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离比赛开始其实还有半个多小时,如果是现在马上开始的话,半数以上的人可能连跑步都能摔着。

    或许有些夸张,但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写的明明白白的,已经不是惊讶了,有些人是惊慌,有些是惊恐,有些是惊吓。

    是的,大家经常会这么说:腿吓软了!

    唯一利好的消息,那就是对手也好不了多少。

    孙永康就是这么不停的安慰着自己的,他虽然经历过不少这种场面,但从没有想过做为一队之主面对这样一群被惊住的少年,该作什么,能做什么!

    大声吼醒他们?不可能吧,自己的声音能比周围的呐喊声音大?

    小声解释一下?更不用想了,估计听都听不见。

    只能祈祷了,希望他们能把平时练的东西发挥出来。

    半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列队,升旗,挑边,哨响。

    尤墨也是心里没底,不过不是对自己,而是队友和对手。他其实也没经历过这种大场面,但几十年的生活阅历,十年的临床经验,让他迅速冷静下来,很快找准了身体的节奏,甚至连呼吸都调整的更深更快了。

    半个小时里,他在不断的通过微笑来提醒他们,这就是一场比赛,比赛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这种提醒能有多少效果,就很难说的清楚了。

    一切,还要看场上表现!

    ————

    开场后,尤墨本来打算好好观察下对手的,结果十几分钟时间过去,他放弃了。

    目前这个阶段,实在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失误,还是失误,不停的失误。

    双方都在失误,场上就成了乱战,运气就成了最重要的东西。

    观众到也不挑,反正大部分人也是看个热闹,所以现场气氛还是不错,闹哄哄的。

    但运气这东西谁能说的清楚呢,特别是两支特点接近,实力差不多,又同样紧张的队伍。

    所以十五分钟后0:1的比分就很正常了,孙永康脸色虽然凝重,但还算沉稳,起声叫喊了两趟,继续稳坐教练席。

    卢伟却察觉出些不正常的状况来,原本开始慢慢正常化的技术动作又有点变形了,仔细观察的话,场上本来就缺乏的交流现在更少了。

    这是要崩盘的节奏!

    尤墨没有察觉到,所谓当局者迷就是这样了。原本踢的就乱,他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在提醒队友上,对他们的失误也一直是包容鼓励。

    天气阴沉沉的,就像这该死的运气一样。

    第二个丢球简直离谱,飞向角球的射门打在防守队员身上弹起,高速回防的汪嵩嵩一个头球解围,却飞向了自家大门!

    孙永康坐不住了,手里一直拿着的矿泉水瓶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冲到场边朝李宇天吼:“喊起来,给老子喊起来,都闷着脑壳踢个锤子比赛!”

    李宇天压根没回头看他,低着头往前跑,两眼一片茫然,耳边的嘈杂声一直都在,好像还有嘘声传来。

    是的,嘘声还是忍不住发出来了。

    虽然他们只是帮十四五岁的孩子,但竞技体育的残酷性已经无情的抹杀了这一点。

    观众是来看比赛的,失误不断,半小时不到0:2落后,这样的表现怎么可能容忍?!

    ————

    嘘声出来后,恐慌就不可抑制的开始漫延了。

    尤其是防守队员们,丢球总是会把责任先放到他们头上,即使真相完全相反。

    失误,丢球,再失误,再丢球,原本一直紧张的弦就绷不住了。

    第5分钟,打击继续进行,一直和老五搭挡的另一个主力卫受伤下场,老随即替补上场。

    尤墨在这半小时的时间里还是做了很多尝试,但效果很一般。

    对方防空能力很好,两个卫的个头和身体素质和他相比完全不落下风,力量上是差了点,但架不住人多。既使偶有失误,也都没酿成大祸。

    空走不起来,地面就更不用说了,脚下技术本来就不是这支队伍的特长,再加上情绪上的高度紧张,让稍微需要些精准度的传球都变得异常艰难。

    慢慢的,对手仿佛也觉察到了他们的紧张情绪,发挥逐渐稳定起来,控球率迅速上升,皮球开始在他们的半场晃悠。

    卢伟一直没说话,深度思考,对尤墨几次投来的探询目光都视而不见。

    孙永康对上半场已经放弃了,他在思考场休息的时候用什么办法能刺激到他们。

    看起来,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无解的怪圈,紧张,失误,丢球,崩溃,一系列化学反应仿佛已经完成,比赛结果也好像已经定格了。

    有人可能会问:把紧张的问题解决了,那一系列的不良反应不都迎刃而解了吗?

    哪有这么简单!

    紧张在最开始只是因为不适应,但后续的不良结果会不断的加速紧张产生的过程,直至崩溃。

    其实和人生病是一个道理,最开始可能只是感冒,但后来治疗不当或者运气不佳转成了肺炎,最后造成了急性心衰,这个时候再回头治疗感冒的话就已经来不及了!

    比赛也是这样,只有九十分钟!

    已经陷入泥潭的队伍,用什么办法能走出来?

    答案其实很简单:轻装上阵,外力协助。

    卢伟起身,和尤墨的目光再次对上后,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是的,除了尤墨,没人能看懂这个右掌往左轻推,到极限后再快速肘击向右侧的动作是个什么意思。

    ————

    尤墨把姚厦和汪嵩嵩叫了过来,搂住两人肩膀,把他们的脑袋按下来:“找到办法了,是对手送给我们的礼物。”

    是的,办法就是这么简单!

    卢伟的手势很简单——防守反击。

    对手犯错了,2:0领先后,继续压住半场强攻。如果是强对弱,控球能力很强的队伍,继续这么打或许不算犯错。

    但现在的状况很明显,他们在做自己不擅长而且超出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而且,没有人提醒他们,已经很危险了!

    防守本来就是需要人数来弥补能力上的不足或者运气上的不佳,而反击呢?需要的是少数人的超强个人能力。

    对现在的s省少年队来说,这就是个救命稻草!

    关键时候拯救队伍的,是战术。

    经常被人念叨在嘴边的东西,就是这么神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