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癌症后到底能活多久要看什么事情呢?在生活中,很多人以为一旦得了癌症就活不了多久了,那么,得了癌症怎么办呢?

    尤墨从来不会把承诺挂在嘴边,也不会用美好的明天当诱饵,更不会苦口婆心地摆事情讲道理。在他眼里,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做出承诺,并努力实现它,而不是听信别人的承诺,或者把美好的明天承诺给别人。

    他手握常人难以想象的资源,却从不以此为傲;他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从不轻易出手。他很清楚,成长的过程中,伴随着痛苦的思考是必经之路,否则外力作用再大,最后还是回到原点,甚至过犹不及。

    如同当年盛极一时的川中足球一般,繁华之后无比萧条。而那些被伤过的心愈合之后,就再难打开了。

    这一切是他亲身经历后的感悟,所以他倍加珍惜这趟旅行。

    “姐姐没来,好可惜。”

    午休的时候,两人依然没回驻地。回车上拿了些东西之后,打算在临时住处稍事休息。

    对久未碰球的两个家伙来说,一个多小时的训练压根不过瘾,下午的太阳再大,也晒不化那颗渴望奔跑的心。

    这一上午的所见所闻让李娟进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境界,仿佛活了24年之后,才发现自己白活了。

    原来除了赢得冠军,还有那么多可以一起奋斗的事情!

    她不想吃回头草,但心里又恋恋不舍,她有很多条路可供选择,于是迷失在岔路口,东张西望,左顾右盼。

    直到那句“我们还肩负着教他们做人”回荡在耳边,她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她所留恋的风景,仅仅是一座山峰而已,对这项运动的热爱,才是整个人生的驱动力!

    只有在路上,才有风景美如画!

    “那我给她打个电话,晚上一起热闹热闹。”

    尤墨随口说罢,掏出了手机。

    “嗯,顺便也问问她最近两天在忙什么,神出鬼没的。”

    李娟点了点头,面带忧色。

    由于常年不在身边,她还不太能理解尤墨这种放手而为的态度。尤其是联想到身为女人最可怕的遭遇时,她这种胆大包天的家伙都觉得心慌,何况王*丹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

    尤墨瞧出她的担心了,于是笑道:“丹姐只在我面前轻佻狂放,外人面前很懂进退之道,不会不留后路给自己。”

    说罢又补充,“她的鬼点子比你多,又会充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如果有必要,她会向我汇报或者求助的。”

    “那我呢,身上有哪些优点让你喜欢的?”李娟听的撅起了嘴,脑袋里不由得响起了昨天下午。

    耿耿于怀啊,依然,就是不知道名师指点管用不。

    “你身上的优点就太多了,让我想想哈......”尤墨话音一落就挨了一下,好在这货急智能力出色,脱口而出道:“你身上有长性,丹姐没你这份耐心,熬不住!”

    “哦,嘿嘿嘿......”李娟果断松开魔爪,一脸得意,“没办法,从小呆的环境就单调,熬不下来哪有今天!”

    “嗯嗯,耐不住寂寞吃不了这碗饭。”尤墨随口应付着,开始拨号,“等会再夸你哈,打个电话先......”

    李娟顿时恨的牙根痒痒,又不好发作,只能抓紧时间吃豆腐。

    不一会,电话那边传来吃吃笑声。

    “刚和杨董聊完你,就给我打电话,怎么着,是想听表扬吗?”

    一听这话,尤墨顿时颇为同情地瞧了瞧李娟。

    果然一脸挫败,握住玩具的手都变得意兴阑珊了。

    “哪有时间听表扬,晚上有空没,帮我个忙。”

    “晚上可以有空,怎么着,找你小老婆撑场面?”

    “台柱子你好,还能再找几个能歌善舞的吗?”

    “杨董也在,找他准没错。”

    “哦,杨董你好,我打算办个篝火晚会。”

    听到这,李娟总算反应过来了。

    原来,一切都在眼前这家伙的计划之中!

    从官方开始,到俱乐部高层,再到基地管理人员,最后是整个川中足球的未来,没有任何一个环节被忽略,所有人都将感受到强大的心灵震撼!

    这是全新理念带来的冲击,能在山穷水尽之时遇见,不得不说是种福气。

    因为这方水土养育了他,而他心中始终有块地方留给这里!

    ......

    当晚,蒲江基地。

    身为集团老总,杨肇基的执行能力没话说,仅仅半天时间,就把一切都准备的井井有条。为了突出效果,还在现场搭起了个小舞台,连灯光都准备好了。

    王*丹也是个凡事精益求精的家伙,除了亲自上阵担纲主持,还与临时赶过来搭台演出的姑娘们好一阵商量,从节目形式到内容,以至整个现场气氛调动,都做了详细安排。

    尤墨也被抓了壮丁,需要表演个节目。

    李娟原本还有些担心这货肚子里没货,但在瞧见他既不挣扎也不反抗,继续乐呵呵地东游西逛后,心中的挫败感加重了。

    人比人气死人,她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实习生+观众,到目前为止最高光的表现就是推了李宇天一把。

    好在自家人知自家事,她可不是能谋善策的那种类型,确认自己要走的路之后,踏踏实实走好就行。

    是的,她要当教练,她要把以前亏欠的东西补回来,用自己的耐心与勤奋越过一道道槛,目标是恩师马园安!

    她还有个竞争对手,孙纹!

    “准备表演什么节目?”

    李娟还是没忍住,小尾巴一样吊在身后,找到机会就问。

    与刚来这儿受到的待遇截然相反,尤墨现在走哪儿都有人行注目礼,胆子大些的瞧他笑容可掬,纷纷过来搭话。甚至就连风风火火赶来搭台演出的姑娘们也不例外,时不时地抛个媚眼过来,一脸好奇地上下打量。

    她们若是知道这货还是个亿万负翁,估计人生观都会就此改变!

    欠别人那么多钱,怎么笑的出来?

    “贫僧只会念经,小女子莫怪。”

    尤墨进入角色很彻底,说罢还双手合什,鞠了一躬。

    李娟心中的挫败感无以复加,只能强打精神应付道:“你都不用彩排一下?时间不多了。”

    “念经随口就来,你听。”尤墨说罢,都不用清清嗓子,直接开唱,“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

    结果不唱不要紧,听的家伙惊讶的说不出话,唱的家伙没几句就魂游天外了。

    这货的男中音还是很有特点的,属于那种听完就能留在脑袋里,很久都不会忘的类型。不过此时随口唱起的歌却让他想起个人来,一时间有些恍恍惚惚。

    丹妮娅!

    俄罗斯姑娘陪他走过了一段艰苦的旅程,虽然两人之间没能发生点什么,但这刚好可以让回忆变得更加纯粹。

    现在又是一段场外的旅行了,他仍然把它当做修行,需要用虔诚的心记下每一处风景。

    打动别人的同时,感动自己。

    “咦,干嘛不唱了,忘词了?”李娟左等右等没了下文,忍不住提醒。

    “是呀。”尤墨从回忆中醒来,摇了摇头。

    “那还不赶紧找人问问!”李娟顿时气急败坏,恨不得跳起来敲打这货。

    “你不是吧,这么好骗?”尤墨直叹气,大摇大摆地继续四处闲逛。

    “呃......”李娟咳的非常辛苦,要很努力才能忍住当众殴打这货的冲动。

    “打算表演什么?有把握吗?”王*丹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关心一下。

    她有过与对方同台演出的经验,并不担心砸招牌的可能,只是好奇心作祟。

    可惜被看穿了,尤墨不买帐。

    “你猜?”

    “猜你个头啊,老娘手下的人马都盯着你看,不给个答案让她们心理踏实,哪能给我好好排练!”

    “她们看我......不是为了想知道我表演什么节目吧?”

    “废话,当然不是!老娘为了堵住她们的嘴,省的给我找借口!”

    “......”

    “说是不说?”

    “唱首歌,大家都熟悉的。”

    “哦......”

    王*丹拉长声音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回去交差了。

    稍稍有些失望。

    唱首大众歌是最普通的表演,除非功力深厚,否则难能让人眼前一亮。

    这与他的一贯作风并不相符,既使表演水平过关,也达不到让人印象深刻的效果。

    不过考虑到时间紧迫,像他这种除了嗓子还不错之外没什么才艺的家伙,想来也没有能拿出手的东西。

    算了,别人指望不上,还得靠自己!

    ......

    尤墨设想中的篝火晚会最终被王大主持一票否决了。

    没办法,六月中旬的天气,点上一大堆火岂不把人热昏?

    何况是在训练场上进行,点火不但会烧坏草坪,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还好杨肇基反忽悠能力出色,从一开始就没往那方面准备,反倒在舞台上下了不小功夫。于是在姑娘们排练的时候,舞台也在不断搭建改进,等到晚上七点过,几百号人陆续到齐的时候,一台露天晚会已经像模像样了。

    主持这么一台晚会对王*丹来说同样是个挑战,若不是这些年来频频出入大场面,很可能一上来压不住阵脚。

    她没有李娟那份耐心与坚忍,但胜在随机应变,更擅与人打交道。从这一点来说,经纪人这一角色的确很适合她。

    在尤墨身边呆久了,揣摩人心的能力同样见涨,现在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了。

    晚七点半。

    现场的热闹程度超乎想象,明明只有三四百人,却给人以成千上万的压迫感。

    那些急切搜索的目光,饱含期待的议论,以及旺盛精力所带来的活力,让所有身处灯光下的人们倍感压力。

    姑娘们停止了调笑,彼此对望的眼神有些紧张。瞧着时辰已到,目光齐齐转向,同样饱含期待地瞧了过去。

    她会有怎样的表现?

    身着晚装,手持话筒,在灯光的追逐下,音乐的伴随中,款款迈入舞台中央。刚一站定就迎来了热情洋溢的掌声与激动的口哨声,于是修长的脖颈微微前倾,朝着不同方向轻点。

    一双杏眼饱含秋水,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让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静静地瞧着他们,让他们激动之余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天宫才是她翩翩起舞的地方吧?

    “尊敬的各位来宾,晚上好!”

    现场忽然变得安静下来的时候,王*丹才把话筒话到嘴边,朱唇轻启。

    声音甜美圆润,既不夸张也不刻意。神情依然平静,仿佛眼前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等待的不是她要说的话,而是一趟心灵的旅行。

    “很高兴能在盛夏时节与你们相遇,非常期待接下来与你们共度的时光。”

    “愿我们的到来能够让夜晚变得更加美丽,你我不再陌生!”

    话音一落,掌声如潮,席卷了整座球场。

    原本的观众成了表演者,原本的表演者变成了观众,这种位置互换带来的新奇体验,让那些懵懂少年们兴奋异常。年龄稍大些的家伙已经有了一定的审美能力,此时除了赞叹,再也没有其它能表达心情的能力了。

    眼前的一切对他们来说既新奇又充满亲切感,就像那句“你我不再陌生”一样,他们忽然觉得自己所处的世界与从前不同了!

    更大,更广阔的世界向他们掀开了一角,他们只需跟随天使的脚步倘佯其中,感受心灵的旅行即可。

    “首先给大家带来的,是一段欢快的舞蹈,名字叫做《收获》......”

    “接下来的时间,请欣赏荡气回肠的《霸王别姬》......”

    “离开这块土地已经四年有余了,你们和我一样想家吗?.......那么,一起在音乐中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品味这首《回家》.......”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悄悄溜走,一不小心,可恶的闹钟又在催促了.......下面有请我们的神秘嘉宾,来为这台晚会画上圆满的句号!”

    掌声雷动,尤墨却珊珊来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