是在等待什么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站了出来。

    瞧着球队因为心有顾忌而创造力平平的表现,罗西基索性放弃了继续组织进攻的打算,中路接队友传球后,右脚外脚背横向一碰,右腿高抬,俨然要来一脚25米左右的远射!

    马克莱莱正在此区域严阵以待,岂能让捷克人轻松起脚?

    左脚横跨一步,像一面移动的墙一般,横在人与球前!

    不料,罗西基右脚迅速落下,外脚背继续向右一碰!

    紧接着,不等皮球停止滚动,不等对手的二次反应跟上节奏,右腿闪电般抬起,落下,尖刀般的正脚背抽在皮球正下方1/3处!

    贴地斩!

    皮球像一颗阴冷的子弹,带着隐约可闻的呼啸,擦着草尖,迅速掠过面前的障碍,不断向前!

    由于距离颇远,这脚看起来威胁不大的远射并未引起切尔西人的顾忌,门将迪斯尼奇的视线也没有被完全阻挡,皮球起飞的一瞬间已经做出判断。横向移动一步之后,身体舒展,长臂猿一般向球门右下角扑去!

    可就在所有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皮球即将落入门将怀抱的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红色身影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鬼魅般出现在皮球的运行轨迹上,身体同样舒展到极限之后,右脚尖成了路障,造成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

    原本贴地飞行的皮球,像是突然被石子硌一下,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向上一跳,轻松越过了倒在地上的门将,钻入网窝!

    1:1!

    骤然安静下来的斯坦福桥球场里,刺耳的尖叫声再度响起,所有切尔西人却充耳不闻,楞楞地瞧着球网里蹦跳的皮球。

    什么情况?

    意外?

    碰运气?

    为什么是他不是别人?

    “天呐!天呐!发生了什么?折射?太快了,是Mo吗?”

    没有慢镜头的帮助,单凭肉眼根本看不清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马丁*泰勒心情本就激动,此时更是抓瞎,若不是尤墨从地上很快爬起来庆祝,可能连谁进的球都没看清楚!

    安迪*格雷要冷静的多,不过此时除了惊讶,再也没有其它语言能表达情绪了。

    “是的,匪夷所思的启动速度!应该是在罗西基射门的一瞬间做出了判断,高速冲刺中一记漂亮的滑铲,把原本贴地飞行的皮球变成了半高球!”

    “太可怕了,这种嗅觉!他把别人只能通过运气做到的事情,变成了早有预谋的犯罪!”

    “哈哈,谁说不是呢?难怪他在队友来回倒脚时站着一动不动,原来等的就是这种机会!”

    “看慢镜!哇噢!比想象中更早一些!罗西基的第一下假动作晃开角度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全速冲刺了!”

    “是的,这种远射的球速通常都在100公里以上,20米的距离只需0.7秒!如果没有提前预判,如此短暂的时间能完成最后那一下滑铲就不错了,中间足有五米多的距离会让他的打算无法实施!”

    “一直紧跟着他的约翰*特里反应速度也很快,但是没办法,他的启动速度已经超过了百米运动员,是非人类的存在,五米的距离内可以通过爆发力生吃任何对手!”

    “是的,尤其是这种突如其来的下意识动作,没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跟上他的节奏!”

    “再看一遍!咦,你发现没,罗西基的这脚远射像是为了追求突然性,没有完全发力?”

    “嗯?”

    “没错!瞧,摆腿幅度如此之小,又不是以爆发力见长的力量型球员,这脚远射可能连100公里/小时都没有!”

    “是啊,可惜没有现场测速的结果,不然可以用更直接的证据证明这是一次配合!”

    这是一次配合?

    面对兴奋中带着疑问的队友们,尤墨笑而不语,拥抱了罗西基之后,留下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给一脸茫然的切尔西将士们。

    只看背影的话,似曾相识的一幕让电视机前的很多人产生错觉,有股心酸的感觉涌上来,迅速湿了眼眶。

    两年半了,整整两年半,可能还要再等一年半,一年半!

    ……

    比分被扳平之后,切尔西面临的局面有些尴尬。

    尤墨的存在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在他们的后院里潜伏,既不能无视,又不能继续堆人头。这种丝毫不占球权的踢法让他的存在感少的可怜,但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潜伏的野兽只是在寻觅一击致命的机会,不是真的在后院散步!

    这让所有人的神经绷的太紧,失误开始增多。与此同时,阿森纳球员们的焦躁情绪被浇了一瓢凉水,顿时变得清醒起来,传球的目的性开始体现,脚下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别扭。

    如此一来,先前那种围而不攻的局面一去不复返,快速变换位置的皮球带着凌厉杀气,不断冲击着切尔西防线,时不时地引起一片惊呼!

    情况不妙!

    必须马上改变!

    烫手山芋扔了过来,场边的穆里尼奥脸色不变,眉头却深深皱起。

    葡萄牙人以为尤墨会为了存在感而不断参与球队攻防,针对这一点所做出的战术布置也确实收到不错的效果。结果没想到,这货调整的如此之快,居然在球队处于被动局面时甩甩袖子走人,安心当起了旁观者!

    这种做法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了,除了“冷酷无情”之外,很难有更贴切的形容词。

    其实他和穆里尼奥颇有些共同点,都可以为了胜利舍弃别人非常在意的东西,做出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或许也正是这种共同点在发挥作用,让场边的葡萄牙人觉得颇为棘手。

    看来来没什么威胁,却像定时炸弹一样搁在所有人心中,如果不做任何改变继续维持下去,很可能会让防线提前崩溃!

    如何改变?

    只能压出去了!

    放开了打对攻,两队实力在伯仲之间,虽说有点被迫为之的意思,但总好过对手用最小的代价创造最好的局面。

    于是比赛进行到30分钟的时候,场面岌岌可危的切尔西队不退反进,中场开始布下重兵,与来犯的阿森纳队一起,把战火燃烧到球场的每个角落!

    这种火花四溅的交锋比极端流防守反击看起来要刺激的多,随着双方你来我往迅速提升的节奏,现场气氛开始变得火爆。

    尤墨没有继续呆在一亩三分地里不出来。

    这货阅读比赛的能力受益于机会主义前锋的特权,长期以旁观者身份观察双方交锋的结果,是他像一名主教练一样对局势变化了然于胸。现在切尔西队开始加强中场控制,得球后也不再突突突个没完,他若还像之前那样无所事事地等待机会,球队会因为中场失势组织不起有效进攻来。

    于是随着他的回归,阿森纳挺直了腰杆,场面依然不落下风!

    双方牌面实力本就相差无几,切尔西虽然个人能力更强一些,但相互之间的配合还不够默契,被扳平之后气势也落了下风。现在全军出击只是抢回了局面,距离胜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阿森纳则找回了以往熟悉的节奏,既不会因为担心防线被爆而畏手畏脚,又不用在密集防守面前抓耳挠腮,自然踢的风生水起,精彩发挥不断。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亨利依然不在状态,为数不多的机会中发挥平平,没能帮助球队在气势正盛时完成逆转。

    这种状况前几场比赛中就露出端倪了,具体原因无人知晓。由于性格比较内向,队友们也没有刻意提及,反倒是温格用上一场比赛的换人发出了信号。

    到底出什么状况了?

    当1:1的比分定格在中场结束的哨声中,所有人开始往球员更衣室走的时候,阿森纳球员们的目光有不少集中在亨利身上。

    尤墨是个例外,他和莱曼相见恨晚,正聊的惬意。

    “能告诉我你当时怎么想的吗?”

    德国人依然对那粒进球耿耿于怀,此时刚好可以探个究竟。

    尤墨没有藏私,欣然开口道:“原本打算捡漏的,结果托马斯第一脚虚晃错开了时间,刚好赶上第二脚射门。”

    “哦.......”莱曼想象了一下,又问:“你就不担心自己伸这一脚成了解围?”

    “不会啊,那么远的距离,不解围也会落入门将怀抱。”尤墨摇了摇头,声音随意。

    “托马斯是故意的吗?你问他了吗?”莱曼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式,继续追问。

    “你觉得呢?”尤墨不乐意了,挥了挥拳头以示不满。

    莱曼嘿嘿嘿傻笑了一番,感慨道:“应该是故意的吧,那种距离的远射对托马斯来说太勉强了,何况是在对手的紧密盯防之下,哪有那么充足的摆腿时间。”

    停顿了一下,目光寻找到目标,“可如果是传球的话,切尔西的防线会迅速收拢,让你即使赶到也没有任何射门空间!”

    罗西基显然感受到目光了,于是转头一笑。

    笑容有些青涩,像是个初到异国他乡的少年。

    “是啊,谁说不是呢。”尤墨依然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儿,感慨之后就没了下文。

    “对了,如果没有托马斯这脚似传似射,你难道会一直呆在那儿无所事事?”莱曼说罢忙伸出拳头护住身体,一副怕挨揍的架式,“最后一个问题,真的,最后一个!”

    尤墨才不客气,先捶一拳再说。

    “是啊,与其来来回回做些无用功,不如专注在最终结果上。”

    ......

    或许是前段时间运气的确不错现在需要还债,也可能是上半场浪费了几次机会之后招致惩罚,更有可能是穆里尼奥在中场休息时对所有切尔西球员施了魔法。下半场开始后不久,连续不断的攻势让主队得势又得分,比赛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第49分钟,阿内尔卡禁区右路得球后一个漂亮的急停转身过掉了马丁*基翁,底线处一记倒三角传中!

    皮球被坎贝尔抢先一步破坏,挡出了禁区。

    眼瞧这次进攻已经被破坏,需要重新组织的时候,禁区外埋伏的重炮手不管不顾,30米开外直接起脚轰门!

    兰帕德!

    这脚射门球速奇快,声势吓人,不过距离太远,角度稍正,莱曼早有准备。可就在一切看似安全,切尔西只能收获一次数据上的变化时,被对手突到晕头转向的马丁*基翁恰好转过身来,奋力一挡!

    结果自然悲催。

    2:1!

    切尔西再度领先!

    丢球让人无话可说,即使有运气成分也不足以当成理由安慰自己。于是阿森纳球员们的情绪未受影响,重新开始的比赛中依然保持着高水准发挥,与对手你来我往战的不可开交。

    只可惜运气这种东西若是离你而去,会冷酷无情到让人怀疑人生。

    比赛第57分钟,前场左路的任意球机会中,皮雷的一脚高质量弧线造成了切尔西禁区里一片混乱,坎贝尔的头球最终被横梁挡出!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是阿森纳人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可结果就是这么烂俗,丝毫没有新意。

    皮球是被回防的伊布一头顶出大禁区外的,阿尔内卡适时拍马赶到,停球转身一气呵成,摆脱防守后一脚精准的过顶弧线交给了左路的达米安*达夫!

    比罗本早一年入队的爱尔兰人速度奇快,在切尔西魔鬼双翼成型之前就已经脱颖而出了。此时面对由于忌惮对手速度优势而不敢上抢的劳伦,脚下技术发挥的淋漓尽致,高速冲刺中的两次变向使的恰到好处!

    突破!

    边路完成突破后,缺乏保护的阿森纳防线顾此失彼,最终被中路拍马赶到的阿内尔卡一剑封喉!

    3:1!

    温格曾经的得意弟子,在帮助球队扩大领先优势之后丝毫没有念旧情的举动。几十台摄像机的聚焦中,先是一记距离颇远的滑跪,起身后不停地往观众席飞吻,完事之后不断振臂怒吼,俨然一副多年怨气终于得出的架式。

    51场联赛不败的纪录眼看就要终结,阿森纳人真没心情计较了,他们迅速捡起皮球,摆到了中圈,急不可耐地等开球。

    亨利与尤墨又一次站在了中圈弧里,前者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后者一脸平静,脑袋转了一圈之后,落在了对方身上。

    “羡慕吗?”

    “.......”

    “运气不站在你这边,哭也没有用。”

    “.......”

    “试试看,笑一个?”

    “.......”

    “瞧,我还能笑的出来。”

    “你是你,我是我!”

    “知道就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