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结束,接送球队的大巴车上多了两位据说是记者的不速之客,一男一女,男的十出头,戴副眼睛,一脸斯,此时正在和江领队攀谈。老头很有职业警觉,怀疑的眼光打量了好一会,差点没让对方拿记者证出来看看。孙永康被领导叫过去汇报工作了,不然这会采访的应该是他。

    女的就挺年轻了,估计顶多二十出头,打扮清爽,笑容也很职业,正在和球员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两人据说是华西都市报的,近几年足球挺火,但比赛实在太少,这次选拔赛有巴西留学做噱头,还是赚足了眼球。

    这第一场比赛就有这么多可以写的东西,两人决定把坑挖大。男的叫武亚民,运动版的责任编辑,亲自出马既显的重视,也算带带新人。女的叫王丹,报社工作一年多,外形很有亲和力,主编有把她往专业体育记者方向培养的考虑。

    少年娃们对记者这种生物还是充满了好奇的,结果没想到和邻家大姐姐差不多,而且声音好听长像甜美,所以一个个的都有点话唠。

    王丹其实挺爱和小孩打交道的,当年就差点读了幼师。她做记者这行也算有天份,没有急着想挖点什么出来,而是和他们朋友一样聊天说话,问的问题也都家常化,少年们回答起来基本都是不假思索。

    比如失恋刚满一周的姚厦同学,本来对知性姐姐这种类型就缺乏抵抗力,今天又因为进了球兴奋的很,回答起问题来更是朴实的可怕。

    “啊,我为什么踢球?田径队不要我了呗,而且我饭量大,回家呆了几天我爸就领着我来足球队试训了!”

    “进了球有什么感想?高兴呗,而且据说会有进球奖励,不过比赛没赢下来也说不定,要不你帮我问问我们领队?”

    尤墨都听不下去了,不住的摇头叹息,这话让别人怎么写你们嘛,太为难人了。

    王丹刚好坐了过来,还未开口,笑容就先把别人的心晃了一下,标准的鹅蛋脸,线条很是柔和,眉眼间的甜美浑然天成,嘴巴可能是职业的关系,略略有点大,不过配上干练的短发和光洁的额头,把整个人衬托的既可人又大方,“你叫尤墨吧?今天你的表现可真厉害!”

    尤墨还在联想着哪位主持人和眼前这位有点像呢,换了好几个都不合适,完全没注意听她和自己说了什么。

    王丹看来对这情况也算熟悉,轻轻捂了下嘴防止笑出声来,又继续问了一遍。

    尤墨回过神来,还是先感慨了一句:“你这形象,不做主持人太可惜了。”

    接着回答问题:“我是尤墨,不是幽默,也不是油墨,表现一般吧,没赢下来有点可惜,不过也算和全队一起找到感觉了。”

    王丹如获至宝,之前的交谈她还是刻意避开了上半场球队的遭糕表现的,眼前这位侃侃而谈的劲头简直是现成的采访好对手,更何况这位的表现也很值得一书。

    主持人?那是什么东东,是说自己适合做新闻联播的播音员?

    女人天生对赞美就缺乏抵抗力,尤其对这种有点别出心裁的夸奖。

    于是在接下来的车程里,王丹就没挪过位置。

    尤墨很郁闷的发现,自己被严重妒嫉了。

    简直是嘘声一片!

    不过两人年龄差距实在大了点,到没人往那方面联想,只是本能的觉得他霸占了公共资源。

    下了车,王丹一脸的意犹未尽,留了个电话给尤墨,又不放心,把男生宿舍的传达室电话给抄了下来,才在武亚民的催促声离开了。

    ————

    比赛后的疲惫在兴奋后汹涌来袭,八点过,姚厦哥几个就睡下了。

    其实也正常,昨天就没睡好,明天又没比赛,早点休息确实是不二选择。

    传达室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尤墨一直挂在心里的那个小子打来的,瘦猴回来了!

    没有任何犹豫,尤墨问清楚了地方,开始收拾行装。黑色背心,t恤,运动裤,跑鞋,出门后在学院旁边的体育用品店买了个双节棍,在后腰别上。

    这东西还是上高那会玩过,现在是耍不起来了,买来是防着对方有刀。

    正准备上车的时候,掂记起来一件事情,于是给王丹打了个电话,询问有没有能录音的东西。

    王丹听见是尤墨的声音就兴奋的不行,也不问对方要来干嘛用,问清楚地方打个车就过来了。

    看的尤墨很是咋舌,这姑娘家看来条件不错,打完电话十多分钟,人就出现在面前了。

    于是也不瞒他,把事情略一叙述,就准备赶公交车过去。

    王丹很霸气的一挥手,拦了量出租车下来,车门一拉:“我陪你去,路上再说!”

    尤墨好言相劝:“可能会有危险,对方可是混混,据说四个人经常混在一起!”

    王丹很有职业精神的回答:“记者么,有新闻发生的地方当然会有危险,战地记者多值得崇拜的!”

    尤墨继续罗嗦:“王大姐,您可是体育记者,和混混打架你去采访个啥劲?”

    王丹不和他废话,一把推了进去,自己也坐进来,身体还往尤墨身上拱拱:“里面点!”

    应该不是香水的味道,尤墨确认了下,很淡的木槿香味,身材还是不错,稍稍偏瘦,略显成熟的打扮比自家那两位更显女人味。

    车内狭小的空间里,王丹还是仔细的观察了下身边这位让她既感兴趣,又觉兴奋刺激的家伙。

    整齐的圆寸头显得很精神,眼睛细长,神采却很足,不经意间对视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肩膀略宽,身体应该刚开始发育,块头还没显出来,不过肌肉的轮廓看着很是舒服,流水一样的线条。衣服对比年龄就略显成熟了些,但对上气质的话,又出奇的一致。

    王丹心里的异样感变得更加浓厚了,记者的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小子有秘密!

    或者说,有故事!

    见他一路上基本都在闭目养神,就随意聊了几句,二十分钟不到的车程很快到了。

    不大的一间茶楼,远远望去灯光透亮,走近了,才见人头攒动,烟雾缭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